《逍遙醫王》[逍遙醫王] - 第5章 得知真兇

葉少東:「林紫怡的家人,用各種辦法逼她和你分手,人家都不為所動。

說到這裡,他想到了什麼,連忙道:「對了小天,我聽林紫怡說,你在監獄裏過得很不好,我們非常擔心。
不過紫怡說她認識一個叫丁建的人,那人有辦法讓你提前出獄。
你這次回來,是不是他幫的忙?」
葉天眯起了眼睛,那個丁建?他立刻就知道,這裏面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他道:「哥,和他沒關係。

這時,院子里傳來王虎的哭聲。
原來,他不停磕頭,才一會工夫就腰酸背痛,頭暈眼花,額頭已被磕出血來。
他一邊哭,一邊哀求:「葉天,我錯了,你放過我吧,我真錯了,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是狗屎……」
葉天來到院子里,冷冷道:「王虎,你今天不死,我胸中惡氣難消!繼續磕,讓你的家人來給你收屍!」
就在這時,王虎的父親,村長王大龍帶着一群人沖了進來,看到兒子在給葉天磕頭,他又氣又怒,上前就是一腳,罵道:「沒出息的東西,誰讓你給他磕頭的?」
可詭異的是,王虎被踹倒之後,又迅速爬起來,繼續給葉天磕頭,一邊磕一邊哭:「爸,我控制不住自己,爸,我要死了,我的頭好疼!」
王大龍大吃一驚,他活了近六十年,還是頭一回碰到這麼詭異的事,他沉默了片刻,向葉天深深一鞠躬:「葉天,我知道是王虎不好。
念在同村情分,你放他一條生路。

葉天面無表情,淡淡道:「王虎這狗東西欺負我哥的時候,你在哪裡?他把我小侄女拎在空中的時候你在哪裡?」
王大龍一咬牙,道:「葉天,大家都在一個村,你不要太過分。
雖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手段,但我王家也不是怕事的……」
見他如此硬氣,葉天淡淡道:「是嗎?那你也一起磕吧!」
幾根銀針,無聲無息地刺入穴位,這王大龍也跟着磕起了頭,發出「通通通」的聲音。
看熱鬧的人像見到了鬼,一個個頭皮發麻,脊背上冒涼氣,不一會就都走了,不敢待在院子里。
王大龍眼中充滿了驚恐,他一邊磕頭,一邊叫道:「葉天,有話好說,我們不對,我們向你道歉……」
可葉天壓根不理,再次回到屋子裡,開始為葉少東推拿,同時觀察他的傷情。
葉少東的傷勢很重,腰椎處的神經橫斷,這在全球都是醫學難題,幾乎沒有治癒的希望。
不過,他的醫術遠超現代醫學幾個層次,治療這種傷,並非難事,只是用於治療的幾種葯比較難配。
他在葉少東全身推拿了三遍,葉少東就感覺渾身發熱,十分舒服,他不禁說:「小天,你這推拿手跟誰學的,手法真好。

葉天笑道:「哥,以後我每天幫你按摩推拿。

葉少東:「小天,王虎踢了嫣兒一腳,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