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嚴肖晴蘇雨溪譚如燕大結局》[蕭嚴肖晴蘇雨溪譚如燕大結局] - 蕭嚴肖晴蘇雨溪譚如燕大結局第41章  

車子一路疾馳,我和陸銘誰也沒有說話。
灰沉沉的墓園裡,陸叔叔也在。
他看到我後沒說什麼,給我讓出位置,讓我上了三炷香。
一直到祭拜結束,陸銘去開車,我站在他身邊,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其實陸姨去世後,有很多人給陸叔叔說媒,畢竟在那一輩眼裡,陸叔叔有個鐵飯碗,是很多人爭搶的對象。
但他一直沒有再娶,一個人把陸銘拉扯到大學畢業。
我看着他臉上彎彎曲曲的溝壑,心裏覺得很酸。
陸叔,我欠您一個道歉。
大約是人到暮年,對生死看得更開,他沒有像以前一樣扭頭就走,反而對着遠處嘆了口氣。
不提那些了。
小曦,叔叔知道你是個好孩子,這些年你對小銘的好我也看在眼裡。
是我太狹隘,林萍要是活着,肯定也覺得我這個老傢伙過分。
我低着頭,不知道怎麼回答,您別這麼說。
他拍了拍我的肩,嗓音帶着一種破碎的蒼涼。
小曦,這些年苦了你,陸銘一是怕我難受,二是他自己心裏也過不去那個坎,所以一直都彆扭着不敢對你好。
但叔叔知道他心裏是有你,希望你不要怪他。
自從你搬走後,他整個人都跟被抽干力氣似的。
勸勸他吧,就當幫叔叔一把。
我說不出心裏是什麼滋味,只能木訥地點點頭。
但其實我知道,我和陸銘的結局,早在陸姨去世的時候就註定了是個悲劇。
怎麼勸呢?
……送完陸叔回家,陸銘把我送到了樓下。
我們兩個並肩走了很長一段距離,誰也沒有說話。
最後實在無路可走了,陸銘抬頭望了望天,肖晴,如果我現在說喜歡你,是不是也回不去了啊?
他的聲音很輕很輕,卻把我準備好的話堵回了喉嚨。
可是,不清不楚的曖昧已經讓我煎熬了十五年,我不想給他任何虛幻的希望,讓他也陷入這種煎熬。
人總是要往前看的,無論什麼時候,你都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但也……僅僅是朋友了。
夜色上涌,他站在昏暗的路燈下扭過頭來,看了我許久。
看着看着,忽然扯出一個十分難看的笑。
也對。
他語氣又恢復到從前弔兒郎當的樣子,伸手幫我把帽子拉起來,然後用力一抽繩。
兜帽收緊,我就只有兩隻眼睛還露在外面了。
冷凝的氣氛一下子被打破,我正要罵他神經病,隔着帽衫的帽子,唇卻被他狠狠吻住。
這次,我沒有反應過來。
我爸說的話,你不要放在心上。
記住了,我就是個很壞很壞的混蛋,離開我是對的,誰先回頭誰是豬。
幼稚。
他說的輕描淡寫,如果不是看見他眼角落下的苦澀,我差點就信了這話。
但我還是順着他說了。
好啊,我這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