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嚴蘇雨溪譚如燕小說》[蕭嚴蘇雨溪譚如燕小說] - 蕭嚴蘇雨溪譚如燕小說第20章  

那陣喜樂漸漸逼近,在院子內停下。
窗戶邊的江絕悄悄望了一眼,眼中一震,居然是前日在深山的那隊花轎。
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還沒來得及細想,院內那隊伍前神色詭異的喜婆發出尖細的聲音:「吉時已到,請劉家新娘出閣,入轎。」
話落,原本奏樂的隊伍瞬間停了下來,四周靜謐無聲。
那隊人齊刷刷,陰森森的盯着屋內。
此時,大門被推開。
瑟瑟發抖的劉嬸,顫巍巍的扶着化作人形的小九往花轎走去。
小九一身大紅的喜服,蓋着蓋頭,蓋頭上的流蘇不斷地在眼前晃悠。
貓的本性促使她下意識的想伸手去抓。
可是還沒伸手,那手上的玉鐲就彷彿感知到了她心裏的想法。
一抹不可查覺的微光閃過,小九瞬間感覺到手腕上傳來淡淡灼熱感。
接着無塵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小白,不要亂動,乖一些。」
小九無奈癟了癟嘴,不敢再亂動。
直到,一雙慘白薄如紙人的手,伸到她的面前。
劉嬸見狀趕緊將小九的手放到那喜娘手裡,然後踉蹌的往屋內走去。
喜娘慘白的手扶住小九,小九隻覺得一陣寒意瞬間侵入四肢。
她強忍着心裏的害怕和不適,上了花轎。
手腕上的桌子一直溫熱着,像極了無塵平日裏手掌的溫度,莫名的讓她心安。
花轎起,奏樂響,晃晃悠悠的往外而去。
屋內的江絕見花轎漸去,抬手將劍拔起,直接指向劉氏夫婦。
「再有一字隱瞞,我便即刻殺了你們。」
……那隊花轎不知走了多久,在一個荒郊野嶺停了下來。
這四周人跡罕至,只有一個孤零零的,有些破敗的農家小院矗立在此。
小院四周都掛着紅燈籠和喜字,可是院內卻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