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嚴蘇雨溪譚如燕小說》[蕭嚴蘇雨溪譚如燕小說] - 蕭嚴蘇雨溪譚如燕小說第19章  

可是無論地下的人如何哭泣,上座的少女都不為所動。
她清麗的臉龐上是絕望般的死寂。
小九正疑惑,忽的,脖頸處被一個熟悉的力道提了起來。
轉過頭一看,正對上無塵那雙幽深的眼睛。
他的眼睛向來好看,溫潤得宛如一池春水,即使在漆黑的夜裡,依舊泛着幽幽波光。
有那麼一瞬間,小九覺得自己似乎要沉溺下去。
可身後的江絕恰到好處的打斷這一幕。
他冷冷一記飛眼過來,嚇得她趕緊鑽進無塵的懷中。
無塵撫了撫她,看了眼江絕,推開門徑直走了出去。
堂屋的人中年夫婦,聽到動靜,齊刷刷的轉過頭來,臉上帶着被發現的一種慌亂之感。
「這……師父,這……」中年男人連忙起身,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
一邊的婦女徑直哭了起來:「我苦命的女兒啊,我們也是沒有辦法,不然怎麼肯捨得你去送死啊……」身着喜服的少女,聽到這句話,臉上露出一抹諷刺的笑容。
然後,起身回了房間。
屋內,那婦女的哭聲還在繼續。
江絕有些不耐,打斷道:「別哭了,有什麼事就說,或許還可解一二。」
婦女聽到這句話,彷彿看到了救星一樣,連忙『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她邊哭邊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清楚。
這戶人家姓劉,一兒一女,女兒前幾日定了親。
定的是玉門城內的一大戶人家,原本是一件美事。
可是壞就壞在,這張家大公子前面已經娶了三次親,新娘全在結婚當日便死了。
一時間人心惶惶,可是又抵不過張家有錢有勢,依舊有人願意將女兒嫁進去。
旁邊的劉叔擦了擦淚:「若不是我那不爭氣的兒子在外賭博,輸了那麼多錢,我也不至於讓女兒去送死啊。」
「是今日城內成婚的那戶張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