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 - 第9章 裁縫鋪2

靈兒拾級而上,一手抬起裙擺,一手拿着大碗。

雖然她已經表現的不那麼特殊了,但是路過的人卻仍覺得她奇怪,還是會瞄一下她……和她手裡的碗。

沈聽瀾看她上到最後一級台階,便轉身走進了鋪子。

「難道真是等我?」靈兒看着他的背影心中疑惑道。

沈聽瀾剛踏進門檻,就有人迎了上來,一邊客氣施禮,一邊笑言道:「沈公子大駕光臨,真是蓬蓽生輝,有什麼需要的儘管告訴我,我們這裡一定盡量滿足您。」

靈兒側頭看說話那人,他滿臉堆笑,身體微微躬着,十分恭敬。

「李掌柜客氣了,我今日來不過是訂做幾件衣裳,有勞李掌柜了。」沈聽瀾回禮道。

靈兒一邊聽他們客氣講話,一邊四處尋找平兒。但奈何客人太多,未曾尋到她的身影。

「沈公子,樓上包廂請。」李掌柜向樓梯方向伸出手言道。

沈聽瀾聽此話,轉頭看着靈兒,問道:「你要不要一起上去?」

靈兒正在四處張望,猛不迭被被頭頂傳來的聲音嚇了一跳。

她身體輕微抖動了一下,然後撓了撓頭,微紅着臉輕聲道:「沈公子不用了,我朋友還在大堂,我稍後和弟弟去找找她,就不打擾你們了。」

沈聽瀾稍微思索了下,看着她點點頭,然後抬腳上了樓梯,眾人也跟在他後面一起走了上去。

目送沈聽瀾他們走上樓,直至身影消失。靈兒才回頭對青山言道:「也不知平兒去了哪裡,我們再去大堂仔細找找吧。」

靈兒和青山找了一圈還沒有找到平兒,於是決定分開再找一下。

「青山,你繼續留在大堂尋找,不要亂跑,有事就找裁縫鋪里的夥計。姐姐去後院找一下。若沒有找到平兒,一個時辰後我們在門口的獅子邊上會面。」靈兒叮囑青山道。

青山點頭,然後小小的身影消失在大堂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靈兒摸索着來到裁縫鋪的後院。只見後院四尺見方,一大半區域都被前堂高樓陰影遮住。中間一塊石砌的荷花池,池中荷葉層層疊疊綠意盎然,荷花亭亭玉立,出淤泥而不染。

與前堂熱鬧喧囂相比,此處幽靜素雅,稍顯冷清。

靈兒本想找個人問問,但是可能大家都在前堂招呼客人,未見一人。

後院連接着前堂後堂,靈兒掃了一圈後院未見平兒,就想去後堂找一找。但她剛要提腳,就聽一男子的聲音響起:「沈聽瀾你可要好好招呼,他來歷不簡單,此次遊歷他若滿意,他日回京或許可以助我爹升遷,到時也少不了你的好處。」

「那是自然,一切全聽魏公子的。」有人應和道。

靈兒在聽到聲音的時候,鬼使神差的突然蹲下,躲在了荷葉後面,那兩人未曾發覺。

他們討論的是沈聽瀾?靈兒屏氣想多聽一些,然而他們卻邊說邊往前堂走去。

靈兒在荷葉縫隙探出一點腦袋想看看是誰,只看見一前一後兩個背影。後面那個像是裁縫鋪掌柜,前邊的那個卻不認得。

靈兒感覺快到一個時辰了,於是不在後院多待,提腳就往前堂走去。

走到裁縫鋪門口,青山早已在那邊等着。他一臉愁容,剛一看見靈兒就跑了過去。

「姐姐,你也沒找到是嗎?」青山擔憂的問道。

「嗯,後面也沒尋到。」靈兒皺着眉頭答道。

「天色不早了,說不定平兒先回去了,我們趕快去買點東西回去看看吧。」靈兒繼續說。

「嗯嗯。」青山連連點頭。

靈兒一手牽着青山,一手拿着三升碗,準備離開裁縫鋪。

身後傳來一道女聲:「你們要走了嗎?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