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 - 第8章 裁縫鋪1(2)

,靈兒小心的包起來放進裡衣內側藏好。

她要用這些錢買點米,油,肉,衣裳,還有糖葫蘆和一些點心,當然也少不了芝麻燒餅。

從客棧出來不久他們就遇到了賣糖葫蘆的,青山饞的流口水。於是靈兒買了三根,他們一人一根吃着去找裁縫鋪。

「姐姐,鎮上好熱鬧啊!」青山一邊吃糖葫蘆,一邊興奮的說道。

「那是自然,你只知河棚鎮被一條長長的河流穿過,卻不知它是南北方水陸商貿往來的重要節點。」

「傳言它有百條街,每條街上都聚集着不同的生意。因此要去裁縫鋪,自然要去裁縫街。」靈兒繼續說道。

「那裁縫街遠嗎?」青山問道。

「不遠,客棧街與裁縫街隔了三條街道,只需走一刻鐘時間就能到。」平兒笑着對青山說。

他們一邊吃糖葫蘆,一邊開心的聊天,不一會兒就到了裁縫街最大的裁縫鋪。

這家裁縫鋪門樓高聳,牌子金碧輝煌。客人進進出出,絡繹不絕。

他們懷着好奇隨着人流走了進去,剛進去就聞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放眼望去,裏面掛着各式布料,各種樣衣。有些按照顏色擺放,有些按照長度擺放,有些按照類型擺放,東西雖多卻井然有序。真是應有盡有,讓人眼花繚亂。

「早就聽說這家裁縫鋪大了,果然名不虛傳啊!」平兒感嘆道。

靈兒和青山連連點頭表示同意。

「要是我們也能開家這麼大的店鋪就好了。」青山興奮的言道。

看着他期待的小眼神,靈兒笑道:」會的會的,我們一定會有自己的店鋪的。到時候賺了錢買個宅院,娘親和我們一起住在裏面。」

這句話既是對青山說,也是對靈兒自己說的。

他們在裏面穿來穿去,東瞅瞅西望望,找了一圈未曾見到那位謫仙似的公子。靈兒有些審美疲勞,聞久了香味她竟有點頭暈想吐。

於是她和平兒說了一聲去門外台階處透透氣。

裁縫鋪台階兩側立着兩頭獅子,靈兒起先站在獅子旁邊。但馬車來來往往,時停時走,每位車上下來的客人都要瞄她的大碗一眼,她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於是躲到台階下面。

台階下面有個年老的乞丐在討飯,於是她和青山一起蹲在地上和他聊天。

「姑娘,你這討飯的碗也太大了吧。」乞丐呲着牙齒,看着她面前的大碗笑道。

「害,我們家人多,小碗裝的少,討一點飯不夠吃,所以我才拿了大碗。」靈兒裝可憐道。

青山聽他姐姐這樣說,忍不住在一旁捂嘴偷笑。

「但是你拿這麼大碗可沒有人敢施捨你!」乞丐斜睨了她一眼繼續道。

但他話音未落,噼里啪啦十幾文錢穩穩落在靈兒的大碗里。

靈兒疑惑的抬頭想看看是誰。但陽光太刺眼,她只看到一個高大的身軀輪廓。

「是你們?」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

靈兒向聲音的方向看去,說話人正是昨日那個粉衣女子——辛柔。靈兒再看向她正前方的男子,原來是沈聽瀾。

錢竟是沈聽瀾扔的。

「魚送到客棧了嗎?」沈聽瀾淡淡的問道。

「沈……沈公子,已經送到了。」靈兒站起來輕聲回答道。

沈聽瀾今天穿了一件墨綠色長袖衫,上面綉着祥雲花紋,腰間掛了一個香囊。今日的衣服襯得他皮膚更加白皙通透,身材偉岸。

他的手還舉在半空中,食指上的小小紅痣鮮艷動人。

紅唇白面,真是俊雅風流。靈兒在心裏稱讚道。

沈聽瀾掃了她一眼,眼神落在她脖子上項鏈上,但又很快移開了目光。

見沈聽瀾盯着自己看,靈兒臉有點微紅,手竟不知該放在哪裡。

她雖然上一世活了三十年,但是母胎單身,一直沒有談過戀愛,現在竟有些心動的感覺。

「你來這裡幹什麼?」沈聽瀾繼續問道。

「呃……陪朋友過來做衣服……」靈兒撒謊道。

靈兒不知這間裁縫鋪的價格,這家店是專門為客人定製衣服的,隨便一件衣服都幾百上千文。

她一個貧窮的農家女,哪裡有那麼有錢的朋友。

沈聽瀾聽到她說的話,微微挑眉,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說道:「一起進去吧。」然後他就抬腳走上了台階。

叫辛柔的女子和兩個侍從跟了上去。

靈兒看了看青山,快速從碗里拿出幾文錢扔到乞丐的碗里,然後把其餘的收起來,捧起三升碗就大步往裁縫鋪走去。

她怕跟不上沈聽瀾。

但是她腳剛踩到第一級台階,就看到沈聽瀾挺直背站在門口,居高臨下的望着她,眼神清明不帶一點色彩。

嗯?是在等我嗎?靈兒心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