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 - 第7章 河邊打魚2(2)

他猛一使勁,魚線就被他拋到了江面深處,片刻只剩一個浮漂留在江面。

眾人看他不動,也不再吱聲。藍衣男子端坐他身旁,斜靠在涼亭上,看着浮漂發獃。

「姐姐,我們能贏嗎?」青山擔憂的問道。

靈兒看了眼三升碗,信心百倍的說:「放心好了,有我在,肯定能贏,你去旁邊玩去,別打擾到我釣魚。」

「嗯。」青山聽罷高興地跑開了去,繼續抓蟲追鳥去了。

一刻鐘不到,靈兒看見浮漂有動靜,動作迅速的把線拉了上來,果然有一隻魚在上面掙扎,魚約莫一斤,看樣子是條鯉魚。

靈兒小心地把魚鉤摘掉,接着把它放進三升碗里蓋上黑布。

她重新把魚線撒到江里,一手握着魚竿,一手悄悄掀開黑布一腳斜眼看了看。

嗯,不錯,我贏定了。靈兒得意的想到。

一個時辰很快過去了,讓靈兒苦惱的是,她後面竟然一條魚也沒釣到!看着三升碗里的三條魚,她也有點擔心。

她嘆了口氣,安慰自己:「不贏也得打個平手吧。」

她招呼了一下不遠處的青山,青山小跑着過來。他看見碗里有三條魚,掩飾不住的高興。眨着大眼睛笑道:「姐姐,我們是不是贏定了?」

靈兒給他一個微笑,說道:「勝負乃兵家常事,我們要坦然面對輸贏。」然後沖他眨了下眼睛。

亭子那邊有人招呼他們。

靈兒端着三升碗,青山拿着漁具一起走了過去。

待他們走到亭子,黑衣男子及眾人早已候在那裡。

藍衣男子搶先一步走到靈兒跟前,扯下碗上的黑布。他定睛一看,微微一愣,然後看了一眼黑衣男子,說道:「三…..三條。魚有三條。」

黑衣男子掃了一眼三升碗里的魚,然後指了指自己的魚簍,說道:「我也釣了三條。」

「打個平手,那可沒辦法定輸贏了。」粉衣女子喃喃道。

靈兒面露失望。

「那倒也不一定。」黑衣男子看着突然靈兒說道。

「你的三條魚個頭勻稱,我的三條魚中有一條較小,這樣算下來,是我輸了。」

靈兒本來聽到平手兩字有點泄氣,但是一聽黑衣男子所言,立馬兩眼放光高興起來。

她眯眼笑着說:「多謝公子大量。」

哎,公子長的帥就罷了,心胸還那麼寬闊,真是不能比較,靈兒越看藍衣男子越想暴扁他一頓。

「你碗里的魚我們今天帶走,銀子先付給你,漁網裡若有魚,明日上午送到悅來客棧,就告訴掌柜的說是沈聽瀾要的魚,他自會給你銀子。」黑衣男子一邊說,一邊走向停在路邊的馬車。

「今日累了,辛柔,魏兄,我們回去吧。」黑衣男子未再看靈兒一眼,提腳從她身邊走過,步伐帶起一陣微風,吹動的衣擺掃到靈兒的手指,她還來不及細細感受,衣擺就隨它的主人離開了,只留下一陣男子的清香。

「下次莫要再說不在乎輸贏了,一個人的眼神是騙不了人的。」

馬車的方向傳來沈聽瀾淡淡的聲音。

靈兒聽到聲音看了一眼將要離去的馬車,她摸摸了手指,又放在鼻尖嗅了嗅。

「好帥,好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