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 - 第7章 河邊打魚2

幾個僕人聽到此男子的話,立刻讓出一條道,粉衣女子領着靈兒他們走進亭子。

靈兒青山和粉衣女子走進亭子,其他幾名僕人守在亭外。

只見一黑衣男子仍背對他們,另一藍衣男子卻回過頭看着他們。

靈兒打量了一下藍衣男子,看他穿着雍容華貴,家裡肯定有錢,再看他臉色,估計脾氣不好。

藍衣男子皺着眉頭,斜睨着說道:「你個刁蠻丫頭,打擾了我們釣魚不走就罷了,還伶牙俐齒背後說我們,真是缺乏禮教。你說你怎麼才能離開?」

怎麼能離開,打幾條魚,給點錢我們不就乖乖離開了嗎。靈兒打着算盤心裏想道。

「我們打完魚就走,到時自不必你們趕。」靈兒說道。

「魏兄,別生氣。」黑衣男子一邊收線,一邊輕聲勸解道。

收完線,他回過頭看靈兒。

靈兒也轉頭看向他。

他一身黑色的衣衫,上面綉着暗金色的花紋,腰間系著一根墨綠色的束帶。面容清秀俊朗,光照之下肌膚白的吹彈可破,臉上汗毛根根可見。

他面無表情的看着靈兒,目光冷淡。

好一個帥哥!靈兒在心裏感嘆道。

黑衣男子站起來,他身材高大挺拔,靈兒頭頂勉強夠到他肩膀。

一股壓迫感襲來,靈兒竟有些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他眸光流轉,眯眼看了靈兒一下,淡淡的說道:「你既然說三歲稚童才會在乎輸贏,那麼我們比一比,看你到底在不在乎輸贏。」

聲音清清冷冷,不帶一絲感情。

「比什麼?」靈兒抬頭疑惑的看向他。

「還能比什麼,自然是釣魚。一個時辰之內看誰釣的魚多。」黑衣男子坦言道。

「這個好,輸了你們就乖乖滾蛋。」藍衣男子笑着附和道。

「那贏了又怎麼辦?你們乖乖滾蛋嗎?」靈兒譏笑道。

「你……」藍衣男子聽到她的話,被她氣的哽住。

「真是伶牙俐齒,我們輸了就把你釣的魚和漁網裡的魚全買了,這樣可行?」黑衣男子繼續道。

「公子……」粉衣女子剛要說話,黑衣男子給了她一個眼神阻止。

靈兒看了一眼三升碗,說道: 「自然可行,不過我有個條件。」

「你還要提條件?」藍衣男子高聲道。

靈兒瞪了他一眼,說道: 「一我沒有魚竿,要用你們的;二我要去那棵大樹下釣,我的漁網在那邊我要盯着。」

「可以。」黑衣男子立刻允道。

「還有……」

「還有什麼?」

「我相信你們不會作弊,我也自不會作弊,但是你們不許派人盯着我。」靈兒看着黑衣男子道。

「好。」

「沈兄,這樣真的可行?萬一我們輸了……」藍衣男子擔憂的問道。

黑衣男子搖了搖手,看着扛着魚竿拿着大碗的靈兒背影,言道:「魏兄不必擔憂,玩一玩也無妨。說不准誰贏呢。」

言罷,他重新坐了下來。他後背挺直,烏黑的頭髮在風中搖曳,白玉般的手指撫弄着魚竿,細看他右手食指第二指節處有個小小的紅痣,在白皙的肌膚上顯得格外鮮艷。

只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