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 - 第6章 河邊打魚1(2)

着那幾個垂釣的人說。

青山聽靈兒說完,扛起漁網,跟在她屁股後面走了過去。

靈兒在離垂釣人約十來米的地方停下,她站在河邊,把漁網使勁向江面撒去。

撒完網,青山在附近的草地上捉蟲子玩,靈兒找了塊樹蔭呆坐着,身側放着她的破碗。她靜靜地望向遠處的江面,思緒飄向了穿越之前。

「我的上一世肉體應該火化完了吧,會有人幫我收拾骨灰嗎?會有人為我傷心嗎?」

「如果提前簽個器官捐贈協議就好了,可以幫助一些人。」她暗自思忖道,眼神中難掩失落,傷心。

「嗚嗚嗚~姐姐~」

青山大喊靈兒,把她的思緒拉回現實。

她向聲音的方向望去,發現幾個人圍着青山,有個男的甚至還扯着青山的衣角,青山在使勁掙扎想要逃脫。

靈兒看青山被欺負,急忙拿起三升碗,快速向那邊走去。她一邊走,一邊大聲呵斥道:「你們幹什麼?!為什麼欺負一個小孩?!」

那幾人看靈兒過來,放開抓青山的手,青山迅速躲到靈兒身後。

有一男聲說道:」我們哪裡欺負他了,明明是他打擾到我們家公子釣魚!」

「嗚嗚嗚~姐姐,我才沒有~」青山辯解道。

「好好,姐姐知道你不會的。」她摸了摸青山的頭安慰道。

「我弟弟都說沒有了,你們還誣陷他!」靈兒怒斥道。

「我們何必跟一個孩子計較?分明是他在這附近亂跑亂跳,抓鳥捉蟲,鬧出聲響打擾了我們家公子釣魚。」有一人道。

靈兒向不遠處的亭子看去,果然有兩人還坐在那裡專心垂釣着。

「是啊,我們又不是無理取鬧之人!」一女子的說話聲把靈兒的視線拉回眾人。

靈兒抬頭看她。她身高和自己差不多,身材瘦削,皮膚白皙。內穿白色抹胸紗裙,外罩藕粉色褙子,外衣上繡的花紋,靈兒一看也知道是巧手所為。

此女有來頭,靈兒心道。

再看女子烏黑的頭髮綰到頭頂,梳了一個圓形髮髻,一側插着金釵,另一側插着一朵鮮花。她臉上略施粉黛,清秀靚麗,溫柔可人。

是個有錢的講究人,靈兒心道。

她看靈兒盯着自己,微微一笑道:「這位姑娘我看你也不是不講理之人,你弟弟在這附近打擾了我們家公子垂釣,還請你們移至他處。」

靈兒看她言辭溫和,也語氣緩和道:「這位美人姐姐,此處是公家之地,誰都可以過來。難道就因為打擾了你家公子垂釣,就要把我們趕走嗎?你們公子垂釣不過是打發時間罷了,我們可是要賣錢養家的。 ”

「這位姑娘,如果是其他時間我們定不會趕你們離開,但是今日我家兩位公子打賭看誰釣的多,如果因你們的干擾了輸贏,只怕我家公子會發脾氣啊。」粉衣女子好言解釋道。

「因為輸贏發脾氣?又不是三歲稚童了,還會在乎這個嗎?那我還因為你們趕我倆走發脾氣呢!」靈兒生氣道。

女子被她的話堵得啞口無言,看了看她,又望向亭子垂釣的人。

她剛要說話,就聽到一清冷的男聲從亭子那邊傳了過來。

「辛柔,罷了,你讓他倆過來。」

靈兒轉身望向聲音來處,耀眼光芒,將那端坐之人照的渾身散發金光。

他一動不動,目向寬闊的江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