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 - 第4章 乖乖送上寶物

「靈兒,靈兒你醒醒~」

靈兒睡得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叫她,她睜開疲憊的雙眼。映入眼帘的是婦人的面容。

片刻她稍微清醒了下,上下打量了下這位婦人。

這就是我現在的娘親啊,她穿着一身灰白色的襦裙,外面的套着一件灰藍色的褙子。衣服有點舊了。她身高不到一米六,身材瘦削,背微駝。雖然她臉上有些皺紋,但皮膚白皙,仍顯得很年輕。

「靈兒,想什麼呢?」婦人看她盯着自己發獃,再次輕聲叫她。

「嗯?娘……娘親……」靈兒喃喃叫了一聲。

婦人看她回應,眼露欣喜。

「靈兒,你餓了吧,你看天都黑了。」娘親說道。

聽到」餓」這個字,靈兒剛要說話,肚子咕嚕叫了一聲,聲音有點大,她有點尷尬。

婦人捂住嘴噗嗤一笑,說道:「娘就知道你餓了,快起來吃點東西吧。」說完她把頭轉到門的方向,喊到:「青山,快點把窩窩頭端進來吧,你姐都快餓壞了。」

「來了來了~」外面的青山應答道。

話音未落,青山的小身影映入門帘。他雙手端着一個盤子,盤子上放着三個顏色不明形狀奇怪的窩窩頭。再仔細看,盤子還缺了好幾個角……

「呃……還是真窮的離譜啊!」靈兒心中又升起一股怒火,但她面色不改,看着青山將盤子放到破舊的四角桌上,然後坐了下來。

娘親伸手要扶她,靈兒剛要客氣拒絕,但是她太餓了且渾身無力,只能無奈接受。

婦人看她面色還是不好,扶她坐了起來,說道:「靈兒你在床上坐着,娘親去給你拿來。」說完她轉身走向桌子拿了一個窩窩頭過來。靈兒看着她遞過來的窩窩頭,皺了下眉頭,伸手握在手裡。

她淺淺咬了一口,味道勉強,但起碼沒有餿味,靈兒自我安慰道。她剛要咽下去,但是因為太久沒喝水,窩窩頭就卡在了嗓子眼,她急促的咳嗽起來。婦人見狀,馬上伸手拍她後背,連忙叫青山端水過來。靈兒喝了一大口水,終於把食物咽了下去。

突然,她氣不打一處來,狠狠捏扁了窩窩頭。

黑白無常,今晚我讓你們好看!

她咬牙切齒的啃着窩窩頭,很快把它吃進了肚子。肚子稍微飽了,她也恢復了一點力氣。

婦人看她吃的這麼急,以為她沒吃飽,就問她:「靈兒,夠吃嗎?桌上還有一個。」

靈兒看了一眼桌子,發現青山已經吃完了,盤子里還剩一個,顯而易見,那個肯定是娘親的。

「娘親,那個你吃吧,我吃飽了。」靈兒輕聲說道。

「娘親吃過了,靈兒你吃吧,你今天受傷了,多吃點補補。」娘親道。

「娘親……你還未……」青山站起來怯生生的說道。

「青山……快去睡覺吧,天色不早了。」婦人打斷了青山的話,使了個眼色讓青山去隔壁房睡覺。

青山看了一眼娘親,走到靈兒身邊說道:「姐姐,你好好休息,我先去睡覺了。」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婦人見青山出去了,看着靈兒說:「靈兒,你今天嚇死娘親了。都怪娘無用,你爹不在,只能靠你上房頂鋪茅草了。」說著說著,婦人又哭了起來。

靈兒回憶了下,原主是因為爬房頂鋪茅草不小心摔下來的。

「娘親……別哭……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待我好些了,再去把那個洞補上。」靈兒低聲安慰婦人道。

「嗚嗚嗚~別說了,下次不許你再做這麼危險的事了。」

「娘親……」

「不早了,娘親去看你弟弟睡了沒有,你先休息吧,有事叫娘親。」婦人擦去眼淚,摸着靈兒的手說道。

「好,娘親也早點休息。」

言畢,婦人抬腳走了出去。

靈兒看了眼屋頂的大洞,心裏自嘲道,挺好的,晴天在屋裡可以賞月亮看星星,雨天用個碗接着都不用出去打水喝了。

她疲憊的閉上雙眼,手裡抓着生死簿。再忍耐下,很快就可以見到黑白無常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