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 - 第2章 是fu還是hu(2)

還不分,你肯定被她搞混了。」白無常責怪道。

「還說我呢,你不是最喜歡喝孟婆湯了嗎?每次趁我和孟婆聊天,你都要偷偷喝大幾碗,還說不會影響你記憶,我看把你搞得記憶錯亂了才對!」黑無常反擊道。

符欣欣在一旁觀戲,看他倆你一言我一語的馬上要動手了。她急忙說道:「既然兩位大俠搞錯了,請問我這情況咋處理?還跟你們走嗎?」

黑白無常停了下來,互相看了一眼,用眼神示意對方說。黑無常本來不想說,白無常瞪了他一眼,作勢要打他。

「你的魂已經被勾出來了,卻是不能回去了。」黑無常一邊擋住白無常,一邊急忙說道。

「意思就是你死了,沒辦法復生了。」白無常補充道。

「我死定了?」

「死定了。」

「那你們怎麼賠償我?!我要去找閻羅王告狀!」符欣欣怒氣沖沖的說道。

聽她威脅要到閻羅王那裡告狀,黑白無常同時告饒,乞求道:「別生氣別生氣哈,我們想想辦法。」

「還能有什麼辦法?除非你們讓我去投胎。」

「正常投胎要喝孟婆湯,肯定是會被發現的,我們暗地裡帶你去冥河,去選個剛死沒多久的附在他身上怎麼樣?」白無常提出解決方法。

符欣欣一聽也還行,自己在這一世平平庸庸,重來一次說不定能有大成就。

白無常看她陷入深思,情緒似有緩解。於是補充道:「冥河選的替身要麼是富貴人家,要麼是達官貴族,條件都不錯,你可要抓住這次機會。」

符欣欣一聽條件不錯,兩眼放光,毫不掩飾嚮往之情,於是她言道:「嘴在你們身上,想怎麼說就怎麼說,萬一條件不是很好我怎麼找你們投訴?」

黑白無常互相看了一眼,沒想到她會提出這個問題。兩人做難狀,道:」我們自然不會欺騙你的,放心好了。」

「不行,你們必須給我個信物,不然我就不走了,我要去找閻羅王告狀。」

「別呀別呀,我們哪有什麼信物。現在鬼界內卷嚴重,你一告發,說不定我倆就失業了,你忍心嗎?」黑無常可憐兮兮的言道。

符欣欣看他們那可憐狀倒有幾分鬆動,但是她突然靈光一動,指着生死簿說:「把它給我,等我重生確認條件無差了再給你們。」

黑白無常一聽她要生死簿,頓時大驚失色道:「這可不行,萬一你搞丟了,或者亂動上面的人名咋辦?」

「不給是吧,那我不去冥河了,我們去地府吧,找閻羅評評理。」符欣欣緊逼道。

「別呀,有話好說。」白無常好言哄道。

「不給就沒啥好說的了。」符欣欣斬釘截鐵的說。

「讓我倆先商量下。」話落,黑白無常扭頭飄到角落嘀嘀咕咕起來。

符欣欣努力側着耳朵偷聽,還未聽到什麼關鍵信息,黑白無常就耷拉着臉飄了過來。

「我倆先把生死簿給你作信物,但是你千萬不要告訴其他人,一旦重生,立馬在晚上三更時刻敲三下生死簿,到時我們自會出現。」白無常叮囑道。

一聽他們同意了,符欣欣高興的說:「放心好了,一旦事成立馬還給你們。不過我還有一件事。」

「姑奶奶還有什麼事啊?」黑無常一臉無奈道。

「若勾了我魂,那應該被勾魂的胡欣欣還會死嗎?」她突然問道。

「不會了,她的名字已經在生死簿上被划去了,代表她已經死了,除非她過了百歲還未死被判官發現壽命超標強行關機,不然會一直活着的。」白無常回答道。

符欣欣若有所思的「哦」了一聲。

「走吧。」

「好。」

只見屋裡憑空升起一團黑霧瞬間籠罩了他們,片刻功夫黑霧散去,他們已站在冥河邊。

符欣欣向遠處望去,天空低垂黑暗,冥河無邊無際,河面泛着冷冷的銀光。彷彿冥河有隻手,深深地抓住了她的神思。

「跳吧。」白無常催促道。

符欣欣聽到此話,猛的一頓,回過神來。她遲疑道:「我跳了,胡欣欣真的不會死了嗎?」

「是了,我們還騙你不成,我們現在可是拿生死簿給你作保證,現在找工作這麼難,我們也不敢得罪你呀。」黑無常無奈道。

「好吧。」

小狐狸,胡欣欣,你就替我在世間多活些年吧,保重……你明明比我大一歲,卻還讓我叫你妹妹,你可真是只狡猾的小狐狸啊,你要……

「啊~」符欣欣心裏話還沒想完,就感覺後背一股力量將她推下了冥河。

河水很冷很冷,她閉着雙眼,手裡緊抓着生死簿,很快失去了意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