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小小農家女:左手一碗,右手一爺] - 第2章 是fu還是hu

寂靜的病房裡,空蕩蕩的響起似有似無的對話。

「哎?是她嗎?」

「好像是的。」

「那我動手了?」

「嗯。」

符欣欣迷迷糊糊中聽到身旁有人對話,想看一看是誰,但是她渾身酸痛,眼皮沉重的睜也睜不開。

只聽話落,一股巨大的外力向她的身體襲來,符欣欣「啊」的叫了一聲,接着感覺疼痛消失,身體好輕,心裏想着自己竟然像一片蒲公英一樣輕盈,「蒲公英?」符欣欣低頭細看,發現自己竟雙腳離地,身體白的有些透明!

「啊啊啊!!」符欣欣驚恐的失聲大叫。

「別叫了,別叫了!」旁邊有一人大聲阻止道。

符欣欣聽到聲音停止喊叫,她強裝鎮定,滿目狐疑的看向四周。她發現自己的「身體」還安靜的躺在床上,而自己卻飄在半空中,站在自己兩側的則是一黑一白兩個身影。

「黑白?黑白無常?!」符欣欣看他們裝扮很像傳說中的黑白無常,失口問道。

「哎?你怎麼認出我們倆的?」右邊黑衣服的那個問道。

怎麼認出來的?你們倆個人特色這麼鮮明,一黑一白同時出現,除了黑白無常還能是誰?三歲小孩也能認出你們來呀!符欣欣在內心嘀咕。

「我瞎猜的,黑白無常在人類世界聲名遠揚,三歲娃娃都能認出來,我看你們裝扮很像,所以斗膽問一下。」

雖然她現在靈魂出竅,但是早已恢復鎮定,並不是那麼害怕。

「算你丫頭識趣,既然知道我們是誰了,跟我們走吧。你的壽命已到終點,該去投胎下輩子了。」站在符欣欣左側的白無常說道。

話音剛落,黑白無常同時向她伸出手,只見他們手中各有一條手腕粗的鐵鏈。

說時遲,那時快,符欣欣往後一躲,突然失聲痛哭道:「兩位大俠請慢!我雖然活了三十幾年一事無成,但是也是老老實實恪守本分,未曾做過傷天害理的壞事,為什麼命這麼短,我還沒結婚,沒享受過生活呢?」說著說著,符欣欣悲從心來,越哭越大聲。

「別哭別哭,你的命長命短不關我們的事,生死簿上有你的名字,俗話說閻羅讓你三更死,你怎麼也活不到五更天的,還是老實跟我們走吧,配合下我們工作。」白無常言道。

「是啊是啊,跟着我們走吧,我們這個月的指標還差你一個,馬上就可以拿全勤了。」黑無常補充道。

白無常給了黑無常一個眼色,意思是嫌他話多。

符欣欣聽了他們安慰的話更難過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想着自己雙親已故,近親也沒了,在這個世上孤身一人,死了就死了吧。

於是她滿臉失落的伸出雙手,就要跟着黑白無常走。

黑白無常看她順從又可憐的樣子,於心不忍,卻並未用鐵鏈鎖住她的雙手。

「臨走之前,我們再確認一遍身份信息,別搞錯了到時候扣**挨罰。」白無常道。

我命都沒了,你們卻還在那裡惦記績效**,給你們扣光最好。符欣欣心裏嘀咕着。

「胡欣欣,女,31歲,戊時死於意外。」黑無常道。

我明明才30歲!哪裡31歲了,難道鬼還按照虛歲來算不成?要人命就罷了,還把人家年齡說大一歲,實在可惡!符欣欣氣憤的想着。

突然她的天靈蓋像被擊中一般,輕聲問道「是符欣欣?還是胡欣欣?」

「不就是fu欣欣嗎?」黑無常回答道。

符欣欣心想,真是小刀刺屁股—開了眼了,鬼神還能fu hu不分?

「符欣欣是我,胡欣欣不是我,你們最好再確認下是符還是胡。不然搞錯了,沒有全勤就罷了,還會扣你們績效**。」

黑白無常面面相覷。

「趕快翻出生死簿看看呀!」白無常突然朝黑無常大聲說道。

只見黑無常手忙腳亂的在懷裡亂翻一通,翻出一本黑乎乎破破爛爛的文本。白無常湊過去,他倆一起急切的翻找起來,終於在某一頁停下來。

「胡欣欣,女,31歲,戊時死於意外。」白無常喃喃念道。

「你說你叫啥來着?!」黑無常驚慌問道。

看眼前形式,符欣欣已經明白他們倆勾錯了魂,現在自己已佔優勢。只見她用手捏了捏嗓子,清了清喉嚨緩聲說道:「鄙人姓符,名欣欣。」

說完她又故意補充道:「是符不是胡,不是胡是符。」

黑白無常兩人面面相覷,臉色似乎又白了幾分。

「怎麼辦,勾錯魂了,閻羅王怪罪下來咋辦?」黑無常一臉苦惱的說道。

「都怪你勾魂之前非要和孟婆聊兩句,她那麼老了,耳又背口齒又不清,fu hu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