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他曾罵我吃裡爬外》[小說:他曾罵我吃裡爬外] - 第8章

清哥哥重合。
「阿清哥哥?」
她的語氣中還有一絲猶疑。
「喬喬,我在,我回來找你了。」
在這沒有盡頭的欺辱捉弄中,她早已對周圍的一切感知變得麻木。
但這一刻,她又似乎在無邊的黑暗中看到了一絲光。
喬醒時眼眶中的淚決堤而出,嗚咽出聲:「哥哥,我好想你們,我好想你們啊…」 沈清惟抬手把她攬進自己的懷裡,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撫着:「喬喬,不哭。」
在被賀恂支配的無盡恐懼中,沈清惟的出現無外乎是對在她伸出的一雙了拉她出地獄的手。
不知過了多久,小姑娘的哭聲漸漸歇了下來,只余細微的抽泣聲。
沈清惟把她扶了起來,女生微亂的劉海加上紅腫的雙眼,看起來楚楚可憐極了。
他撥了撥小姑娘的劉海,輕聲道:「先喝粥好不好?」
喬喬點點頭。
沈清惟打開蓋子,拿着塑料勺沿邊舀起半勺,遞到女孩兒嘴邊。
忽而出現的關懷似乎讓喬醒時變得嬌氣不少。
她低頭乖乖地喝進去,然後又半張了嘴等着沈清惟的投喂。
沈清惟笑了一聲,沒半點不耐煩,繼續舀勺喂着。
教室內歲月靜好,女生喝着粥滿意地眯着眼笑,男生溫柔體貼。
教室外,賀恂面無表情地看着兩人。
後面的兩節課他都沒有出現過,一直到放學後半個多小時,他才悠悠地踏出校門。
司機早已站在車外等着,賀恂拉開車門。
他今天故意晚出來,也是想讓喬醒時多餓一會兒,人餓着腦子就清醒,該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最好吃完午飯回來就主動跟老師提出換座位。
但車內空空如也。
賀恂沉默着,手搭着車頂無意識地敲着。
「她沒出來?」
語氣意味不明。
司機點點頭:「是的,賀少。」
想起剛才他強行拽着她催吐時蒼白的臉色,賀恂轉身大步走回學校。
他腳步逐漸加快,直到看到教室內這一幕,腳步止在原地。
賀恂看着喬醒時臉上笑出的梨渦,不合時宜地想到:「原來她是有梨渦的。」
直到他離開,兩人也沒有發現。
如果當時有一人發現了那忽至的少年,也許有些悲劇不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