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人美心善》[小姐人美心善] - 第9章

開口。
這句話仿若平地之中起驚雷,我猛地轉頭。
10.——你不是她吧。
昔日看小說,總是喜歡「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能認出你」這種套路。
如今面臨的場景,某種意義上可算得上是這句話翻版了——「雖然你是現在的樣子,但我認得出你已變的靈魂。」
我其實不太在意自己身份是否暴露,唯一的顧慮就是「我的真實身份是否算是 bug 級的存在,如果講出會不會受到某些規則的懲罰」。
所以我此刻更在乎的是,他能不能看到,真正的「我」。
我又坐了回去:「如果一個東西看起來是蘋果,聞起來是蘋果,吃起來是蘋果,你覺得是什麼?」
他沉吟:「蘋果?」
「不錯。」
我笑意盈盈,「那你覺得我是誰?」
他不語。
「你說我不是,那你說,我是誰?」
他又是不語。
我忍不住笑出聲,又難免有些失望:「回答不上來就不要問了。」
他眨眨眼,語氣乖軟許多,沒了方才的銳氣:「明明是我問你,卻要我回答。」
我有些迷惑了,總覺得他這個反應不像是那個精明能幹的男主能做出來的事,大概我穿過來的時候恰巧是他要黑化的節點,結果被我硬生生銼平了,於是逐漸回退成小白兔性格。
一念及此,我不僅鬆了口氣,看來自己未來一段時間的生命安全有保障了,便打算最後檢查一遍他傷勢:「手。」
他很有默契地在我面前攤開手臂,頗像剛學會服從簡單指令的狗狗。
我捲起他衣袖給他上藥:「你以後再也不會受傷了。」
「嗯?」
他似乎沒聽清,湊我近了些,討教似的望着我,墨眸如同一汪潭水。
起先離得遠,沒什麼所謂,眼下突然近了,少年特有的熱氣熏蒸,讓我切實覺得,這是個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書里扁平且臉譜化的紙片。
一瞬間我有些恍惚,慌忙拉開距離,別開視線。
倒是也沒說錯,按照原書節奏,他高中畢業後就銷聲匿跡,而後再起權勢,我所說的也不過是劇透而已。
於是我對上他的眼睛,認真道:「這是你最後一次受傷了。」
11.按照書裏面的設定,女配家裡雖然有錢有權,但是父母在海外忙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