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人美心善》[小姐人美心善] - 第4章

也可以理解,畢竟任是誰在被潑了一頭一身的髒水、衣服上都是鞋印時,都不願意被熟人看到。
我這才想起來,明竹小時候不僅僅是被女配欺負,還遭受了許多年的校園暴力。
書中一筆帶過的內容,在我面前**裸地展開,窒息似的難受。
辛苦了,明竹,這樣你還能長那麼大,沒有頹廢沒有自殺,真是辛苦了!
我肅然起敬。
因為是封家保姆的孩子,所以他也來了我所在的貴族學校。
因為是封家保姆的孩子,所以在學校食物鏈底層,誰都可以欺負。
欺負他的那些人看到我過來時,親切地和我打招呼,並且熱情邀請我也來踹幾腳。
看來「我」之前還挺愛做這種事的。
明竹一臉心如死灰,臉偏過去,不再看我。
我揮揮手讓他們走,狐朋狗友們一臉「我懂你,那你就好好折磨他就好了」的表情,嬉笑着走開了。
我看到他們走遠,這才走過去把明竹拽了起來,幫他擦乾淨臉上的飲料,輕聲和他講,你先回家換身衣服吧,我去幫你請假。
他面上閃過一絲驚恐。
我只好補充:「啊,真的會認真請病假,不會表面上說幫你,實際在老師面前說你逃課讓你背處分。」
他側過眼,一言不發。
正好我也不想上課,只好又循循善誘道:「要不我和你一起請假?
會不會放心些?」
他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宛若因受驚而僵硬的小獸。
我只好輕輕握住他手腕,哄小狗似的,儘力放輕聲音:「沒事了哦,沒事了。
不會有人再欺負你了。」
他緊緊抿住唇角,頭髮滴滴答答。
看來以前是被欺負得不輕,現在也很難信任我。
當然,我這人最大的好處就是厚臉皮,管他信不信任我,拽着他手腕就走。
他雖然看起來很抗拒,但還是很乖得被我牽着,一路走到學校之外。
等管家開車來接的時候,他突然沒頭沒腦問了句:「不上課真的沒關係嗎?」
我反問:「你很想上課?」
他搖搖頭,又點點頭。
我拍拍他肩膀:「那去我家吧,洗完澡換好衣服再回來聽課。」
他抬眼,認真看我,那神情甚至有些出神,因為太過誠摯,導致我那一瞬間也有些恍惚,好似一眼間塵埃落盡,被人看到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