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寒秋沐橙》[蕭寒秋沐橙] - 第25章 紅妝十里,燈明滿城

「傻妮子,何必如此?」
「你我夫妻,為何要分的這般清楚。」
看着秋沐橙俏臉上那道鮮紅掌印,葉凡心中,一陣不忍。
秋沐橙倔強回道:「我不想欠你什麼。」
說完之後,秋沐橙便拉着葉凡,輕聲道:「好了,回家吧。」
「以後,即便我要和你離婚,你也不許簽字。」
秋沐橙霸氣說著,然後便轉身準備回家了。
而葉凡,卻是搖了搖頭。
「回家,為何要回家?」
「我受了一時的委屈,你還了我一巴掌。」
「而你,因為我受了三年的委屈。」
「今日,我葉凡,便用整個天下來還!」
轟~
話語鏗鏘,只若金石落地。
而後,葉凡伸手,對天一揮。
嘩~
夜色之下,只見眼前雲州城,竟有紅妝十里,燈明滿城!
隨着燈光亮起,路旁的那廣告牌上的熒光字跡,也當即照亮。
那一路上,盡皆是葉凡送給秋沐橙的詩。
…..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贈,秋沐橙!
……
千秋無絕色,悅目是佳人。
傾城傾國色,驚為天下人!
贈,秋沐橙!
……
若逢新雪初霽,滿月當空,下面平鋪著皓影,上面流轉著亮銀,而你帶笑地向我步來。月色與雪色之間,你是第三種絕色。
贈,秋沐橙!
……
我見過春日夏風,秋葉冬雪。也踏遍南水北山,東麓西嶺。
可這四季春秋,滄山泱水,都不及你沖我,展眉一笑~
……
星光點點,落花飄飄。
一路上,葉凡就這般,牽着秋沐橙的手,一邊走着,一邊吟誦着,那寫在路邊燈光排上的,每一首詩。
而秋沐橙,早已愣住了。
心中,有驚濤駭浪席捲、
她難以相信,這十里紅妝,一路燈光,難道都是葉凡,為她準備?
――――
――――
在葉凡跟秋沐橙兩人,沿着道路,緩緩前行之時。
遠程指揮中心,卻是有無數人根據無人機傳來的錄像,判斷分析着葉凡與秋沐橙兩人前行的路線,以及可能要落腳的酒樓、咖啡店,茶館。
並且,凡是分析出來葉凡與秋沐橙兩人有可能落腳的地方,李二便隨即下令,立刻清場以候。
寧殺錯,絕不放過。
到最後,整條路上的商鋪,近乎全被李二清場。
「二爺,海源閣總管王海打來電話,說他們清場有壓力,吃飯的人非富即貴,他們不敢得罪?」
李二一聽,頓時惱了:「有特娘個頭的壓力?」
「告訴王海,十分鐘不清場完畢,明天我就要他狗命!」
「讓他看着辦。」
當總管王海知道李二的原話之後,頓時嚇得都麻爪了。
李二可是雲州的地頭蛇,他的話,王海自然不敢不從。
而後,李二再也不敢怠慢了,直接下令,全場清場。所有人,無論什麼身份背景,飯局吃到什麼地步,都要立刻離開。
――――
――――
什麼?
清場?
你妹啊!
秋家所處的包間之中,楚文飛得知酒樓清場的消息,當即就炸了。
這訂婚宴剛到高潮,丈母娘跟老岳父就在眼前,這老婆的娘家人剛剛才喝的盡興,尼瑪這逼還沒裝完,就要趕我們走?
惱怒之下,楚文飛直接大罵那服務生:「滾!」
「老子還就在這繼續吃了,你們能耐我何?」
「可是先生,這是上面的命令…」服務生惶恐。
「我去你媽的命令,告訴你們經理,我是楚陽之子,楚文飛。要趕我出去,可以,讓他親自來!」
「我倒是要看看,他有沒有這個膽!」
楚文飛是真的怒了。
訂婚宴上要是被人掃地出門,他特么還要不要臉了?老婆的娘家親戚可都在呢?
「文飛,沒事吧,要不我們換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