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寒秋沐橙》[蕭寒秋沐橙] - 第1章 楚家聘禮(2)

來,分明就是來噁心她的。
秋沐盈自然生氣。
「就是。」
「今天咱秋家大喜的日子,帶這種窩囊廢過來,這不是掃興嗎?」
「也不知道秋沐橙怎麼想的,那葉凡一個鄉巴佬,還是個廢物贅婿,這種窩囊廢帶在身邊,她自己就不嫌丟人嗎?」
此時,周圍秋家人你一言我一語,議論紛紛。
看向秋沐橙的目光之中,無疑也帶着譏諷與嘲笑。
而秋沐橙卻是眉頭皺起,她看向秋沐盈,不悅回道:「秋沐盈,葉凡再不濟,他也是你姐夫。」
「你就這般說你姐夫?」
秋沐盈一聽,頓時笑了:「呵,三姐,你還真是好大的威風啊。一個廢物而已,我不趕他出去,就已經是給你面子了。」
「怎麼,還想讓我恭恭敬敬的喊他聲姐夫不成?」
「等他先把欠秋家的聘禮與彩禮補上再說吧。」
「一個鄉下土鱉,無能廢物。我記得,他當年娶你,連聘禮都沒錢給吧。這種窩囊廢,真不知道你哪來的臉,也好意思讓我喊他姐夫?」
「真是天大的笑話。」秋沐盈不屑笑着。
「盈盈,理他們幹什麼?一家子窩囊廢而已。他們蹭吃蹭喝就讓他們蹭就是,正好,也讓老三一家開開眼,看看咱家的女婿,是如何的年輕有為?」
「也讓他們看看我家盈盈,今日是如何的榮耀?」這時候,秋沐盈的母親王巧玉拉了拉秋沐盈,也是滿含譏諷的說了幾句。
「來了來了。」
「盈盈姐,你未婚夫送聘禮來了。」
外面,突然嘈雜起來。
緊接着,一位西裝革履的俊朗青年,便領着一眾手下,傲然登門。
在見到王巧玉夫婦之後,這青年頓時敬拜。
「小婿楚文飛,特於今日,給秋家送上聘禮。」
「送禮金十八萬,黃金項梁一副,翡翠耳墜一對,銀質手鐲一副。」
「還請岳父岳母收下。」
說話之間,楚文飛當即召喚下人,將一眾貴重禮物,以及數箱煙酒,盡皆給搬到廳堂之中。
「我去!」
「光禮金就送了十八萬?」
「再加上黃金,翡翠耳墜,今天這聘禮,怕是得值個小二十萬了吧?」
「「這還只是訂婚前的聘禮,據說結婚前還送一份彩禮呢?」
「不愧是大戶人家的少爺,這出手就是闊氣。」
「想當初,我結婚時,男方聘禮就只送了幾箱煙酒而已。看人家?」
一時間,秋家眾人一陣艷羨。
而秋沐盈、王巧玉母女兩人,此時卻是意氣風發,風光的很。
「三姐,怎麼樣?」
「我找的老公,還不錯吧。」
「禮金十八萬,金銀首飾也有一堆。」
「哪像你那個廢物老公,入贅三年,無能無為不說。當年結婚一毛錢卻是都拿不出。」
「我若是嫁給這等老公,怕是得挖個地縫鑽進去了,根本沒臉見人。」
「不過這個窩囊廢臉皮也是真厚,真不知道他怎麼還有臉活着?」
「我若是他,早就無地自容,一頭撞南牆死掉算了。省的在這丟人現眼!」秋沐盈肆意的笑着,那嗤笑之聲,只若一把把尖刀,刺進秋沐橙心裏。
秋沐橙低着頭,一言不發,沒有人知道,此時她的心中,是何等的酸楚。
葉凡見狀,心中一陣不忍與虧欠。
這些年,葉凡深知,因為自己,秋沐橙受了多少委屈與羞辱。
終於,他攥緊手掌,走了出來。抬起頭,眉眼中帶着莫名的冷意:「就這點東西,你就如此驕傲?」
「我去!」
「你一個鄉下土鱉,無能贅婿,好大的口氣!」
「怎麼,還瞧不起我老公給的這些聘禮了?」
「當年一毛錢都沒拿出來,現在好意思嘲笑起我們來了?」
「真是笑話!」
「你若真有能耐,就也拿十八萬禮金給你老婆啊?」
「你一個窮逼,你特么拿得出來嗎你?」秋沐盈嗤笑罵著,看向葉凡的目光,只若看待一個白痴一般。
然而,就在秋沐盈話音剛落。
秋家老宅的門,竟被人直接推開。
緊接着,齊刷刷十幾個大漢,只若潮水一般,從外面席捲而入。
一個個西裝革履,氣勢非凡!
「敢問,秋家三小姐可在?」
「華夏楚家,前來送上聘禮!!」
轟~
喝聲響起。
霎時間,全場寂然。
眾人盡皆懵逼,秋沐橙更是當場楞在原地。
「我…我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