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寒秋沐橙》[蕭寒秋沐橙] - 第1章 楚家聘禮

「小凡少爺,十年了,怨恨再深,也該淡了。」
「更何況,當年之事,老爺子已經知錯。如今讓你父親登為家主,也是在間接向你示好。」
「今日前來請你回家族,也是老爺子默許的。」
「如今楚家傳承後繼無人。」
「你身為楚家長孫,楚氏先祖欽定的也是當世唯一的天字輩後人,執掌家族,延續傳承,本就是你義不容辭的責任。」
雲州市,護城河邊,一位穿戴尊貴、談吐不凡的老者,苦口婆心的勸着。
而他面前的男人,聽到這些之後,卻是笑了,滿臉自嘲。
「呵呵,長孫?天字輩?」
「真是笑話!」
「十年前,我與母親像狗一般被你們掃地出門之時,你們可曾顧忌我是楚家長孫,是先祖欽定的天字輩後人?」
「如今楚家無人了,才想起我來了?」
「我問你,當年我與母親流落街頭之時,楚家人何在?」
「我入贅秋家,三年間受盡屈辱之時,楚家人何在?」
「回去告訴家族,當年我被族譜除名時,我葉凡今生,便不再姓楚。」
「還有,當年楚家對我與母親之辱,他日,我自會登門討回!」
話語落下,葉凡當即轉身,拂袖而去。
呼~
寒風凜冽,捲起abc 落葉。
此處天地,便只剩下無聲的訝異。
幾分鐘後,剛才那道瘦削身影,卻是已經出現在了秋家老宅之外。
秋家,雲州市一個三流家族。因為三年前的一場婚禮,而聞名全市。
當年,因為秋沐橙一家鑄成大錯,秋家老爺子大怒之下,便將身為秋家第一美女的秋沐橙,下嫁給了一個落魄如狗的廢物,還收其為上門女婿。
這件事,在當時可謂轟動全城,自此秋沐橙淪為笑柄。而入贅為婿的葉凡,也背了三年廢物的罵名。
不過,葉凡不在乎。只要能陪在她的身邊,莫說三年受辱,就算十年飲冰,葉凡也心甘情願。
只因為,當年在自己與母親最落魄之時,只有她,施以援手。
雪中送炭之恩,葉凡願以,一生去還!
「你個廢物,磨磨蹭蹭。」
「買個東西也這麼慢?」
「還不如去死好了?」
此時,老宅門口,頓時傳來一道尖銳的罵聲。
說話的是一個婦人,她便是葉凡的丈母娘,韓麗。
自己女兒一朵鮮花插在這等牛糞上,這三年,韓麗對葉凡無疑是厭惡至極。
幾乎時時刻刻都想着自己女兒能跟這等廢物離婚。
葉凡沒有理她,而是走到旁邊一位傾城絕色的女子面前。
此人身材窈窕,黑色的修身長裙更是將曼妙身軀勾勒的極為醉人。
紅唇如火,眉眼如墨,仿若世間最美的絕色。
是的,此人便是葉凡名義上的妻子,秋沐橙。
「沐橙,抱歉,路上有事兒耽誤了。這是你讓我買的煙跟酒。」葉凡歉意說著。
秋沐橙沒有回答,而是看着面前這個男人。
一件滿是褶皺的襯衫,洗的發白的牛仔褲,腳上一雙幾乎開膠的運動鞋。
渾身上下一副窮酸相。
嫁給這樣一個人,恐怕任何女人,帶出來,都會覺得丟人吧。
秋沐橙幾乎已經看到,一會兒進入廳堂之後,眾親戚嗤笑與不屑的樣子。
她嘆了口氣,接過東西,便一個人走進了秋家老宅,並沒有跟葉凡說一句話。
對葉凡,她算是厭惡嗎?
其實,也不算。
更多的,只是恨鐵不成鋼的失望而已。
畢竟,三年夫妻,就算是一條狗,都會有感情吧,更何況這三年,葉凡對她的付出,秋沐橙也都看在眼裡。
若是對葉凡沒有一點感情,那無疑也是不可能的。
很快,葉凡也跟着走了進去。
過幾天,秋沐橙的堂妹就要訂婚了。
今天提前在家了擺了一場家宴,秋家近親都會過來,一是道賀,二則是隨份子錢了,三則是看看今日南方家裡會送什麼聘禮。
「什麼?」
「一家四口人,就隨這點錢?」
「秋沐橙,你也好意思?」
「我看你就是來蹭吃蹭喝的吧。」
「還帶這個窩囊廢過來?」
「這不是存心來給我丟人的嗎?」
見到秋沐橙一家到來,尤其是在看到葉凡那廢物之後,秋沐盈心中便止不住的一陣厭惡。
今天雖然不是她秋沐盈正式的訂婚宴,但是親近的親朋好友都會到場。秋沐橙卻帶葉凡這個窩囊廢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