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竟然向我表白了》[校草竟然向我表白了] - 第9章 暗號

由於上次期中我沒考好的緣故,溫哲說要減少見面,讓我專心學習,現在只有每周末一起去圖書館時,才能見到溫哲了,有溫哲的陪伴一個學期感覺過得飛快。

「岳月,岳月!馬上放假了,你約上溫哲,我叫上喬晨,我們四個去歡樂谷玩吧?」周周跟我說著,說完拿出遊樂場的宣傳頁,「去離我們最近的鄭州歡樂谷,一天就能來回!怎麼樣!?」

「好啊!」我不假思索便答應了下來,想像着能一起跟溫哲去遊玩時的美好畫面,瞬間興奮不已,放學後就自己開心的做起攻略來,只等放假,向母上大人報備此事。

「媽媽,過兩天放假了想和周周去遊樂場玩。」 我邊吃着飯,期待的望向媽媽。

「都誰啊?」媽媽關心的問着。

「我、周周,還有一中的兩個朋友,你不認識。」我低下頭吃飯,生怕媽媽細問就解釋不清了。

「一中的朋友?不就趙初嗎,還有誰。」媽媽放下碗筷,又語重心長說起來,「你跟着趙初我倒放心,人家孩子心多細,你還記不記得有一年在咱家玩,讓你燒壺水轉頭就忘,要不是人家趙初,水壺要燒穿了!」

又提起小時候的事,我有些不耐煩起來,「哎呀,你說好幾回了。」

「真是,一說就煩,你什麼時候才能像人家一樣細心點,這樣媽媽不在你身邊的時候就放心了!」媽媽搖搖頭,拿起筷子,話鋒一轉又緊緊盯着我,「出去玩可以,一定注意分寸!你現在馬上就要高三了,正是……」

「哎呀…知道了,媽媽,知道了知道了。」說完趕緊吃了兩口菜就回屋了。

唉,每次一說這個就要念叨我,趙初倒是從小到大都在我媽面前營造好孩子的人設,表面乖巧聽話,實則心機男一個!!實際上小時候總是故意的惹哭我,又偏巧讓我媽看到他安慰我,又愛告狀,又愛向我媽邀功。

想想跟趙初小學的時候,雖然是同桌但是天天拌嘴。有次鬧脾氣,他趁午休的時候把我一隻鞋藏了起來,睡醒了發現只有一隻鞋的我連忙到處找,可怎麼也找不到,就這樣大哭起來。這時候只見趙初裝模作樣的當著老師的面安慰起我來,自信滿滿的說著要幫我找,不一會就見他拎着我另一隻鞋走進來。雖然他後來說起這件事,只是想嚇唬我,但是沒想到我哭的那麼傷心,就不忍心的又把鞋子拿出來了。

……

唉,真是可惡,被我媽這麼一說,這下也得叫上趙初了,但是…趙初好像跟溫哲關係不好…不叫他又怕趙初知道了我以他的名義跟溫哲出去玩,又要跟我媽告狀!啊啊啊啊,真是煩躁。

索性打開對話框問他。「我這個大美女準備隆重的邀請你放假了與我一同去遊樂場度過愉快的一天,去不去!趕緊回話!」

趙初秒回到,「無事獻殷勤!」

看到這話我笑了笑,又打字說道,「不過嘛…溫哲也在。」

趙初回道,「那我倒是想去了。」

長得好看的人…果然就是男女通吃…不管了,總之,開始期待與溫哲的遊樂園之行了~

轉眼,放假通知的到來,好像宣判着這段時間我自由了!立馬回家收拾好出去玩要用到的東西。

第二天清早,說好了明天在校門口會合一起坐車,我早早就起床準備出門,剛打開家門,趙初竟然站在門口。

只見趙初蓄着一頭清爽的短髮,眼睛深邃有神,黑色衛衣外套的領口微微敞開,袖口卷到手臂中間,露出小麥色的皮膚,微微抬頭掃了我一眼。

「喲。」趙初低頭看了一眼手錶,眼裡露出不屑,說道,「比我想的要早出門。」

我向上翻個白眼給他,不想接他的話。

趙初說罷摘下耳機,雙手插在兜里,帶着嘲笑的意味撇我一眼,又向我直直走來。

他…要幹嘛…?

趙初熟練打開我家大門,忽然臉色一變,面若桃花盛開一般笑了起來,「阿姨!我跟月月出發啦!」

只聽我媽腳步聲急促的向門口走來,開心的回應着,「好,好,小初,路上慢點啊!」

「放心吧阿姨,我會照顧好月月的!」趙初說罷,又燦爛的笑着看向我,彷彿眼睛都想放出光來。

看着趙初假惺惺的笑,做作的話語,我一臉嫌棄,真是忍不住翻個大大的白眼。又開始在我媽面前立人設!!

跟媽媽揮手告別完剛關上家的大門,他倒是一秒收縮自如,又用不屑的眼神看着我,眼裡漏出壞壞的笑,斜眼看着我說道,「沒有辦法,誰讓咱就是這麼招人稀罕呢?」

「你是不是對自己有什麼誤解?」我裝作想吐的樣子撇撇嘴,低眼看到他鞋帶開了。

「你鞋帶開了。」我提醒趙初,見他蹲下系鞋帶,我又得意的說道,「嘖嘖嘖,就這,我媽還說你心細!鞋帶開了都要人提醒!」

我剛說完,就見趙初飛快的站起來一溜煙跑好遠,聽他大聲喊着「你!鞋!帶!也!開!了!」

我低頭一瞧,趙初竟然把我鞋帶解開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