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竟然向我表白了》[校草竟然向我表白了] - 第8章 心事

第二天清晨剛到學校門口就聽見大家閑言碎語的討論着什麼,好奇的走過去一看,通報上赫然寫着:高二一班溫哲晚間私闖學校。

天吶!大爺這人昨天還說算了,今天就通報上了!關鍵是!溫哲根本不是這個學校的人!怎麼問都不問就通報啊!這下溫哲可真是在我們學校出名了!

大家圍成一片混亂的討論着,只聽人群中傳來各種各樣的說辭。

「溫哲?是一中那個溫哲嗎?」

「是嗎,聽說他長得很帥!」

「怎麼會通報到我們學校啊?」

「不會是來跟哪個女生幽會吧?」

「不是吧。」

「誰幽會來學校啊!」

「難不成…這個人有什麼特殊癖好?」

「真的假的,我聽說……」

……

真是越說越離譜了,我越聽越氣,為什麼大家不了解一個人就會去詆毀他,為了一時開心和嘴快,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隨意給別人扣上莫須有的罪名。不明所以就給人強行加上自己的想法,好滿足自己的獵奇心理,真是可惡至極!!

我趕緊撕下來通報那張紙,在大家異樣的眼光中捲成一團裝在兜里就飛快的離開通報欄。

下課後,果不其然被班主任叫去問話。

「岳月,通報是你撕的嗎?」班主任一臉嚴肅說著。

「是我撕的…」我低着頭。「他不是我們學校的,而且這件事跟他也沒有關係。」

旁邊一班的班主任也湊了過來,聽我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經過講了一遍。班主任強調了事情的嚴重性和危險性,又跟我媽媽打電話批評了一番,才放我回去。

回到班裡,吃瓜群眾早就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個個湊過來問東問西,我早已沒有了心情去回答他們。

放學回到家後,老媽已經做好了飯在等着我,我放下書包,正襟危坐,等待着狂風暴雨。

「月月,你們老師說了,現在是你學習的關鍵期。」媽媽語重心長的說著。

我低頭不語。

「我知道你和趙初從小到大玩的好,但是你是女生,有的時候也要注意分寸。」

我一愣,趙初?跟他又有什麼關係?難道是班主任說的一中的男生,我媽誤認為是趙初了?

「你倆關係再好,現在也是應該以學習為重。」媽媽夾了一口菜遞給我,試探的看向我,問了一句,「你倆沒早戀吧!!」

我猛的抬頭看向媽媽,趕緊搖搖頭否認。

媽媽這才鬆一口氣,「這才對,媽媽很理解你這個年紀會有一些不太成熟的想法,但是現在做好朋友就行了,而且咱得多跟人家趙初學習。」

……

唉,剛拿起手機就收到趙初的消息,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趙初:聽說溫哲被叫去談話了,夜闖二中!我怎麼覺得這事跟你有關係呢?

?!

這事怎麼就傳到一中去了!我趕緊打開與溫哲的對話框,是不是我連累了溫哲?沒想到這麼小的一件事,會牽連到他。

我:趙初說你被叫去談話了,我是不是闖禍了?

點擊,發送。

溫哲:沒事。

看着溫哲的消息,莫名的擔憂起來,好像溫哲從來不會在我面前表達過多的情緒,這種感覺,又讓我離他好遠。

思索片刻,我問道,「你在哪呀?出來走走吧~」

溫哲沒有回復,我又焦急起來,編輯好消息又發送一條。

我:難道你忍心錯失一次能與可愛小姐姐見面的機會嗎~

心想,溫哲這樣的好學生一般都是受表揚的,是不是一下子經受不住老師的批評?會想不開?

過了許久才收到溫哲的回復。

「我去找你。」

又心滿意足的打起滾兒來,只想時間能過的快點,等啊等啊,終於收到溫哲的消息。

「我到了。」

激動的從床上坐起來,來不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