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竟然向我表白了》[校草竟然向我表白了] - 第7章 夜晚

到家後的我又回想起剛剛路上的一幕,不由得臉紅心跳,想捂住這滿心歡喜,正放下書包想拿出今天的作業寫,翻來覆去卻找不到今天老師留的那張卷子。

我卷子呢!!

慌忙回想,班長發給我之後,我放在抽屜里了,然後沒拿出來過,然後放學了,激動的跑出校門忘了拿抽屜里的東西!!

「啊啊啊啊!可惡!明天到班數學老師非撕了我不可!」我無奈又氣憤躺在床上,長長嘆出一口氣,「萬惡的數學!!」

這怎麼辦,天已經黑了,看來只能回學校一趟了,透過門縫確定母上大人已經關上房門,躡手躡腳的打開家門,悄悄的把腳邁了出去。

一個人走這條通往學校的小路,又回想起跟溫哲的一個個畫面,抑制不住的嘴角上揚,覺得整個路都充滿着粉色的泡泡。

走到校門口,學校果然已經關門了,裏面黑漆漆一片,只有幾個路燈還在倔強的發出不明亮的光,顯得很是落寞。隔着大門叫了好幾聲門崗大爺,都沒有回應,這?難道要我翻牆?

無奈只好走到旁邊的柵欄處,望着高高的柵欄,還給自己打了打氣,「岳月!你能行的!」 打臉來的太快,事實證明,不,我不行。頓覺自己怎麼這麼渺小,剛爬上去一點又滑下來,反反覆複試了好幾次。

只能拿出手機,在微弱的燈光下,發給溫哲一條消息。「你能過來一趟嗎!我需要你的幫助!」

叮咚,溫哲秒回。「在哪?」

「就在我學校門口,嗚嗚嗚ToT ,你快來!」

「等我。」

看到溫哲的消息,又豁然開朗起來,蹲在路邊靜靜的等着。

不一會,只見一輛的士在面前停下,溫哲打開車門下來,也蹲到我面前,大口喘着氣,眼睛滿是擔憂問道,「怎麼了?」

我意識到剛才好像沒有跟溫哲說清楚什麼事,愧疚說道,「就是,我作業丟班裡了。」

溫哲聽完一笑,「就這個?」

我看着他點點頭,看他沒有責怪的意思,又說,「門崗大爺不在,只能翻進去了。」

「好。」溫哲沒有思考就回答了我。

只見溫哲雙手抓着欄杆兩側,三下五除二用腳踩着杆子輕輕一翻,就坐在了欄杆最上面,看得我目瞪口呆忍不住問他,「溫哲,你是不是經常翻牆!?」

溫哲聽到這無厘頭的問題,哈哈大笑起來,「以前沒有,以後不知道了。」

「這話什麼意思?為啥說以後不知道?」我仰頭看着他不解的問。

「以後不知道你還會不會丟東西。」溫哲話裡帶着似有若無嘲笑的感覺。

我撇撇嘴,雙手插在腰間,一時語塞。

這時,溫哲俯下身子,把手遞過來。這一刻畫面好像定格了,我卻不由的把手遞給了他,放在他手上的那一刻,心跳的好快,他的手好大好溫暖,能感受到他的溫度,我低下頭,害羞的不敢看溫哲的眼睛,只敢看着我們的手。

我一隻手緊緊抓着欄杆,溫哲拉着我的另一隻手,用力把我拽了上去,我剛坐在欄杆上,溫哲又輕輕一躍,跳進了學校里。

我低頭一看,「 啊,好高!!」而且地上黑漆漆的一片,什麼都看不清。

溫哲張開雙臂,沖我點點頭,示意我跳下去。「來吧,我接住你!」他的語氣十分堅定,聽起來倒是很有信心的樣子。

「啊啊啊。」 我怎麼可能敢跳呢,「溫哲!!一定要接住我!!!」閉上眼睛,心想橫豎都是死,不如死在溫哲的懷裡!啊啊啊,理智終究戰勝不了恐懼。

溫哲見我死死抱着杆子不放手,滑稽的樣子又讓他忍不住嘲笑我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