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竟然向我表白了》[校草竟然向我表白了] - 第6章 臉紅

天!昨天溫哲讓我七點到圖書館,沒想到晚上太興奮竟失眠了!醒來一看錶已經八點了!慌裡慌張收拾收拾拿着書包就跑出門。

圖書館裏零零散散的人坐在不同的位置,急忙穿過書架,找到昨天跟溫哲的老地方,翩翩少年映入眼帘,可…溫哲旁邊還坐了一個女生,我停頓在原地,她…是誰?

我躲在書架後,透過書和架子的縫隙看着他們兩個人。

他們兩個好像在討論一道題,那個女生留着披肩長發,看起來很知書達理善解人意的樣子,她時不時望着溫哲,那個含情脈脈的樣子,不免讓我有些難過,只見溫哲眼神凌厲,眉頭緊皺,也不知是在說什麼,只是討論也激烈的樣子,那個女生開心又害羞的應付着溫哲。

就在這時溫哲不耐煩地抬起頭,似乎看到了書架後正在偷看他的我, 又用那凌厲的眼神望着我,好像在示意讓我趕緊過去,收到信號的我立馬心領神會,小跑到溫哲身邊。

躡手躡腳的站在溫哲後面,小聲對另個女生問道:「同學,我昨天在這個位置,你可以換個位子嗎?」

「同學。」她回過頭不屑的看着我,「難道你不知道圖書館不允許佔座的嗎?」

我一時語塞,難道她是故意坐在溫哲身邊?所以不想跟我換?來回張望,好在對面桌子還有一個空位,我只好委屈巴巴的走過去放下書包,緩緩坐下。拿出昨天溫哲的筆記本翻看起來,今天仔細一看才發現溫哲的字原來這麼秀氣,還帶着淡淡的墨香,不由的內心感嘆,好學生真是哪裡都優秀呀,立馬抬眼給溫哲比了個棒的手勢。

溫哲無奈的看着我,輕輕搖了搖頭,又低下頭跟那個女生講題。

望着他倆突然又有些失落起來,他們兩個好般配,郎才女貌。正想着想着,那個女生好像感受到了我的注視,便抬起頭看向了我,披肩的頭髮顯得很是溫婉,不過眼神卻滿是得意,嘴角上揚帶了一絲挑釁。

溫哲注意到了我的失落。

只見他面無表情,突然收拾起自己的東西,旁邊的女生一臉疑惑,好像在問溫哲什麼。溫哲沒有回答,自顧自收拾完畢,離開座位就向我這邊走來。

溫哲走到我身旁,俯身跟我旁邊的一個短髮女生問道,「同學,可以麻煩你跟我換個座位嗎。」

那短髮女生一抬頭看到溫哲,激動的捂住嘴沒有片刻思考便瘋狂點頭。

溫哲靜靜坐在我旁邊的位子上。而剛剛那個坐在溫哲身邊的女生,在座位上完整的看到了這一幕,正怒目圓睜盯着我,好像如果不是在圖書館下一秒就會衝過來吃了我,看到她這個表情,我心裏暗爽,聳聳肩,一攤手,故意做了個無奈的表情。

那女生看到後更氣了,手裡緊握着一支筆,不服氣的一擺頭,乾脆直接低下頭不看我和溫哲。

還不等我得意兩秒,溫哲一臉嚴肅的問我,「為什麼遲到?」

「我…睡過頭了。」

溫哲嘆口氣,又轉頭看向我,眼裡竟沒有一絲責怪,淡淡說句,「我以為你又迷路了。」

溫哲真是越來越會拿我打趣了,整的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遲疑片刻,我問「她…是誰啊?」

「同班同學。」

溫哲說完就從書包里拿出兩張卷子,見我沒有反應,撇了我一眼,又漫不經心說了句,「就一直是好朋友。」這話聽着怎麼倒有股子挑逗的感覺。

聽到溫哲這麼說我還是放下心來,傻呼呼笑着趴在桌子上看着他,突然感到有些不對勁。

「這話…怎麼這麼耳熟呢?」我說出我的疑惑。

溫哲也不看我,低頭寫起來,只聽他冷哼了一聲,凌厲說道,「快寫卷子。」

我扯扯溫哲的袖子,把頭向他靠近,「快說快說!」

溫哲這才撇眼看着我,揉了揉我的頭,用他溫柔的聲音又提醒我一遍,「寫卷子吧。」

看來溫哲不想說的,怎麼也問不出來,我就此作罷,撅了撅嘴,低頭寫起題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眼前的題目變得越來越朦朧,昏昏沉沉睡了過去,只覺得睡夢中好像有人在戳我的臉,勉強睜開眼睛,溫哲映入眼帘,陽光有些刺眼,溫哲迎着太陽的身影漸漸清晰,彷彿髮絲都在發光,溫柔的眸子里好像藏着一汪水,看着他的目光緩緩向我轉來,我趕緊坐起來,努力找回意識接着做題。

轉眼又到了該回家的時候,結束了學習心情豁然放鬆起來,跟溫哲嘮叨着,剛走出圖書館,只見那個披肩長發的女生竟在門口站着。

看到我和溫哲,對我上下打量着,我一愣,見她的眼神不懷好意,又轉頭故作開心的朝溫哲走來。

「溫哲~一起回家吧~」她把書抱在胸前說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