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竟然向我表白了》[校草竟然向我表白了] - 第3章 勸退

跟溫哲聊到了深夜,雖然總是我說很多,但他每條消息都會回,還讓我等明天放學他會把我帶進學校看他打球。

抱着手機的深夜,卻開心的像晴天,滿天的星星好像在為我歡呼鼓掌,滿心期待的我,互道了晚安卻一點不困。

第二天已經是周五,放了學,我早早就蹦躂到一中門口,想到昨天趙初拿了我的水,還沒回我的消息,一會見了他要好好質問他。

進進出出的都是清一色的藍色校服,我站在門口不知所措,這怎麼進去呢。尷尬的在門口看着來往的人。

突然抬眼,就看到一個穿着球衣的少年緩緩向我走來。

我目不轉睛的盯着他。

這是他第一次向我走來,我雙手緊緊拉着書包帶,不知道這時應該先邁哪條腿走過去,好像已經屏住了呼吸,站在原地就這樣看着他,那麼從容的向我走來。就這樣慢慢的看他向我一步步靠近,走到我身邊。

「小矮子。」溫哲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說完把手上的藍色校服從後面披在我身上,我看着溫哲站在離我這麼近的地方,那麼近…寬大的球衣隱約着能看到他的腰…只要張開雙手就能抱住他…我微微抬頭看着他,菱角分明的下頜線,是啊小矮子,我才到溫哲下巴的位置,微微能感受到他呼出的熱氣…

溫哲突然低下頭來看着我。

此時此刻,好像心臟跳到了嗓子眼裡,說不出話來。原來他是內雙,一個男生的眼睛卻長得這樣魅,眼角有顆淺淺的痣,我們四目相對,見我看的出神,溫哲也慢慢靠近我…

我們的眼睛離得越來越近…

「哧啦」一聲,把我拉回了現實,溫哲幫我拉上了他校服的拉鏈。

拜託,我的胳膊根本沒有在袖子里!好像小朋友偷穿了家長的衣服,故意不穿袖子想要甩着玩。

只見溫哲拉上了拉鏈,對我笑了笑,問道「你在想什麼?」

來不及等我反應過來,溫哲拉起我的一隻空袖子就向前走。

這…算牽手嗎…?

我緊張的拉着書包帶,看着他拉着這隻空袖子帶我走進了一中學校的大門。

我低着頭不敢抬頭,只敢跟着他的步伐,穿梭的人群好像都褪了色,變成了世界裏的配角,聚光燈打在了我的身上,聽着被我們踩過的落葉,聲音如此清脆,這條林蔭大道,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長,彷彿感覺所有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如果可以…真想停留在此刻…

「坐這裡看我吧。」溫哲的聲音從我上方傳來,溫柔的像沼澤,讓我陷了進去。

「球場的座位可不是每天都有的,這是今天特意給你占的。」

我竟然一句話都說不出口,頭也不抬就乖乖的坐了下去。

「害羞了?」他的語氣好像帶了一絲嘲笑。

「才沒有!」我抬起來頭看着他跟他辯解,卻對上了他那雙眼睛,那樣清澈,讓我欲言又止。

他在我前面蹲下來,靜靜的看着我。

「那怎麼臉這麼紅。」

我看着他的眼睛不知怎的,好像有魔力一般竟然沒辦法挪開自己的目光。憋了半天蹦出幾個字,「我…熱…」

「我這校服,你穿上挺可愛。」

「那是不是!」我突然想到了昨天給他送水的女生,情緒激動起來,意識到不對,又軟了下來。「那是不是…很多女生…穿過你的校服…?」

「你當我是球星嗎?」溫哲突然笑起來,「不過你穿上最可愛。」

想接着問溫哲昨天的女生,卻被一聲打斷。

「岳月!!」

順着聲音望去,是趙初,背着單肩包站在球場門口,皺着眉頭望着我,不知道以為他是找我要債的債主。

溫哲站起來,看了一眼趙初,眼裡莫名有種嘲諷的意味,什麼都沒說,就去球場**找別的朋友了。

趙初氣勢洶洶走過來,眼裡多了些許凌厲,「你探監都探到裏面了!?」不等我說完一個字,他又急切的說著, 「把溫哲校服脫下來!」

「我還沒說你昨天水的事,你倒先說起來我了!」又見我不動,他彎腰就拉開了拉鏈,把溫哲校服拎起來,一卷扔在旁邊座位上。頓時,我的紅校服在一群藍中格外顯眼,趙初好像看出了我的尷尬,把他的包扔給我,又乾脆利落脫下自己的校服,扔到我身上,「披上我的!」

「怎麼別的男生的衣服你說穿就穿?!」趙初一股討債的語氣責問我。

「我的水呢?!」

「我昨天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