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竟然向我表白了》[校草竟然向我表白了] - 第2章 認錯

我:你認不認識溫哲?

趙初:你認識他幹嘛,一個大渣男。

我:你跟他很熟?

趙初:不

趙初:一起打球的人而已

趙初:有事?

我:我想加他好友

趙初:別加

結束了和趙初的對話,有些失落,難道溫哲很不堪嗎,如果是這樣的人,還是不要認識了…

第二天到學校大家又來問我溫哲的事情,吃瓜群眾真是免不了八卦一番,聽到我說不打算去認識他了,大家都放棄對我的追問他。

叮咚。

有一條新的好友申請。

點開一看,這不就是溫哲的號嗎,嘖嘖嘖真是命運多舛,想放棄的時候就會有事情推你一把,哼,渣男,加你的時候你不珍惜,現在加我,我才不加!

三分鐘後。

我:你好呀溫哲

他:好

我:我是那天跟你朋友一起吃飯的女生

他:哪個?

果然,他看都沒有看我一眼。

我:你希望是哪個呢?

他:左邊

他竟然對我有印象,激動的想去操場跑兩圈!趙初的勸退被一股腦扔在了身後。就這樣我們利用課間時間一來一回的發著消息,想要小心翼翼的掩藏住自己心裏的悸動。

可是為什麼他會突然加我呢。

放學後,順着馬路向東邊一路小跑,想着溫哲對我有印象,又暗自開心起來,到了一中的大門,我停下腳步。

透過學校大門,一條寬闊的大路,林蔭大道間彷彿走着的不是一個個穿着藍色校服的少年,而是樂譜上跳動的音符。秋風穿過片片樹葉,好像正被撥動的琴弦,一抹抹藍色那麼乾淨清澈。

好想進去看溫哲打球是什麼樣子,又低頭看着自己紅色的校服與他們格格不入,只好走到球場旁的黑色柵欄去看。

我的目光穿過黑漆漆的柵欄,穿過一個個身影,人群中好像溫哲是最顯眼的。穿着球衣的他,比第一次見他眼裡多了凌厲,看着他運球、躲避一個個進攻,然後投籃,我也跟着在外面歡呼起來,一場結束,他又表情淡漠走到場下的座位處,有個女生也開心的向他走去給他慶祝,還給他遞了一瓶水,他想也沒想就打開瓶蓋喝了,她是誰?應該只是朋友吧。可惡的欄杆,竟然禁錮住了我。

我左右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