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死後還要被系統玩弄》[仙俠世界:死後還要被系統玩弄] - 第9章 請君入甕

聽到屏風後面傳來的嘩嘩水聲,酒劍仙臉上神色略顯尷尬,他喝了杯酒將房間內的曖昧氣氛壓制住。

他沒想到萱萱說要沐浴更衣,竟是叫婢女送來衣物後,絲毫不避諱他,在房間卧室里脫下了衣物沐浴上了,而他們之間只隔着一個半透不透的屏風。

藉助房間內的燈火,酒劍仙隱約可以看見屏風裡花魁萱萱洗漱間擺動的誘人身影,輪廓若隱若現。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酒劍仙收回了目光,說來這是他第一次進到花魁閨房,以前那幾次都只是在勾欄聽個小曲,並沒有在教坊司過夜。

自然也就不知道教坊司的花魁會玩出這種花來。

不過,花魁萱萱都不避諱他,他一個前輩現在跑出了房間,就有些惺惺作態,有失高人風範。

只能是盡量將注意力集中在美食美酒上。

漫長的等待過後,屏風裡的水聲終於停止,酒劍仙嘴角抽了抽,他居然就這麼乾等了半個時辰。

「哎呀。」屏風裡傳來了一聲驚呼,聲音不大不小,剛好能讓餐桌前飲酒的酒劍仙聽見。

酒劍仙皺眉,放下酒杯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屏風那頭傳來萱萱酥軟的聲音:「我的換洗衣物忘記拿了,能不能麻煩前輩幫幫忙。」

套路呀,全都是套路,我當為啥小蝶把衣物放在床頭,你沒有在意,還以為你拿了另一套,敢情你這是故意的,就等這一茬呢,當著我的面沐浴也是你故意而為吧。

這小妮子心真大,不怕我霸王硬上弓嗎?

酒劍仙搖搖頭,單手一揮,床頭擺放整齊的衣物騰空而起,飄入到了屏風裡,被裏面的人影一把接住,透着屏風又露出了不少的春光。

萱萱抱着衣物,站在浴桶邊沿,透過屏風看見酒劍仙的身影沒有絲毫波動,她的嘴角輕微上揚。

伸手拍滅了燭火,浴室里頓時陷入了黑暗,一陣窸窸窣窣聲過後。

萱萱赤着腳走了出來,她換上了一件粉色長裙,裏面穿着白色絲綢褻衣,她沒有用法術弄乾頭髮,洗漱過後殘留的水珠從青絲上滑落,打**她的香肩衣物。萱萱來到了餐桌前,替酒劍仙又斟了一杯酒,笑吟吟道:「久等了。」

「秦姑娘不必如此,你也坐下來吧,我有些事要問你,望秦姑娘如實相告。」

「前輩問吧!」萱萱順勢坐在了酒劍仙身旁。

「還是之前的問題,那些人是誰,為什麼要追殺你,你又是何人為何要躲在教坊司?」

萱萱緩緩收斂笑意,臉上浮現出一抹哀傷神色,她淡淡道:「前輩,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在離大燕國幾萬里遠的地方,玉溪州地界的東部,有一座巨大的島嶼,名叫洗心島。我的師門天心閣就在洗心島上,百年前島上出現了數不清的大小修仙勢力,其中天心閣,九桐寨還有傲劍山莊,並列為最強的三股勢力。

原本三家相互制衡,任何一家都不會輕易遭到滅門,然而天心閣從三百年前創派以來,一直有着一個師門使命。」

萱萱給自己斟了一杯酒,飲了一口,看着認真傾聽的酒劍仙,又繼續說道:

「除了本門弟子外,無人能知曉的一個秘密。如今天心閣已然不復存在,我也沒有保守這個秘密的必要。

在天心閣的禁地里拘押着一頭天魔境大妖,那頭大妖擁有一種奇特的妖力,只有修為達到十境的仙師才能將其徹底消滅,當年開派祖師爺修為勉強達到了第七境隱元境,利用了本門至寶天心縛妖鎖加上特殊陣法輔助,才將其給制住,拘押在了天心閣禁地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