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死後還要被系統玩弄》[仙俠世界:死後還要被系統玩弄] - 第8章 酒劍仙

人影一閃而下,轉眼間來到了一樓的打鬥處。人影身着粗布青衣,背後背了把通體火紅色的長劍,腰間掛着硃紅色的酒葫蘆,一隻手將蘇景逸整個人提起扔向後方,另一隻手抽出背後長劍擋住三人。

青衣男子對着三人輕輕地揮出一劍。

九桐寨三人臉色大變,他們感覺到了來自火紅色長劍中蘊含的強大力量,紛紛祭起兵器抵擋這犀利劍鋒。

結果三人均未能抵擋住這一劍,被兵器上傳回的力量給震飛出去,砸向了後方,將桌椅砸得稀碎。

輕描淡寫的一劍,不含有任何劍訣,沒有一絲劍技。

有的只是雙方修為上的差距。

三人被這一劍給擊敗,狂噴出一口鮮血,重傷不起。

王宇闊和萱萱的臉上皆浮現出駭然,萱萱愣在原地,喃喃自語:「上品靈寶?」

王宇闊眼神微動,貪婪神色一閃而逝,他收起了蟬翼刀,沉聲問道:「閣下是何人,為何要插手九桐寨的事?」

「九桐寨?沒聽過。我乃酒劍仙是也,路過找點酒喝,看見你們這群修鍊之人在這裡傷及無辜,我酒劍仙實在無法坐視不管。所以……不想死趕緊滾!」青衣男子皺了皺眉,發現自己話也忒多了,沒能把高手的風采演繹出來,索性不再多話,直接下了逐客令。

王宇闊瞥了一眼身後同伴,發現三人在那人的一擊之下已經身負重傷,沒有了再戰之力。一絲恐懼蔓延在他的心間,王宇闊心中嘆息,將蟬翼刀刀柄反握在手裡對着青衣男子拱了拱手,轉身拉起三人,攙扶着離開了院子。

眼看危機在頃刻間被神秘人給化解,萱萱鬆了口氣,她拖着渾身刀傷的身子走到青衣男子跟前,彎腰道謝:

「奴家秦可萱,感謝酒……前輩搭救。請問前輩如何稱呼?」

「小事而已,不足掛齒,稱呼的話你隨意。」酒劍仙再次裝出高人風範,輕描淡寫的擺擺手,將手中「祝融」插回了劍鞘里。

酒劍仙皺着眉頭朝着生死不知的丫鬟們走去,伸手探在丫鬟鼻息間,發現只是受到了修仙者打鬥間的餘波,暈死了過去沒有危及性命,他鬆了口氣,卻又皺起了眉頭,問道:「秦姑娘,你有沒有療傷丹藥。」

萱萱給自己服下了一粒丹藥,正在施法療傷止血,突聽見酒劍仙的詢問,便急忙中斷療傷來到青衣男子身前,掏出了一瓶療傷丹藥遞出,介紹道:「前輩,這是我們天心閣煉製的大黃仙丹,對凡人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酒劍仙默然接過,默數了一下在屋中受傷人數,便從中取了六粒黃色丹藥,將裝着大黃仙丹的瓷瓶遞還給萱萱。

他將丹藥一一餵給了屋子內昏迷的人,並施法將丹藥藥效催發。

萱萱看在眼中,臉上浮現出訝異神色。

被酒劍仙情急之下隨手扔出的貴公子,此刻顫顫巍巍地從地上爬起,他哆嗦着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瓷瓶,從裏面倒出了一粒丹藥,催動着身體僅存的一絲法力,將丹藥送入口中,施法催發了藥效。

待緩和了一陣,蘇景逸終於站起了身子,朝着酒劍仙拱手道謝,離去前又忍不住瞥了眼花魁萱萱,發現後者眼裡始終都沒有他,忽覺心口鬱悶,沒忍住吐出一口淤血,貴公子捂着胸口,失魂落魄地離開了影蘭雅閣。

月色下,蘇景逸的背影孤寂而又落魄,整個人慢慢融入了黑暗中。

酒劍仙為最後一名傷員施法療傷結束,瞧見貴公子的離去,小聲嘀咕道:「小夥子,別做舔狗啊。」

轉頭盯着安心療傷的萱萱,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道:「你將這裡的事處理好後,來三樓找我,我有些事要問你。」

萱萱呆愣道:「哦,是。」

酒劍仙轉眼間來到了三樓,發現只有一間房內有燭火,裏面沒有人跡,便推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