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死後還要被系統玩弄》[仙俠世界:死後還要被系統玩弄] - 第6章 花魁萱萱

教坊司外。

「少爺,這裡真的和醉香樓一樣,有好吃的嗎?看着不太像。」青衫白凈少年郎嘟着嘴,問向身旁的白衣少年,滿臉質疑神色。

白衣少年搖着扇子,面色如常道:「這是自然,少爺什麼時候騙過你。」

「嘿嘿,那倒是。」得到答覆,青衫少年郎不再言語,滿懷期待跟着白衣少年走進了教坊司。

白衣少年自然就是沈謙,青衫少年郎就是幻化成人的青鸞。

兩人在城中一路遊玩,青鸞玩膩後便吵着要吃醉香樓做的酒菜。醉香樓是什麼地方?京中宮廷小御膳房之稱,富人們閑錢花得太慢的地兒,京城中妥妥地銷金窟。沈謙這個財迷,怎麼捨得為了吃頓飯便花上千兩銀子。

沈謙便想到了一個地方,魚龍混雜的教坊司,打發青鸞的同時也是最有可能打探到大妖白啟的消息地兒,教坊司被稱為京中官老爺們的**所,只要白啟暴露在了京城大燕國的視線里,那麼沈謙便有可能從那些喜歡聊八卦的客人或花魁口中打探到消息。

不過,沈謙沒有打算花銀子,憑他和教坊司老闆的關係,這次他是來白嫖的。

至於教坊司到底是個什麼地兒,沈謙是不可能告訴青鸞。

「沈公子,大駕光臨,裏面請。這位小生,也裏面請。」

門房夥計看到來人,一臉諂媚地迎了上去。

「你認識我?」沈謙疑惑道。雖然他以前有來過一兩次,但那都是用的另一個身份偷偷來此,沒想到一個門房夥計居然會認得他,倒是省去了自報家門的羞恥行徑。

「在京中沈少爺的名字,小人是如雷貫耳,更何況您還是秦少爺的朋友,秦少爺說了沈公子的一切花銷都結在他頭上。小人可不敢收您的銀子。」門房夥計躬着身,恭恭敬敬道。

沈謙暗自點頭,秦宏修這小子很上道,值得結交。

將手伸進空蕩蕩的袖子里掏出了一兩銀子遞給了門房夥計。

「拿着,給你的小費。」

門房夥計驚喜地接過銀子,連連道謝,姿態更加恭敬謙卑,在前頭給兩人帶路到院里,才轉手交給了院內的丫鬟浮花,目送兩人離去後才返回了大門。

丫鬟浮花陪着兩人,邊帶路邊嬌滴滴問道:「沈公子,您要去哪個小院呢?」

「聽說,你們這最近來了個新花魁。」

沈謙問道,隨手將摺扇收攏,放回了袖中。一旁的青鸞狐疑地打量着他的袖子,發現摺扇在袖子里消失不見,她偏了偏腦袋,百思不得其解。

丫鬟浮花捂嘴笑道:「您說的是萱萱娘子吧,她現在可是我們的當紅花魁,前幾天入住了影蘭雅閣,奴婢這就帶二位過去。」

沈謙暗自道,秦宏修這小子曾經在醉香樓多次暗示我來教坊司,莫非就是為了將這個頭牌花魁介紹給我認識?給我和**牽紅繩?靠!這小子指不定有什麼大病。想到此處,沈謙對丫鬟浮花道:「替我和你們管事的說一聲,就說我找你們家公子,要他馬上過來一趟。」

丫鬟浮花在前頭帶路,聞言回頭,恭聲道:「奴婢先帶兩位少爺到影蘭雅閣後,就去替公子傳話。」

沈謙點頭默許,忽地一拍青鸞肩頭,微笑道:「小阿青呀,少爺帶你逛勾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