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死後還要被系統玩弄》[仙俠世界:死後還要被系統玩弄] - 第2章 青鸞

時光荏苒,日月如梭。

十六年光陰,彈指一揮間。

沈府後院,槐樹花叢環繞,花香四溢,青鸞低鳴。

「小青,安靜點。」

溫潤如玉的嗓音在院中響起,一襲白衣勝若雪的俊朗少年席地而坐,他瞥了一眼樹枝上的青色小鳥,目光又落回棋盤上,手裡捻着一枚白子把玩思索。

槐樹梢上有一隻體態優美的青色小鳥,她啄了啄羽毛,從枝頭上一躍而下,俯衝到白衣少年跟前,輕盈地落在了他的肩頭,雙眸順着少年的目光看向了棋盤上。

棋盤黑白子交錯,相互糾纏,廝殺得難解難分,棋子已經快把整個棋盤給鋪滿。

青鳥眼神灼灼,她雖然不懂棋,但她大受震驚。

「沈謙,你怎麼不下啊,你是不是要輸了,是不是要輸了。」青鳥看着少年沉默良久,便在少年肩頭嘰嘰喳喳,聲音清脆如銅鈴,契合著人類五音,如同鸚鵡學舌般將「人言」明確清晰的傳達入白衣少年耳中。

「別叫喚,安靜。」

白衣少年皺眉,他盯着棋盤良久,隨即落子下在了黑棋絞殺之處。

這個白衣少年便是被系統給騙到仙俠世界,重獲新生的沈謙。

沈謙一開始並不叫沈謙,他的父母給他起的名字,叫做沈從文。原本是希望沈謙能在將來的科舉上金榜題名,光耀門楣。

沈從文這個名字被人叫了整整四年,沈謙恰巧在這一年裡突然開了竅,再次聽到家裡人叫他這個名字後,沈謙就感到一陣惡寒,忍不住會聯想到上一世的某個渣男大文豪,索性沈謙就給自己改了名,叫回了上一世的名字,沈謙。

他的親爹在聽了沈謙的解釋後,欣然同意改名並直誇讚自己的兒子是個天才。其實,也不是多麼特別的解釋,只不過是沈謙引用了前世的一段詩詞。

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

至於出處,沈謙忘了。

眼看沈謙落下了棋子,與他對弈的黃衫粉裙少女打了個哈欠,揉捏了幾下雙手。剛出等沈謙下棋,少女撐着下巴的雙手都發酸了。

粉裙少女露出皎潔的牙齒,嘿嘿笑道:「哥哥,你輸了!」

說罷,她拿起一枚黑子下在了空處,頓時黑棋在棋盤上形成了必贏的四星連珠局勢。

青鳥吞了吞口水,她用翅膀遮住小喙,有所收斂地小聲嘰嘰道:「這看着不像圍棋啊?」

沈謙無奈搖頭,一想到自己連輸三種棋局了,英俊白皙的臉又黑了下來,自己帶着前世經驗,居然還是下不過眼前這個只有十四歲的妹妹,這讓他覺得顏面盡失,同時又為她感到驕傲。

沈舒月不愧被稱為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在琴棋書畫上有着過人的天賦,連修仙都有着不錯的資質。一年前更是被修仙門派明月宗的宗主看中,收為了關門弟子。

沈謙發覺人比人真是氣死人。

「不玩了,沒意思。」

沈謙將棋子丟回棋盒,沒有了下棋的熱情。

他伸出手指彈了彈青鳥的小腹,青鳥頓時感覺受辱,氣鼓鼓地飛到空中嘰嘰喳喳:「壞人!你欺負我,月兒你快替我教訓他,快教訓他。」

沈舒月卻不耐煩道:「小青,你不要吵。」轉頭笑嘻嘻望向白衣少年,雙眼彎成了月牙,「哥哥,這棋盤能送給我嗎?回宗門後無聊時,我就可以和師姐們下五子棋了。」

「哼!」一旁的青鳥看兩人無視了自己,氣得在空中跳腳,一轉頭猛扎進了槐樹中,失去了身影。

「這棋盤可是哥哥花大價錢定製的。」沈謙猶豫道。

少女雙手把玩着手指,臉上的神情明顯有些許失望難過。沈謙撇撇嘴,忽又覺得好笑,摸了摸沈舒月的腦袋,頓了頓才道:「不過既然月兒喜愛,哥哥就送你了。」

沈舒月聞言,露出了潔白無瑕的皓齒,開心道:「嘻嘻,我就知道哥哥對月兒最好了。」

從小到大,只要是沈舒月想得到的東西,家裡的長輩都極力滿足她,對她甚是寵溺。

這時,婢女春雪走了過來,來到沈謙和沈舒月跟前施禮,脆生生道:「少爺,小姐,晚膳好了。」

「知道了。」

兄妹倆人對視一眼,一起走出後院。

「臭沈謙,壞沈謙……」青鳥從槐樹葉中探出個小腦袋,對着白衣少年的背影狠狠咒罵。

這隻青鳥,被沈謙撿來已有兩年多了。

那時,大燕國京城剛經歷完一場皇室之爭,京城恢復了往日的和平,城門也得以開放。

沈謙被便迫不及待的沈舒月給拉出了京城,到外縣遊玩,兩人遊玩至某個湖邊時,一隻奇特大鳥從天而落,險險砸在了沈謙頭頂。

奇特的大鳥體形樣貌很像一隻野雞,甚至比成年野雞還要再大上一圈,它有着色彩斑斕的羽毛,其中青色居多,看上去頗具神采。

這隻青鳥一頭砸在沈謙腳跟前,昏迷不醒,羽毛上染上了大片血跡,卻絲毫掩蓋不了它渾身散發出的濃郁靈氣。沈謙眼神一亮,判斷出了此野雞的不同尋常,若修士吃了它必能增進修為,是難得的補品。

看着奄奄一息,渾身散發出濃郁誘人氣息的「野雞」,兄妹倆的嘴角同時流下了不爭氣的「眼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