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死後還要被系統玩弄》[仙俠世界:死後還要被系統玩弄] - 第10章 願者上鉤

萱萱臉上潮紅未退,皓齒微啟,猶豫片刻,終於還是起身跪在酒劍仙跟前,泣聲說道:「奴家本無大願,但師門對奴家有養育教導之恩情,如今師門血海深仇皆因大妖白啟而起,奴家雖不願麻煩前輩,但以我之力窮其一生也未必能報得此恩情。前輩實力非凡,定能為了天下蒼生,為了天心閣除掉此等妖孽。先前多番試探,實是情非得已,望前輩見諒。」

女人還真是善變。

酒劍仙嘴角微抽,抬手將花魁萱萱從地上扶起。

「起來吧,大妖之事,我有心問你如何斬殺,自然是想要為這天下百姓盡一份力,就算你不求我,我也會去阻攔此等妖孽危害人間。」

萱萱抹了抹眼淚,泣笑道:「奴家願用天心縛妖鎖助前輩一臂之力,望能順利誅殺大妖。」

「咳咳。」酒劍仙正要喝酒,差一點被這話給嗆到,他清了清嗓子道:「這事以後再談。」

兩人交談了一陣,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萱萱抬頭看了眼酒劍仙,輕聲道:「進來吧。」

婢女小蝶推門而入,她走到萱萱跟前,道:「小姐,秦少爺帶着他的兩位朋友來了,說要見你。」

「秦宏修,他來幹什麼?」花魁萱萱輕聲嘀咕,望向酒劍仙,略感歉意道:「前輩,失陪了。日後前輩再來此,小女子定然與前輩徹夜暢談一番。」

婢女小蝶在一旁看得詫異,心中勸慰道,原來小姐還是喜歡男人的。

該問的事也問清楚了,該說的話也說了。

酒劍仙覺得今晚的仗義出手太值了,朝着萱萱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起身離開了花魁閨房。

臨走時,酒劍仙囑咐了句:「我的事就不要與人提及,過幾天後我會來找你。」…………

身影在閣樓里一閃而逝,轉眼間來到了一處水榭亭台,他將臉上的偽裝卸下,又不知從哪裡找來了一套白衣換上,背後的劍與腰間的硃紅色葫蘆消失不見,做完這些後,他負手而立,靜靜等待。

不多時,一個熟悉的人影走進了水榭。

「你沒暴露吧。」酒劍仙在黑暗中詢問。

「自然。」人影輕蔑一笑。

他點點頭,伸出手向人影虛抓,人影在夜色中徹底消失。

他順着水榭走回了大道,穿過了某處院子後,又拐了兩個小道,才走進熟悉的道路。在經過了一個轉角後,看見了青鸞熟悉的身影,他的嘴角微揚,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來到了青鸞身旁,輕輕咳嗽一聲。

青鸞臉露不悅地回頭望來,看清來人面容後,她眉頭一松,笑道:「呀!沈……少爺,你終於回來了啊。」

他站在燈籠下,白衣如雪,黑髮束髻,劍眉星目,飄然若仙。

此人不是沈謙又會是何人。

秦宏修也回頭看來,瞧見了白衣少年,跟着笑道:「大哥,走吧,萱萱姑娘怕是在等着我們了。」

沈謙三人又再次回到了影蘭雅閣,此刻有幾個門房夥計正在清理一樓的殘桌破椅。

萱萱已經等待在一樓,她瞧見了三人的身影,微微皺眉迎了上去。

「萱萱見過秦少爺。」花魁萱萱打了個招呼,又看向沈謙問:「這兩位是?」

秦宏修道:「萱萱姑娘,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戶部尚書的二公子,沈謙。另一位是他的伴讀書童。」

「沈大哥,這就是我們教坊司的頭牌花魁,萱萱姑娘。」

「萱萱見過沈公子,沈公子氣質非凡當屬人中龍鳳,連身邊的書童也都眉清目秀。」萱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