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貓俏狐郎開山記》[閑貓俏狐郎開山記] - 第五章:喊破喉嚨也沒貓來救你的

崑崙王母山上,篝火旁圍坐着十五個毛團。

兔猻打量着不遠處被陸小光鍛煉體魄的狐狸:「籽鹽,你說閑王大人真的打算用他壓寨嗎?」

虎籽鹽把頭搭在兔猻頭上:「怡寶,這瘦狐狸哪裡能壓寨了?我怎麼沒看出來?」

「你看他一點也不水靈,還不如我毛亮呢。」

「就是,我比他更靚。」

「怎麼閑王大人找他壓寨?」

「看見他頭上那簇粉毛了么,說不定化人形滿身土粉色.「

「瞎說什麼實話」……

一群貓科擼着烤串,配着從酒樓打包回來的貓冰棒,邊吃邊嘟嘟囔囔。

獨孤北頭頂上的怒氣越來越多。

之前他還是全白的狐狸,粉毛是他突破妖力的象徵。

他頭頂的粉毛如此美麗,這群貓竟然懷疑這簇粉毛的時尚度.

忍無可忍,就不再忍。

妖力閃動,一個粉發的妖艷男子出現在原地.

「啪嗒!」群貓的冰棒紛紛落在地上。

我了個喵啊,這什麼顏值啊!

看狐狸化成人形,陸小光抬起玄金筷,把篝火旁的帳篷掀了起來:「進去吧。」

一時之間,整個王母山鴉雀無聲,所有貓眼都盯在了獨孤北身上。

他腳步頓了頓,還是推推帳篷走了進去。

該就寢了,陸小光對着這群蹲在外面烤火的小弟揮揮手:「你們瞅啥?行軍紮寨保存體力,到點乾飯麻溜睡覺!」

「妥了妥了,閑王放心,我們整宿都會悄咪咪的,像死了一樣。」

群貓望望帳篷中輕靈妖艷的獨孤北,再望望又胖又壯的閑王背影。

瞬間,貓科們紛紛拿出帳篷鑽了進去。

大王啊,您要悠着點啊!

帳篷內,陸小光進來就直接鑽進被窩躺下了。

可想了想,這香香蟹一般嬌嫩的狐狸,若是凍死可就糟了。

她無奈翻身而起扔給狐狸條被子:「天寒,別凍死。」

聽了這話,抓着厚實的被子,獨孤北嘴角有了絲笑意。

身為妖王,有恐懼他的,有討好他的,有利用他的,有對付他的,還是第一次有人怕他凍死,聽起來新鮮的很,但他似乎並不討厭這種感覺。

壓寨什麼的,雖說他不煩這胖貓,但貌似進展有點快了,他還沒有過女仙,這般倉促感覺有些過於潦草了.

「胖貓小光,你那日狂熱的撲入湖中,明顯戀慕本狐王多年了,奶奶占卜這次出來我會遇見摯愛,看你的第一眼我就明白,就是你了,親親什麼的慢慢來也不是……」

沒想到洗個澡的空,會被這橘的發光胖的發亮的貓闖入了心,說到一半,獨孤北竟有了絲心潮起伏。

可還沒等他的心起伏几下,只聽得陣陣呼嚕聲和夢話。

「呼呼zz,香香蟹,你怎麼在湖裡藏着呢,別跑!」

做了個捉蟹的動作,陸小光翻了一下身,嗅着空氣的香香蟹味砸吧了一下嘴:「好吃,帶粉毛的最嫩,連殼都滑溜溜。」

「……」獨孤北一口老血差點噴了出來,說不清心裏什麼感覺。

他堂堂妖王,合著在這胖貓眼裡就是個狐狸型的香香蟹。

九尾狐族想要突破都要經歷七彩劫,第一世他努力修行成就七脈金仙,第一劫在即,在魅湖底衝擊最後關卡。

關鍵時刻,湖邊來了只金色狂獅在他頭頂水面上噓噓,還自稱聖水播撒者,他暴怒追趕之下竟意外突破了。

追他的妖女是很多,但他從來潛心修鍊不予理睬,這世第二劫突破在即,他本不打算談戀愛。

可天上卻跳下來這般又閑又懶又胖又饞又漢的女子,那抱緊不放的咬吻,敲腦袋裝麻袋也要得到他的執着……

「北北,壓寨。」陸小光翻了個身,一腳把被子踢到了地下。

這般迷戀他嗎?夢裡還在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