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貓俏狐郎開山記》[閑貓俏狐郎開山記] - 第四章:帶狐狸取靈石,豪了北北

「黑夜,夢想受挫意志消沉的狐,思考着狐生,聽,那響徹心靈的爆炸聲嘭,嘭,嘭,心在跳,你還活着,你不適合流淚,擦擦嘴角,她來了!……」

崑崙,一座荒山土堆前,火光閃動,炊煙裊裊.

幾枚靈果散落在土堆上,白毛狐狸努力翻動着青玉炒鍋,炒鍋里有幾根菜葉,菜葉底下是切好的羊腿.

來回踱步等飯的橙衣女仙手捧冊子聲情並茂的朗讀着:「她,來了,她來了,她真的來了!」

讀着讀着聞着了什麼,身影閃動,她化作一隻胖貓走向了白狐.

「來了!」

獨孤北把手往絲巾上蹭蹭,端起炒鍋放到了橘毛微動的胖貓面前.

「北北,你加調味靈果了嗎?」

陸小光手指一揮,靈檬到了手裡,稍稍用力把汁水擠進羊腿上。

俏狐狸其實挺難的,幹了那麼多年火夫,還笨手笨腳的。

估計沒少被訓,這才在房頂做了個窩,還好遇見了她。她的開山火夫可是個重要的位置,起碼吃喝不愁。

笨點就笨點吧,既然逮了他,作為山大王總要負責的.就從鍛煉他的體魄和讀開山日記,振作精氣神開始吧.

「吃完了你就如實交代和聖水播撒者的關係!」

獨孤北心裏一陣憋悶。

他堂堂妖王,被這個酷似橘鐵獸的胖貓咬了口,變成瘦狐狸也就算了,還被擄到這鳥不拉屎狐不洗澡的地方當火夫,上哪說理去.

「也不是什麼複雜的關係,金色狂獅常曦是我爹爹.」

一手拿起一隻羊腿,吃的噴香,陸小光滿不在乎的指了指山間:「你別著急報恩,吃完咱們就開山刨土!」

什麼報恩?

望着周圍的荒山,獨孤北心裏突然有了個閃念,該不會胖貓準備住這吧。

「晚上你打算和我露宿荒山?」

他還是回妖界吧,再慢慢尋找把妖形恢復的辦法。

「不用怕黑,黑夜能鍛煉你的眼睛.」

把羊腿一放,陸小光磨磨貓爪,從乾坤袋拿出個帳篷。

帳篷四四方方,邊上插着幾把鐵鍬,篷頂還有個搖搖晃晃的燈。

這是她早就準備好的。

行軍在外,以天為被以地為席,丹山大女凰,她還真不畏懼什麼晚上。

現在她不是一個仙了,有了個俏狐狸,這帳篷也就正巧用上了。

看了看外面的天,陸小光指了指帳篷:「你進去吧,別自卑,千里眼和順風耳都是練出來的,火夫也能壓寨.」

「……」獨孤北狐步往後退退,不可思議的搖搖頭。

他還是下山吧,胖貓這是沒變身的線索了.

「亮橙的毛色!怎麼那麼像閑王大人?」

「說什麼呢,那體格子,長着王紋的橘條,再加上獨特的霸氣,除了閑王大人還有誰!」

「真的是閑王大人!」

「閑王大人!」「閑王大人!」

幾聲驚喜的呼喊自荒山下傳來.

陸小光定睛看,一隊搖頭晃腦的貓科跑動着奔過來.

哦,是她在貘族的小弟們。

她差點忘了,昆崙山緊鄰貘族王城,而她選的地方恰巧是弱水之濱.

「呦!你們的仙鐲不錯啊!」

待這些貓科走進,她才發現,他們前爪上都戴着最新款的仙鐲.

「都是在仙尊大人的仙錦坊里買的.」

一隻淺灰色的小老虎搖搖尾巴,漏出了尾巴尖上的熒光片:「還贈送了炫彩飛劍MAX紀念版同款的熒粉.」

「炫彩飛劍MAX,那必須支持啊!」

陸小光把手中的羊腿扔進嘴,邊嚼邊跳到了自家火夫背上:「北北,走!取點靈石去!」

貘族靈石庫前,虎銀衛正在清點着手中的靈石單,突然間遠遠跑來十七個身影.

五個為隊,分列在靈石庫外,戒備着.

隨後一隻騎着狐狸的橘貓來到了櫃檯前,遞出了張金色的卡片.

這陣仗,現在的貓科啊,取個錢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