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貓俏狐郎開山記》[閑貓俏狐郎開山記] - 第三章:騎狐狸看山頭,乾飯奔跑

凡仙界融澤海市,白雲浮動,輕柔的白雲邊飛過圓圓的飯盆。

飯盆均速飛行,四平八穩,可上面坐着的橘貓陸小光感覺有點不太對勁。

到底哪不對勁呢?

想了半天,她腦中靈光嗖的閃過,不對啊,麻袋怎麼一直一動不動!

「俏狐狸,在嗎?」

晃了下麻袋,她豎起耳朵細聽,一點聲音也沒有。

怪了,那就多晃幾下試試:「在嗎?俏狐狸,在嗎?在嗎?」

麻袋裡還是沒聲音回答。

糟了,嚇死了。

她在融澤海市聽說過,香香蟹若是被嚇着就會吐白沫死去。

她逮的這隻狐狸渾身香香蟹味,說不定也有香香蟹的特徵。

她還想着帶他吃點飯,順便溝通些具體壓寨做飯的事.

當火夫也不容易,她不能白讓他做飯,怎麼說也算個狐,來個貓拳急救應該還能活。

想到這,陸小光忙把麻袋提到胸前,拉開麻袋口往裏面望去。

一雙暗紫近黑的狐狸眼就那麼直直的瞪着她。

……

一陣沉默,麻袋又被她蒙上了。

狐狸被敲了腦袋,可能生氣了。

聽丹山凰女們說過,有種小妖精叫病嬌,讓人最不知該拿他們怎麼辦?哄了會撒嬌,不哄隨時瞳孔地震變暗黑化。

畢竟以後是需要一起開山做飯的,融洽相處才是.

罷了,哄妖精她還是有自信的,融澤海市有商人採購的來自七界和abc 小世界的畫本,小時候她每次去酒樓吃飯都會追劇。

想起那本放在床頭的《壁咚吧霸總、強推》,陸小光把袋子又往胸前近了近:「狐兒,你生氣時候很美,你的眼睛更美,啪啪放電,美的冒泡。」

「本狐王名獨孤北,不叫狐兒,更不叫俏狐狸,眼睛沒放電沒冒泡!」

終於聽不下去了,麻袋動動,白狐抓着頁泛黃的留影圖竄了出來:

「能出入妖王結界,你和小廚房緝拿檔案里的聖水播撒者是何關係?」

留影圖本就模糊,又年代過於久遠,已經難以辨認。

陸小光看見圖上有句注釋:「金色狂獅,聖水播撒者,就地捉拿.」

下面似乎有懸賞捉拿的靈石數目,細看竟然有百萬靈石.

聖水播撒者,好耳熟的稱呼。

到底在哪聽過呢?

金色狂獅,金色狂獅,忽的一隻金獅比比劃劃,給她講睡前故事的畫面浮現在腦海.

說時遲,那時快,你爹爹我與魔狼一個噓噓一個放哨,配合的行雲流水天衣無縫。

當時就把湖裡的狐臭祛了。

湖裡的狐那是相當感動了,後來還追着爹爹想報恩。

爹爹怎麼能讓他追着呢?

小光啊,做貓呢,幹完好事就是要低調啊……

陸小光長出了口氣,她終於明白了,原來這狐狸和爹爹認識:「江湖恩怨留不住,我叫陸小光,你可以把名字記在心上,不用這麼著急報恩,你這麼講究非要報恩,身子也不一定受的住.」

「什麼?別妄想了」獨孤北狐眼微眯,馬上打斷了這個膽大包天的女人。

不僅妄想吃她,還打他身子主意:「本狐王身體強壯的很,不是你這種身虛體胖的橘貓可比。」

「還要堅持?你的身子可以嗎?」

充滿懷疑的上下打量,陸小光的眼神着重在面前狐狸單薄的背和瘦弱的小腿上停了幾秒.

「你敢小瞧本狐王!」他這麼瘦還不是因為那天被她咬了口.

誰知道她有什麼毛病,被她咬了一口,竟變回了少年時瘦弱的模樣。

他懷疑是聖水播撒者的手段,就去妖王小廚房查看了,並沒相關記錄。

等妖力回來了,見着本狐王本體還不是嚇跑.到那時他給這胖貓個狐威,讓她明白妖王的厲害。

獨孤北正腦補着以後怎麼讓這胖貓賠禮道歉,突然感覺身上一沉,像有個大山倒向了他。

「那就好,你是個懂事的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