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立軍劉揚芳小說》[夏立軍劉揚芳小說] - 夏立軍劉揚芳小說第4章  

領着從陳大華那裡預支的五十塊錢,夏志鵬樂呵呵地出了辦公室的門。
在離開之前,他故意放大了臉上的笑容,像是猖狂又像是在得意地炫耀。
氣的陳大華心肝一陣發堵。
出了辦公室的門以後,譚小雅剛準備要離開,夏志鵬快步追上了她,拍了拍她的肩膀:「走。」
「哥剛發了工資,帶你去吃好吃的去。」
一聽到這話的譚小雅眼睛都亮了,雖然她現在在廠里有個職位,但是工資她也沒敢要太多。
…領着從陳大華那裡預支的五十塊錢,夏志鵬樂呵呵地出了辦公室的門。
在離開之前,他故意放大了臉上的笑容,像是猖狂又像是在得意地炫耀。
氣的陳大華心肝一陣發堵。
出了辦公室的門以後,譚小雅剛準備要離開,夏志鵬快步追上了她,拍了拍她的肩膀:「走。」
「哥剛發了工資,帶你去吃好吃的去。」
一聽到這話的譚小雅眼睛都亮了,雖然她現在在廠里有個職位,但是工資她也沒敢要太多。
畢竟這是親哥哥家的廠子,要不要工資也無所謂,這也就導致譚小雅一直都是省吃儉用。
她這剛畢業。
確實沒什麼錢。
平日里連買零食都捨不得買。
「謝謝哥。」
屁顛屁顛地跟在夏志鵬的身後,其實譚小雅本來是要離開的,但是她聽到辦公室窗口傳來一陣動靜,就去查看。
「我剛走到了大華哥辦公室窗戶那頭,就看到一個黑影從窗戶底下竄了出來,我還沒追上。」
「那個人就跑了。」
仔細回想着那一幕,譚小雅皺着眉頭,心中有些不安:「哥,你說咱們廠里是不是進賊了」確實有賊。
而且這賊偷的不是東西。
偷的是人。
揉了揉她的小腦袋瓜,夏志鵬寵溺地一笑,嘴角浮現了一抹譏諷之色。
「確定是人么」「可能是你看錯了,廠里有很多的野貓發情的時候就會亂叫,到處上竄下竄的。」
是么這時候的譚小雅也不得不開始懷疑她是不是真的看錯了,低低呢喃了一聲。
而這邊目送着兩人離開的背影,陳大華氣的一拳錘在了桌上,他氣的胸口起伏不平。
「這個該死的混蛋」「看來這事必須得給他定下來」一想到方才譚小雅出現在門口的時候,陳大華嚇得心都差點跳出了嗓子眼,還好梅蘭走的快。
趁着他跟兩人說話的功夫,梅蘭這才有機會從窗戶口那裡離開。
不然事情敗露,他們兩個都得吃不了兜着走「這個可惡的夏志鵬,就是一個攪屎棍,他已經沒有任何留着的必要了」陳大華氣急敗壞地冷哼出聲。
而他手下的玻璃桌已經被砸碎,從落拳處中心,周圍蔓延開一層層絲絲縷縷的蜘蛛網。
正值年關。
路上都沒有什麼人,小攤小販也都收了攤子,就依稀還有幾個頂着冰糖葫蘆帚子的販子。
儘管沒能吃到別的夜宵攤,捧着一根冰糖葫蘆的譚小雅也已經很開心了。
這個時候的冰糖葫蘆還沒有後世賣的貴,只需要五毛錢。
而且一根冰糖葫蘆上竄着的每一顆山楂都顆顆飽滿,光是上面的冰渣子都能讓人回味無窮。
買了一根冰糖葫蘆以後,夏志鵬想起了出門前楚楚說的那番話,又吆喝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