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立軍劉揚芳小說》[夏立軍劉揚芳小說] - 夏立軍劉揚芳小說第1章  

夏立軍除了覺得冷的渾身僵硬,還覺得腦子裡一陣刺痛的厲害,他艱難地撐起身子坐了起來。
他這是在哪兒?
無數的記憶片段在他的腦海中重組,夏立軍猛地抱頭倒吸了一口冷氣,眼中漸漸恢復了清明之色。
兩世的記憶交疊重複。
並沒有令他感到紊亂。
反而,讓他異常的清醒。
他……重生了?
重生到了遍地是黃金的1990,這是一個隨便一抓就是一把錢,處處是商機的時代。
…臘月二十九,漫天飛雪。
窗外玻璃上堆積了一層厚厚的雪礫,甚至能看到屋檐垂下來的冰柱子,屋子裡更是冷至冰點。
炕上的人身上就蓋着一層翻着棉絮的碎花被子,他冷的直抽着冷氣,身子不住的哆嗦。
夏立軍除了覺得冷的渾身僵硬,還覺得腦子裡一陣刺痛的厲害,他艱難地撐起身子坐了起來。
他這是在哪兒?
無數的記憶片段在他的腦海中重組,夏立軍猛地抱頭倒吸了一口冷氣,眼中漸漸恢復了清明之色。
兩世的記憶交疊重複。
並沒有令他感到紊亂。
反而,讓他異常的清醒。
他……重生了重生到了遍地是黃金的1990,這是一個隨便一抓就是一把錢,處處是商機的時代。
外面的天色黑了。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
周圍每家每戶籠罩在過新年的喜慶之中,四處張燈結綵,染上了熱鬧的氣息。
唯獨夏立軍家冷清的過分。
屋子裡除了一張炕,還有一台簡單的灶,台上的水壺裡的水燒的翻滾,灶台里滿是剛熄的火星子。
低矮的炕頭上,鋪着的被子被單都是花花綠綠的碎花,因為蓋的太久而被磨損了邊角。
炕上牆壁上貼着的**像斑駁不堪,牆壁周圍都是坑坑窪窪的小洞。
這個破爛的小屋,熟悉又陌生。
一股酸意從夏立軍的鼻尖涌了上來,他的眼圈漸漸泛紅,心中一陣絞痛。
就在今天。
過年的前一天,妻女選擇了輕生。
都是因為他都是他的錯回想起前世的記憶,夏立軍哭的泣不成聲,他使勁地捶胸頓足,心中悲痛萬分。
家裡本就家徒四壁,前世就是因為他被罰了兩千塊錢,這強大的壓力讓妻子喘不過氣來這才選擇輕生。
而之所以被罰款,是因為夏立軍撞見了老闆娘同車間主任在偷情,那兩人怕事情敗露這才陷害他。
讓夏立軍不僅有了兩千的債務,還進了牢里待了整整三年。
等他再回來時。
這裡早就物是人非。
他的人生還有青春不僅就這麼斷送了,一同斷送的還有他的家庭,他的妻女。
要知道,他的妻女多麼無辜。
一想到這裡,夏立軍的眼中滿是怒火,他憤憤地將眼淚水摁乾淨,穿上布鞋就要出門。
現在既然老天爺讓他重生,那他一定要把這個仇報了剛走到了門口,木門猛地從外被人打開,一個穿着厚襖子的女人站在門口,她的雙眼通紅。
女人的手裡還牽着個小娃娃,小娃娃雖然也穿着厚襖子,卻也架不住小臉凍的通紅。
兩人看起來風塵僕僕。
他們便是夏立軍的妻女。
冷不丁看到妻子那張熟悉的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