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惹甜心》[誤惹甜心] - 第6章 錯誤

中午正是下班午休的高峰,快餐店裡擠滿了人,夏蔓打好了飯菜之後才,才發現沒有空位,滿屋子找了一圈,總算是在牆角的地方,找了一個空位,走過去一看,原來已經有人了。

夏蔓不好意思的沖對方笑笑,正準備轉身離開,尋找另一個空位的時候,卻聽到那個人忽然開口,「這裡沒有其他人,如果不嫌棄的話,請坐吧!」

夏蔓倒是第一次碰到這樣好心的人,當下連忙道了聲謝,然後坐下吃飯了,其實,夏蔓並不是很喜歡和陌生人坐在一起吃飯的,尤其還是一個陌生的男人,但是,快餐店的人太多了,擠來擠去的,夏蔓更加的很不習慣,所以,還是選擇了坐下來。

不過,好在對面坐着的這個男人,很是斯文有禮貌,一點都不像其他的上班族一樣,吃飯狼吞虎咽的,反倒是有一種貴公子的氣質,有點像白軒,不過,雖然他也是很英俊的,不過,在夏蔓看來的話,還是沒有白軒好看的。

偷偷的看了一眼對面坐着的英俊帥哥,夏蔓很快又低下頭來,可是她沒有發現,在她低下頭的那一刻,對面坐着的人,正好抬起頭,將她的一系列動作盡收眼底。

董謙一直很喜歡這家快餐店的簡餐,一般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都是會在這家店裡用餐的,沒想到,今天剛吃了一半,就看見了夏蔓,他和夏蔓在醫院的時候有過一面之緣,他本來是沒有在意夏蔓的,可是後來,白軒忽然闖進來,他本想上前打招呼的,可誰知道,白軒根本就沒有認出他,反而把他當做情敵似的,不由分說的一頓亂罵,最後還當著他的面,將夏蔓摟在懷裡,霸道的吻着,好像是在向他挑釁似的。

一開始,白軒沒有認出他的時候,他還以為是自己認錯人了,畢竟,他和白軒是小時候認識的,兩家人都是海城的望族,又是年齡相仿的男孩子,自小的各種酒席宴會,自然是一起玩耍的,不過後來,各自年齡大了一點之後,大家都是要出國留學的,也就漸漸的失去了聯繫。

要不是白軒的那副挑釁嘴臉,真的是十年如一日的話,他想,他也是很難認出,當日的那個人,就是白軒的。

不過,當時更讓他好奇的,反而是夏蔓,聽當時白軒說話的時候,他才知道了夏蔓的名字,一開始的時候,他只是覺得,她是平和的普通護士,那一天,公司里有一個同事,和他是一個小組的,忽然腸胃絞痛,他害怕是闌尾炎,急忙將他送去了平和,好一番的折騰之後,同事在病房裡住下了,而他也就去醫院的餐廳,點了一杯飲料,歇一歇,沒想到,竟然就遇到了夏蔓。

對於夏蔓的第一印象,只是覺得她是一個比較勤奮的護士,畢竟在他們這個年紀了,不像是學校里的學生了,在午飯的時候看書的,真的是少見了,可是後來,看見她和白軒說話,又覺得她是一個十分有主見,又有些固執的姑娘,一旦認定了什麼,不管對方是誰,不管原因是什麼,都是會堅持自己的想法,這樣堅持已見,不為財富所動的女孩子,在現在的這個社會裡,真的是十分的難得了。

  如果,沒有白軒的忽然出現的話,董謙想,他臨走的時候,應該會給夏蔓一個聯繫方式吧!畢竟,他是對她有一點點好感的,不過很可惜的是,白軒後來出現了,不過,他也沒有多失望,畢竟,他和白軒是很多年的兄弟了,沒必要為了一個女人傷了彼此之間的情分。

  可是,董謙沒有想到,在事情過了這麼久以後,他和夏蔓竟然還能遇見,而且,他還能一眼就將她認出來了,雖然看她的樣子,她並沒有認出自己,但是,董謙還是有些小小的激動的,因為,他總是有點小小的私心,覺得這是老天爺給他的暗示,給了他和夏蔓又一次的機會相遇呢!這大概也是預示着,他們之間的緣分,不止是一面之緣那麼簡單吧!

這樣想着,董謙莫名的笑了起來,伸手叫來服務生,又點了兩大杯的珍珠奶茶,待服務生送上來之後,將其中的一杯送到了夏蔓的面前,「夏小姐,請你喝的。」

正在吃飯的夏蔓,先是被放到自己面前的一大杯珍珠奶茶驚了一下,很快又被對面的男子,叫她的名字驚了一下,睜着大眼睛,有些疑惑的看着對面的董謙,「我們,認識?」

聞言,董謙淡淡的苦笑了一下,他就知道,夏蔓是沒有認出他的,這麼多年了,還真的是第一次有人,見到他之後,還能忘記的,他真的是……存在感變弱了嗎?雖然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是,現在在夏蔓的面前,消失了存在感,他真的是……高興不起來呢!

「上次,在平和里的時候,你也是坐在我的對面,不過那個時候,你的男朋友很生氣的過來找你,似乎還誤會了我們之間的關係!」

被董謙這樣一提醒,夏蔓總算是想起來了,原來,他就是當初在醫院裏,坐在她對面的人,之前還被白軒提及,那個他假想中的情敵,這個世界……還真的是很小啊!

「你好,真沒想到,會在這裡見面的。」夏蔓淺淺的笑着,因為有了上一次的見面,在這個陌生的店裡,見到董謙,好像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對了,上次的事情,真是對不起了,是我男朋友不知情,誤會你了,真的是不好意思。」

「沒關係的。」董謙不是很在意,「白軒的性子我很明白的,他就是那樣的,沒有什麼惡意。」

夏蔓一愣,她倒是沒有想到,眼前的人竟然會知道她的男朋友是白軒,而且,他叫他白軒,兩個人好像很熟稔的樣子,「你……認識白軒?」

董謙笑着點點頭,「是啊!我們從小就認識的,算是發小吧!當時,我、白軒、還有顧澤野,幾家人都相處的比較好,我們又都是男孩子,年齡也相近,所以,經常在一起玩耍,不過,後來,我們都各自出過留學了,當時白軒好像是去了英國的,我去了美國,之後的聯繫就比較少了,而且,上次白軒應該是只顧着你了,也沒有認出我來。」

提起上次的事情,夏蔓就有些不好意思了,都是白軒那個愛吃醋的性子,才會弄得那樣的尷尬了,不過,好在一切都是誤會而已,要是沒有那一次,他那樣的生氣發火,她還真的不知道,白軒竟然是那麼的喜歡她的。說起來,她能和白軒走到今天,真的是要感謝上一次的吵架的。

「對了,那天我看白軒好像是誤會了什麼,沒有給你們造成什麼困擾吧!」董謙有些關心的問,上次,白軒和夏蔓好像是爭吵的很厲害,現在夏蔓又是一個人出現在這裡,董謙有些擔心,不知道是不是上次他和夏蔓坐在一起的事情,讓白軒誤會了,讓他們的關係變得有些不好了。

「沒有的,沒有的。」聽到董謙這麼說,夏蔓急忙的擺擺手,「跟你沒有關係的是,是白軒他自己誤會了,其實是我們自己之間的問題,沒想到把你牽扯進來了,我才是真的不好意思呢!」

「沒有就好,」董謙淡淡的點頭,不知道怎麼的,心裏竟然還有一點點的失望,「對了,那你今天怎麼一個人在這兒?不用去醫院上班嗎?」

提及上班,夏蔓的神情有着明顯的落寞,「其實……我已經辭職了,以後,我都不是平和的員工了,所以我……以後都不用上班了……」

「額……」董謙有些不好意思了「對不起,我不知道……很抱歉,我不該問這個問題的。」

「沒關係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的。」夏蔓不在意的笑笑,「其實也沒有什麼啊!離開了醫院,我還可以做別的事情,我今天就是想出來找店面的,我打算和朋友開一間咖啡館,到時候,你可是要來捧場的哦!」

「那是自然的!」董謙毫不猶豫的就應下了,「不過,我上次見到你的時候,你還在看升級考試的書,怎麼忽然就辭職了呢?哦,我沒有想打聽你**的事情,我只是覺得,你在醫院裏做的那麼好,又做了很多的努力,這樣忽然就辭職了,真的是非常可惜的。」

「我知道的。」夏蔓的聲音明顯的低落了,不知道是怎麼了,夏蔓以為自己已經將自己的情緒隱藏的很好了,可是,現在被一個有些陌生的人提起了,替她惋惜的時候,她竟然又有些難過了,好像那些不能讓白軒知道,免得他擔心,免得讓他和宋雅萍之間鬧矛盾的話,忽然找到了一個發泄口,因為他們有些熟悉,卻又不夠的熟悉,所以,有些事情,她就算說了出來,也不會對任何人造成傷害的。

董謙靜靜地坐着,他知道的,現在的夏蔓並不是需要一個建議者,此時此刻,他只需要坐着聽她講話就好了。

說道最後,夏蔓幾乎都是帶了一點點的哭腔的,看的董謙十分的不忍心,想要上前安慰她幾句,卻又覺得自己根本沒有那樣的立場,只好靜靜地坐在那裡,看着夏蔓,聽着她繼續的說。

對於宋雅萍的那個人,董謙也是有所耳聞的,宋雅萍當年,憑藉著自己,將一個快要頻臨破產的小公司,變成了現在的上市公司,自己也是身家過億的上市公司的主席,她的骨子裡,就是帶着一種強勢和命令的,可想而知,對於夏蔓說話的時候,是有多麼的不客氣,是有多麼的讓她傷心了,真的是難怪,夏蔓今天竟然會這樣的難過了。

雖然,董謙十分心疼夏蔓受的那些委屈,但是,他也是能夠看出來的,夏蔓是很喜歡醫院的那份工作的,她現在,之所以會離開,不過是想向宋雅萍證明,她不是為了那份工作,才會可白軒在一起的,她只是想要告訴所有人,她陪在白軒的身邊,不是為了得到任何的好處,只是單純的喜歡他而已。

  說實話,董謙很是佩服這樣的夏蔓佩服她能夠堅持自己所想的,也佩服她對白軒的感情,竟然能讓她放棄了,自己一直以來那麼喜歡的工作,不過,他還是有些心疼她的,因為,他相信,如果白軒也是一樣的愛夏蔓的話,是不會看着她,獨自為了他們之間的感情,而放棄自己喜歡的工作的。

「難道說,我之前那些年的努力,還不能夠證明嗎?難不成,只是因為我和白軒在一起了,我之前的那些年的努力,都是白費的嗎?我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我從來不曾靠過白軒,得到過任何的東西,我和他,只是單純的在一起而已,憑什麼他們要那樣的說我!」

「可是我這樣想有錯嗎?」夏蔓聲音低低的,「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我找到了自己喜歡的人,我希望自己身邊的朋友,同事,希望我男朋友的家裡人,我的家裡人,可以是抱着祝福我們的心態,難道,這樣的想法有什麼錯誤的嗎?我想,換做是任何一個正常的女孩子,都是這樣想的,我只是想要,得到大家的祝福而已,我做錯了嗎?為什麼他們就一定要那樣的想我呢!我明明沒有那樣做,為什麼一定要這樣的想我!我只是愛上了一個男人而已,難道,就因為他是白軒,就因為他的身份在那裡,所以我就要放棄這一段的感情,是這樣嗎?」

董謙沒想到,自己本事好心的一番勸告,卻讓夏蔓這樣的生氣了,「不是你這樣想的,我是說,你不要太在意別人怎麼想。生活是你們兩個人的生活,別人永遠都是外人,不能影響你們,知道嗎?」

夏蔓若有所思!

  「謝謝你啊!我想清楚了,我會回醫院去上班的,你說的對,我總是抱怨他們不能夠理解我,不能夠祝福我和白軒,但是我都沒有想到,其實在此之前,他們也並不是很了解我,甚至有很多人,只怕還是第一次聽說我呢!白軒是那樣的好,是天之驕子,能配得上他的女人,肯定也應該是很厲害,但是,我卻是這樣的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也難怪他們會覺得不高興,也難怪他們會認為,我和白軒在一起,是另有所圖的,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我也覺得很自卑的,我覺得,白軒那樣好的男人,怎麼就會屬於我了呢?有時候,自己想想的話,也覺得像是做夢一樣的。試問,身為這段感情的當事人,連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話,我憑什麼要求別人,能相信我呢!」

「其實,你也不用這樣妄自菲薄的,」董謙淡淡的笑着,「其實,你也是有很多的優點的,就比方說,要是別人遇到了這樣的事情的話,肯定是會纏着白軒,一直鬧的,別說是他母親說了什麼的,恐怕,就是同事的幾句閑言碎語,也會大鬧一場的。但是你就不會啊!你雖然也有很多的不滿,但是,你會考慮到白軒在其中的角色,你知道,如果你鬧的話,他會是最為難的那一個,所以,你寧願將所有的委屈都埋在自己的心裏,也不會和白軒說,光是這一點,就已經很好的。況且,每個人都是有脾氣的,別說你是這些事情的當事人了,光是我這個外人聽你這樣說著,就覺得一陣的氣憤呢!所以說,你已經做的很好了,不要責怪你自己,每個人都不是聖人,生氣,犯錯,都是在所難免的,要是有個人,一輩子都是不犯錯的,都不會生氣的話,那該多麼的可怕啊!要是你,你願意和這樣的人在一起嗎?那會顯得自己多麼的粗俗鄙陋啊!」

董謙的一番話,將夏蔓逗得哈哈的大笑,「你這個人,真的是很會說話,很會勸人唉!跟你說的這樣一番話之後,我心裏的委屈真的是好受多了,謝謝你了。」

「不用這樣謝我,我並沒有做什麼。」董謙溫柔的衝著夏蔓笑了笑,「其實,我之所以會和你說這麼多,只是覺得,你那麼喜歡那份工作,而你的工作能力,又是那麼的好,如果真的離開醫院的話,不僅是你自己的遺憾,也是醫院的損失,更加是病人的損失。況且,你是否回醫院,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覺得,我們自己的事情,不應該受外人的影響,只要我們自己覺得是對的,就應該堅持到底,為了別人的想法,而改變自己的心意,真的不值得的,因為,後悔的只有我們自己,而不是其他人。」

夏蔓很贊同的點點頭,「你說的對,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自己喜歡的,不應該因為別人幾句似是而非的話,就改變了自己的心意,這樣的話,後悔的是我自己,而那些想要看我笑話的人,卻是得意了,而且,要是我一直這樣的話,那以後別人讓我和白軒分手,我也要答應嗎?真不知道,我之前怎麼會那麼傻呢!竟然說辭職了就辭職了!不行,我晚上就要回去和白軒說,我要儘快回到醫院去上班!」

原本,正拿起桌上的珍珠奶茶準備喝的董謙,聽到夏蔓的這番話,頓時被奶茶嗆住了,很不好意思的抽出一旁的抽紙,擦擦自己的嘴角,心裏卻是一抽抽的疼痛。

晚上回去和白軒說……董謙淡淡的苦笑,原來,他們兩個已經住在一起了,不過,這也是難怪的,他們交往那麼久了,又都是見過家長的了,算是已經定下來了,現在住在一起的話,也是人之常情的,再說了,憑白軒那樣霸道的性子,他怎麼會允許自己不早早的將夏蔓霸佔住,就不擔心她會愛上了別人,或者別人看上了她,發動追求攻勢嗎?

換了他的話,如果夏蔓是他的女朋友的話,他也是會早早將她收入自己的懷中,努力的印上自己的標記,不讓別人覬覦的,畢竟,她是那麼的好的。

唉……怪只怪,自己當初沒有早一點的做決定,怪只怪,他們遇見的太晚了,若是他能夠在白軒之前,遇見了夏蔓的話,只怕,夏蔓也是會喜歡上他的,畢竟,他們剛才也是相談甚歡的,他相信,如果他們有機會的話,就算是說上一輩子,也是可以的。只可惜的是,他晚了白軒一步,他沒有了機會……

那天的飯後,夏蔓硬是要買單,董謙雖然覺得有些不好,可是看她固執的樣子,只覺得十分的可愛,也就沒有阻止她了,之後,兩個人各自分開,可是,走在回公司的路上,董謙卻後知後覺的發現,他和夏蔓說了那麼久的話,她竟然都沒有問自己的名字,而他,竟然也只顧着和夏蔓說話,忘了介紹自己了,導致他們現在,聊了這麼久,他卻只還是一個不知道名姓的陌生人!

董謙,你這麼會這麼的失敗呢!真是的!

晚上,白軒從外面回來的時候,發現家裡的餐桌上擺滿了三四個菜,而且,都是他愛吃的,而他家的小笨蛋,夏蔓,就捧着小臉,坐在餐桌上,笑眯眯的看着他,只一眼,熟知夏蔓性子的某人,就知道,小笨蛋肯定是有事情要求着他的了。

這樣想着,白軒將手中的鑰匙,隨手扔到了沙發上,邊走邊脫鞋,脫完了,還不忘扔到玄關的地方,同時,還不忘看看夏蔓的神色,若是平時的話,夏蔓早就瞪着眉毛出來,狠狠的教訓他,又亂放東西了,可是今天,夏蔓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眼裡閃過一絲不滿的神色,之後卻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默默的走過去,將鑰匙拿到茶几上放好,之後,又走到玄關處,將白軒的鞋擺好,同時抽出了一雙拖鞋,拿過來,走到沙發前,讓白軒穿好。

白軒穿上拖鞋,坐在沙發上,一把將夏蔓拽了過來,抱在自己的腿上坐好,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秀氣好看的眉毛挑着,看她,「說吧!究竟是有什麼事情,要求着我的?」

夏蔓一驚,瞪着大眼睛,默默的轉身,看着抱着她的白軒,有些驚訝的看着他,「你是怎麼會知道,我有事情求着你的?難道,你知道了什麼?」

「我該知道什麼?」白軒不答反問,「我什麼都不知道,但是,從你一連串反常的舉動來看,我知道你肯定是有事要求着我的,好了,不要啰嗦了,說吧!是什麼事情?也值得你這樣對我大獻殷勤的,就怕我不答應似的!」

夏蔓看了看白軒,覺得他現在的心情好像是不錯的樣子,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了,「就是……我今天和萱文說了,開店的事情呢!讓她先忙着,以後我要是有時間了呢!我就幫忙,要是……我以後失業下崗了呢!我再去找她收留我!」

白軒聽出了一點點的眉目了,夏蔓這是在告訴他,她是不打算和安萱文一起開店了,不過,她不打算開店的話,是打算幹些什麼呢!「你現在不開店了,你想做些什麼?」

「我想……」夏蔓輕輕地咬着唇,試探性的看了看白軒,然後還是開口了,「白軒……其實我仔細的想了想,還是希望能回到醫院裏去上班……你覺得,怎麼樣啊!」

夏蔓的話音剛落,白軒就將她放開了,然後起身往廚房走去,端了兩碗米飯出來,擺在飯桌上,什麼話也沒有說,就這樣悶頭開始吃飯了。

夏蔓將這一幕看在眼裡,心裏驚慌失措的,白軒這個樣子……是在生氣嗎?也是啊!之前白軒那樣的勸說自己,自己都么有答應回去,好不容易,白軒接受自己不回去了,可還沒有過幾天,她又改變了主意,要回醫院上班了,這樣的反反覆復的,可不是讓人生氣嗎?

自覺知道自己是有錯的,夏蔓有些愧疚的低着頭,走到餐桌邊坐下,一邊扒拉着碗里的米飯,一邊有些難過的開口,「白軒……你別生氣了,我知道自己有些反覆無常了,但是,我之前……我知道自己錯了,你別生氣了,你要是不高興的話,我不去就是了……我還是和萱文一起去開咖啡館,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白軒還是沒有說話,只是埋頭吃了一大口的米飯,一直在嘴裏嚼啊嚼的,直到完全咽了下去之後,才慢悠悠的抬起頭,靜靜地看着夏蔓,「為什麼忽然想要回醫院了?你之前不是說,不想要回去的嗎?」

  抿抿嘴,夏蔓放下手裡的碗筷,低低的開口,「白軒,對不起,其實我之前都是騙你的。其實,我是很生氣的,之前我跟你說,我是為了自己,才不想回去醫院的,其實是騙你的,我就是在生氣的,我生氣醫院的那些同事,明明平時看起來的時候,那麼祝福我們,那麼羨慕我們在一起,可是在那一天,我被人家指着鼻子罵的時候,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幫我說話的,他們也是認為,我在平和。

  之所以有那一切,都是因為我的男朋友是白軒,因為你是平和的少爺,是院長的兒子,是護理部主任宋雅萍的兒子,而不是因為我在平和七年,勤勤懇懇的工作換來的,所以我生氣。還有,你母親跟我說的那些話,她覺得我讓你丟臉了,讓醫院蒙受了損失,她覺得,我的所作所為,是不配做你的女朋友的,不配做你的未婚妻,甚至是未來的妻子的,更加是配不上,白家以後的兒媳婦的身份的,那天,她在白家跟我說的那些話,我是生氣的。雖然,我告訴你,我沒有生氣了,但其實,我是騙了你的,我就是很生氣的,因為生氣了,我才會告訴你,我不想去醫院上班了,我就是不想看見他們而言,我不想,對着他們那些虛偽祝福我們的嘴臉,但是,我沒有說原因,也沒有告訴你,因為我知道,一旦我說了的話,你肯定是會很生氣的,我不想你生氣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白軒也放下了碗筷,靜靜地看着夏蔓,嘴角微微的上揚,神色淡淡的,似笑非笑的,「那,那天我母親來找你,跟你道歉,說要你回醫院的時候,你為什麼不答應呢?」

夏蔓看了看白軒,見他沒有生氣的樣子,再回想今天在餐廳,那個男人說的話,不知道從哪裡,竟然有了些勇氣了,「那天,伯母來找我的時候,我的確是有些高興的時候,尤其是,伯母跟我說,那天在白家,她跟我說的那些話,都是因為誤會我了,而且她現在知道了,我是一名好姑娘的時候,可以好好照顧你的時候,其實我心裏不知道有多開心了。

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伯母她之所以想要我回去,不是因為肯定了我的工作能力,只是因為,我是你喜歡的人,我的存在,能夠讓你更加安心的工作,那一刻,我真的是很難過的,因為,沒有人肯相信我的工作能力,我從畢業,到了現在,整整七年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都是在平和的,我把我的大部分青春都給了平和的。可是到頭來,我得到了什麼呢?沒有一個人相信我的工作能力,所有人都覺得,如果我不是因為愛上了你,如果我不是被你看上的話,我根本就什麼都不是的,就因為我的一段感情,他們就否決掉了我這些年來的一切努力,我真的很不甘心!」

「所以,你之前是完全為了賭氣,所以才不會醫院的。」白軒淡淡的敘述,「你就是想向別人證明,就算你在醫院裏,我也是會做好自己的事情的,所以,我的能力並不是因為你才會發揮的,而且,你也向告訴別人,你根本不是為了醫院的那份工作,才和我在一起的,你完全是可以放棄的,你只是為了你自己,失去了你,是醫院的損失,不是你的,是這樣嗎?」

「是的。」夏蔓乖巧的點點頭,「我就是這樣想的,我想着,我不在醫院的話,大家就會漸漸的發現,醫院裏沒有了我,是醫院的損失,而且,我也想告訴伯母,你不會是因為我,才會在醫院裏,這樣拚命努力的工作的,你只是遵循自己身為一個醫生的職責,就算是沒有我的話,你也還是會努力的工作的,所以,我不是牽制你的棋子,我有我自己的能力,我也是可以為醫院做事的,而我能做的事情,絕對不只是,僅僅在醫院裏看着你那麼簡單的!」

「那你現在呢?」白軒又淡淡的開口詢問,「為什麼你現在又改變了主意,之前,你可是都堅定的很的,怎麼就忽然之間改變了主意了?我不相信,你只是忽然想明白了!」

抿抿嘴,夏蔓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白軒,「其實,我今天遇到了一個人,就是之前在醫院裏,你誤會我的那個人,說來也巧,他也是認識你的,還說你們是朋友的,他跟我說,我為什麼要為了別人的看法,而放棄自己喜歡的工作,而且,我就這樣離開了,損失的不是醫院,而是我自己,因為,我就這樣輕易放棄了自己喜歡的工作,將來,是一定會後悔的,所以,我想回去工作了。」

夏蔓沒有想到,自己的話剛說完,就看見白軒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冷冷的看着她,冷冷的笑了,「哼!這個世界還真是小啊!你們不是陌生人的嗎?你們之前在醫院的時候,不是碰巧遇到的嗎?怎麼今天也是這麼的巧,竟然也能遇到了!而且,還這樣的巧,他還知道了你的事情,還這樣大方的開導你,勸你,甚至讓你改變了心意,要知道,之前我說了那麼多的話,也不見你有動搖的樣子,甚至,還說出一些謊話來騙我!」

「白軒,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夏蔓有些生氣了,自己好不容易,打開自己的心結,這樣掏心掏肺的和他說話,他卻是這樣的看自己的,他把她當做是什麼人了!「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覺得,我和那個人還有些什麼嗎?他會知道我的這些事情,是因為他隨口問了我,為什麼會出現在哪裡,為什麼不在醫院裏上班,我才會告訴他的,我和他,是什麼都沒有的,我們真的只是偶遇而已!而且,我連他叫的什麼名字都不知道的,白軒,你怎麼能這樣的說我,你這是在誤會我,背着你和別的男人來往嗎?你就是這樣的看我夏蔓的嗎?你就是這樣的不信任我的嗎?在你眼裡,我是那種腳踩兩隻船的女人嗎?你說話啊!白軒!你說話!你是不是這樣認為的!」

白軒沒有說什麼,只是冷冷的看着眼前氣急敗壞的夏蔓,腦海里忽然蹦出了心虛一詞,他心裏就是不滿,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夏蔓心裏竟然有這麼多的想法,她竟然一直的瞞着,一直不願意告訴他,反而,和一個所謂的陌生人說了那麼多,還因為那個人的建議,就輕易的回到醫院裏去工作了,要知道,之前他說了那麼多,掏心掏肺的對她,也不見她有什麼鬆口的地方,現在,那個什麼所謂的陌生人,狗屁的陌生人,隨便說兩句,夏蔓就把他的話當做是聖旨一樣,說去就去了,這算是什麼事情!夏蔓把他這個正牌的男朋友當做是什麼了!難道,他的話,還不如一個陌生人說的嗎?真的是氣死他了!

所以,雖然明明知道,夏蔓不是那種腳踩兩隻船,水性楊花,會背着他,和別的男人有什麼的人,雖然,他十分的相信她的人品,知道,她也許只是想找一個人傾訴一下,碰巧就遇到了那個男人,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但是,他心裏就是不舒服的,有什麼事情,是他這個男朋友不能做的,一個陌生人反倒是能做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夏蔓要他這個男朋友幹什麼呢!只是一個擺設嗎?

「你自己吃飯吧!我還有一些病例要看,先去書房裡。」冷冷的站起來,白軒什麼都沒有說,徑直的往書房的方向去,他的心裏很亂,他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靜一下,否則的話,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做出什麼來!

就算,他的理智告訴他,夏蔓是不會背叛他的,是不會離開他的,但是,聽着她剛才說的那些話,他真的是有些害怕的,夏蔓才和他在一起多久啊!她竟然就受了這樣多的委屈了,而且,還要一直憋在心裏,不能告訴他,只能向一個外人傾訴,可見,他這個男朋友做的有多麼的失敗了。

剛才,他聽着夏蔓一點一點的訴說著她心裏的那些不滿,他雖然表面上十分的平靜,其實心裏一直都是在害怕的,他害怕夏蔓會離開他,因為和他在一起,她要犧牲的太多了,周圍的那些流言蜚語,他不知道她是否能承受得住,或者,又是能承受的住多少的,但是,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一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