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極神醫》[無極神醫] - 第27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柳傾城沒有正面回答葉風雲這個問題,而是擺擺手,拿起了餐巾紙擦了擦臉上的淚,笑道:「好啦!姐姐,不該跟你說這個的,來的,咱們接着喝。」

「姐,酒都沒了,別喝了。」葉風雲搖頭道。

「有,我去拿。」

柳傾城站起了身子,便又拿了一瓶酒來,給自己和葉風雲倒上了。

葉風雲知道柳傾城的心情不好,她既然要喝,自己就捨命陪君子吧。

葉風雲又和柳傾城幹了一杯,柳傾城閃着亮光的眸光看向葉風雲道:「你剛才說你要回去照顧你師父,那你師父年紀很大了?」

「對啊!他都有七八十了吧。我的醫術和功夫,都是跟他學的。」葉風雲道。

「那你父母不能照顧一下他嗎?」

這話讓葉風雲黯然沉默了,柳傾城是個心思細膩如水的女人,他看到葉風雲這個模樣,便直覺葉風雲的身世一定也不好。

「抱歉,我不該問的。」柳傾城忙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我是個孤兒,從我記事起,我就沒見過我爸媽,是老頭子一手把我養大的,老頭子是我師父,同時,也是我父母。」葉風雲淡淡的說著,眼眶也是隱隱發紅。

一個人……

連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是誰。

那確實太可憐了。

葉風雲就是這個可憐蟲。

他從小就在別人的異樣眼神里長大。

他能理解那種心酸。

就在葉風雲目光木然,眉頭緊鎖的盯着一個方向的時候,一隻手,突然放在了他的眉心。

「嗯?」

葉風雲一怔,她發現,一隻縴手,放在了自己的眉心,輕輕的撫摸着。

這隻手,屬於柳傾城。

當柳傾城的手,在自己眉心輕輕撫的時候,葉風雲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溫暖的力量,讓他渾身充滿了暖意。

柳傾城目光怔怔的看着葉風雲道:「弟弟,姐姐能夠明白你的心情,把眉頭舒展開,大聲告訴這個世界:我是最強的!我的人生,由我不由天!」

「姐,你說的對,我的人生由我不由天!」

葉風雲被柳傾城的話,說的差點感動落淚,他也是感慨至極的說道。

柳傾城輕輕的撫開了葉風雲的眉心,笑着道:「來,為咱們兩個都是可憐蟲,干一杯!」

「干!」

葉風雲和柳傾城幹了一杯。

這兩顆同樣可憐的心,似乎在那一刻,發生了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