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哥哥扒了我的小馬甲》[五個哥哥扒了我的小馬甲] - 第9章 你聽不懂人話?

  徐仲天心裏一訝,原來剛剛白詩詩是在女兒徐茵茵面前給他留面子,當下心裏更是愧疚不已。

  走過去抱住白詩詩,「沒有的事,別胡思亂想,你知道的,唐琳當初跟我離婚是凈身出戶,現在又嫁給農戶陸湛吃苦,難免對我們懷恨在心,故意造謠毀壞我名聲……」

  「真的嗎?」白詩詩揚起一張保養得當的臉,水汪汪的大眼睛裏,淚珠一顆一顆往下掉,饒是四十多的年紀了,看起來依然似二十七八的大姑娘一般撩人心扉。

  徐仲天忍不住的就將她揉進懷裡,又是親又是摸的,「好了,別被唐琳的詭計得逞,你不是一直想去集團做事嗎?我把徐氏集團旗下的遊戲分公司轉到你名下,明天開始你就去當老總,可好?」

  白詩詩窩進他懷裡,嬌媚輕捶他胸口,「死鬼。」

  徐茵茵在門外聽着廚房裡傳來奇怪的聲音,手指緊緊的揪扯着裙擺,臉漲得一片通紅,匆匆跑上樓,給霍蕭打電話。

  徐寒和陸楓回到城郊的磚瓦平房時,已經很晚了。

  他們家不僅是在城郊,還離村落很遠,屬於獨一棟那種。

  此刻,平房門口掛起了一盞移動路燈,昏黃的燈光下,坐着一個粗衣粗布卻美艷無比的婦人,正翹首期盼的看向他們這邊。

  徐寒的心尖一顫,竟是有種找到了心之歸屬的感覺。

  原來,這就是有媽媽在等着自己回家的感覺啊,真好。

  她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加快了腳步,只是,還未走近。

  一輛悍馬突然從一側的大馬路上竄到了他們家門口。

  嘎一聲刺耳的急剎之後,車上走下來一個西裝革履,皮鞋錚亮的中年男人。

  路燈下,男人頭頂的髮蠟泛着油光,徹底的破壞了這裡的美感。

  徐寒本能的嫌厭對方,加快腳步。

  陸楓也覺察到了事情不對,急匆匆的跟上。

  兩人剛剛靠近,就聽到唐琳有些失控的聲音,「徐仲天,你還來這裡做什麼?滾!馬上給我滾!」

  徐仲天?

  徐寒的眉頭深蹙,那不正是原主的生父么?

  印象中,這個生物學上的父親,與原主之間,除了給錢就是給錢,從來沒有一句多餘的關心。

  到最後跟唐琳離婚時,不但讓唐琳凈身出戶,甚至還對外宣稱是唐琳出軌在先,甚至不肯承認原主是他的女兒,又不願意去做親子鑒定。

  一句話,就抹黑了唐琳之前對他的所有付出,甚至讓原主成為其他人眼中的笑話。

  戰鬥天性,讓徐寒對痛恨的人很自然的起了殺心。

  她以飛快的速度逼近家門口,長手一勾,就將唐琳護到了自己身後,眸光清冷的睨向徐仲天,「聽不懂人話?」

  徐仲天直接懵逼的僵杵在那,好半晌才反應過來,「你這是在跟我說話?」甚至還不確定的左右看了看,發現徐寒目光直視的方向,除了他就沒有別人。

  徐仲天的臉唰的就黑了,暴怒,「不孝女!敢對你老子這樣說話,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說話間,他抬手就照着徐寒的臉打過去。

  唐琳嚇得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