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哥哥扒了我的小馬甲》[五個哥哥扒了我的小馬甲] - 第7章 啪啪打臉小白花

  「茵茵,我聽說徐寒是你姐姐?可這同一個爸生出來的,怎麼差距就那麼大呢?茵茵你漂亮有氣質,又聰明大方,你看看徐寒那窮酸樣,旁邊站着的是那個農戶家的兒子吧?」

  「嘖嘖,那衣服都臟出膏油了,這得窮到什麼地步啊?」

  「太噁心了,茵茵,我們還是快走吧,免得那鄉巴佬徐寒跑來找你討錢用……」

  ……

  女人們的譏諷挖苦聲鋪天蓋地而來。

  徐寒一抬眸,就看到被幾個女人簇擁在中間的一個白紗裙女生。

  女生長得倒是標誌,一張臉看起來純善無害的,甚至還紅着臉勸那些人別說了。

  那女生不是別人,正是原主父親徐仲天再娶的妻子白詩詩的女兒徐茵茵。

  唐琳跟徐仲天離婚不過三年,直到離婚那一刻才知道白詩詩和徐茵茵的存在。

  可這徐茵茵卻只比徐寒小了不到一歲的年紀。

  呵——渣爸配渣三,在唐琳懷着她的時候就出軌,現在這三兒的女兒,居然還敢到她面前來耀武揚威?

  原主懦弱虛榮,見到光鮮亮麗的徐茵茵,次次繞道走。

  她可不是善茬。

  就在陸楓要替她打抱不平之際,徐寒淡漠開了口,「同一個爸所生?徐茵茵,你的朋友們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媽是三兒上位,你是私生女么?」

  「你!」一直裝純扮善良的徐茵茵聽聞此,氣得臉都白了,差點失態。

  但很快就又恢復了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兒,紅着眼眶拉着那些友人們道,「別說了,姐姐她現在在鄉下一定過得很苦,跟着那些粗鄙之人,得不到好的教育環境,也沒有好的生活圈子,太可憐了。若不是爸爸下了死命令,不准我和媽媽支援姐姐娘倆,我真的不忍心看姐姐這麼受罪。」

  話里話外的意思都是徐寒被鄉下人同化了,變得沒有品行。

  同時還暗暗的跟她炫耀,爸爸很在意她們母女倆,很討厭徐寒母女。

  偏偏落在旁人的耳里,就覺得徐茵茵是個心地善良,極富同情心的傻女孩。

  徐寒搖搖頭:這和平年代,還真是太多吃飽了撐得沒事做的妖孽啊。

  「受罪?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受罪了?」徐寒冷淡一笑,手指飛快的在手機上滑動着,那速度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徐茵茵旁邊圍着的友人們一個個嗤之以鼻,「又在那裡裝,玩遊戲替霍蕭上分,以為就能攀附上霍蕭,呸!」

  「今早我就聽說了,霍蕭拒絕了她,結果她惱羞成怒居然打了霍蕭,就這樣還指望嫁給霍蕭重新過上榮華富貴的日子?」

  「還說什麼沒受罪,攀附不上霍蕭,這輩子都只能做鄉巴佬,苦死你算了!」

  ……

  「別這麼說姐姐了,姐姐打霍蕭也是情有可原的,畢竟被拒絕了,身為女孩子都接受不了,或許,姐姐只是欲擒故縱,想用打霍蕭來讓他覺得她比較特別……」徐茵茵一副小白蓮的模樣,看似替徐寒說話,可傻子都聽得出來,那是在挖苦徐寒。

  「呸,就她那樣,還欲擒故縱呢,有個屁用!」

  「就是,霍蕭喜歡的是茵茵這樣的女神,全校誰不知道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