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哥哥扒了我的小馬甲》[五個哥哥扒了我的小馬甲] - 第10章 被哥哥們圍觀團寵了

  徐仲天更是氣得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反了反了,這天底下竟有女兒要殺父的,唐琳這就是你養的好女兒……」

  啪——徐仲天的話音未落,突然就感覺眼前一道寒光閃過,徐寒手中的匕首,直接就拍在了他的嘴巴上。

  徐仲天驚得呆站在那,過了半分多鐘才緩過神來,心有餘悸的摸着自己的嘴巴。

  毫髮無損。

  可,掉在他腳邊的匕首,卻在提醒着他,剛剛徐寒是真的對他下了手!

  「徐寒,你……」徐仲天還想再說什麼,徐寒突然逼近他,手中又多了一把匕首,刀柄在手心裏轉得倍兒溜。

  刀光在徐仲天的眼前來回的閃爍。

  下一秒,就聽到徐寒冰冷的聲線傳來,「再不走,我就動真格了。」

  徐仲天脖子上一寒,匕首的鋒芒就架在了他的脖頸上,冰冷的觸感那般的真實。

  所以,剛剛徐寒並不是失手,而是給他一個提醒?

  徐仲天全身的神經繃緊,下一秒,佯裝震怒的推開架在脖子上的匕首,快速鑽入車內,啟動車子,一溜煙的逃離。

  看着徐仲天像是喪家犬一般落荒而逃,陸楓立刻一臉崇拜的跑到徐寒面前,圍着她轉,「妹妹,你的匕首哪裡來的?怎麼像是變戲法似的,一掏一個準啊?」

  「這不是匕首,是手術刀,醫院順的。」徐寒雲淡風輕的將手裡的刀丟到陸楓手中,「送你了。」

  陸楓拿着那把長得跟匕首似的手術刀,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

  自家妹子什麼時候還學會順手牽羊了?

  而且,醫院裏的手術刀,哪是說順就能順的?

  唐琳這會兒都還沒從自家女兒的超級大轉變之中緩過神來,抱着徐寒的雙肩,就上下打量起來,「寒寒,你……你沒事吧?什麼時候學人家玩刀了,要是傷到手怎麼辦?」

  徐寒:……這世上哪裡有刀能傷到她?那玩意對她來說,就跟用筷子一樣簡單平常。

  「媽,下次再見到徐仲天,別哭,他,不值得!」徐寒一手搭在唐琳的肩頭,母女倆一副哥倆好的架勢,就走進了屋內。

  屋子裡點着白熾燈,通透明亮,整個平方的地板都是木地板。

  看起來顏色陳舊,但徐寒一踩上去,就發現,那些全都是實木製作,而且都是天然色,不經過任何化學加工的原木實木,價值比市面上的木地板貴了不知道多少倍。

  她索性打了赤腳在上面走,腳感真好,踩在上面發出來的聲音,也分外的悅耳,提醒着她,這裡是太平盛世。

  「寒寒,那些視頻……你還是刪了吧。」唐琳想了想,還是提了出來。

  徐寒雙手抱着後腦勺,眯縫着眼睛,弔兒郎當的笑看着唐琳,「為何?媽對那渣渣還有感情?還是怕了他?」

  唐琳搖頭,「我只是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瓜葛,畢竟,他認識太多道上的狐朋狗友……」

  「這麼說,媽還是怕他,放心吧,有你女兒在,來一個我殺一個,來一對我殺一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