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之都市修仙》[無敵之都市修仙] - 第九章 這石頭有問題

  陸元也沒想到,自己不過是一句隨意的話,竟然引得了如此局面,而且似乎這些人都把他當成了某個富二代。

  面對這樣緊張的情形,陸元卻沒有絲毫慌張,在這種成年人都無法承受的壓力下,表現得完全不像一個二十多心浮氣躁的紈絝子弟,這一點在丁天澤眼中卻是讓其對陸元的觀感提升了一些,隨後不再關注陸元,把注意力放到了眼前的原石石料上。

  這塊價值一百多萬的原石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之前更有數千萬的原石他也賭過,像這種等級的賭石於他而言只是娛樂而已,即使切出的是一文不值的石頭,對他的財力來說,也根本不算什麼,他喜歡的只是切石那一刻的賭博感覺。

  因為陸元挺身擋在了慕雲身前,剛才那股沉重壓力才沒有直接落在她的身上,但僅是在陸元身後她便是能感受到那股壓力的可怕。

  慕雲嗔怪的瞧了陸元一眼,示意他不要在這種地方亂說話,以免得罪其他人。

  陸元笑了笑沒有說話。

  另一邊切石人開刀後,眾人的目光也由陸元身上轉移到了那塊原石之上。

  儘管幾乎這裡所有稍懂賭石的人都認為這是一塊好種,好料,但賭石的魅力就在於此,沒有人敢百分百的確定石料中一定是如人所想的玉藏在其中。

  而陸元之所以剛才會成為眾矢之的,原因便是,他的話語就是肯定的判斷這塊原石有問題,這一結果與眾人多年賭石看石的經驗相悖,因此陸元被人看來就是口出狂言的門外漢。

  「滋滋!「

  切刀接觸原石的聲音一陣陣發出,隨着切刀慢慢划過原石毛料,丁天澤以及所有人的心都被吊了起來,紛紛目不轉睛的盯着石屑飛濺的切口出。

  此時賭石區內唯有陸元一個人神色如常的看着這一切,就連慕雲也睜大了眼睛想要親眼看到結果,她內心卻是隱約期盼着,結果就像陸元說的那樣,這塊石頭是有問題的,他們都錯了。

  然而,切石刀划過最後一段路程,石料脫落下一層外皮。

  眾人皆是表現出了輕鬆的樣子,剛才最後一刻,他們甚至想到萬一這塊原石真如陸元所說,那可就將他們這些人的臉狠狠的打了一遍,所幸最後結果證明,對方才是錯的。

  那片切口處,是一片青綠色的翡翠露了出來。

  「真是笑話!這年頭真是什麼人都敢出來顯弄自己的無知了!可笑至極!「

  人群中當即有人譏諷道,諷刺的對象自然是他們眼中先前賣弄自己「無知「的陸元。

  「一個小孩兒能懂什麼?這裡的哪塊石頭不比他大,誰不比他懂玉,也敢大放厥詞!「

  「恐怕是平常在外囂張慣了,不知道這裡無論是誰都不比你家差。「

  「而且還有眼不識泰山,跟丁天澤對上,這傢伙怕是沒有好日子了!「

  嘲弄諷刺聲不絕於耳,如果只有陸元一個人倒是無所謂,但想到自己是慕雲姐帶進來的,這些人嘲笑自己就相當於變相的諷刺慕雲,陸元低頭果然見慕雲姐一臉尷尬的站在自己旁邊。

  這種情況下慕雲姐依然沒有責怪陸元的意思,可她臉上的低沉卻像針一樣刺痛了陸元的心。

  抬頭望着那塊切面翡翠點點,如同青蔥的石料,陸元的臉上不帶任何錶情,了解陸元的人便知道,這是他認真起來的徵兆。

  刺耳的諷刺嘲弄在一聲不高,但是卻極具辨識性的平淡聲音發出後戛然而止。

  「這石頭有問題。「

  整個賭石廳都被陸元的這句不溫不火的話壓住了。

  丁天澤原本微笑的臉漸漸凝固,目光如炬般射向陸元,眉頭不悅的皺起,那胖子一瞧便知丁天澤這是真的發怒了。

  對於一名賭石愛好者來說,賭石的成敗雖然看得很重,但在其上,還有他們更為重視的。

  那就是自己的眼光。

  任何質疑他們眼光的事對他們來說,無異於最大的羞辱。

  堂堂江南巨頭之一的丁天澤居然被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屢次挑戰羞辱,饒是他丁天澤性格內斂穩重都不禁有些動怒。

  丁天澤望着陸元神色平淡的臉,片刻後冷聲笑道:「這位小兄弟三番兩次對我丁天澤的眼光質疑,恕我眼拙,不知道小兄弟是從哪兒看出這塊石料有問題的。「

  丁天澤看似客氣至極的話中卻含着一股捧殺和咄咄逼人的深意,周圍聽聞和略微了解丁天澤的人都知道,丁天澤這是要對陸元下手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