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晚清與末世來回橫跳的故事》[我在晚清與末世來回橫跳的故事] - 《我在晚清與末世來回橫跳的故事》第10章 建立新軍(一)

第二天,菲爾如約帶來了2個年輕的洋人。

菲爾:張先生,這兩位就是我的朋友,加州薩拉們託人約翰格利登,今年24歲,現在是拉斐爾貿易公司的銷售代表。

另一位是威斯康星州人亨利賴特,23歲,曾經給摩天大樓之父路易斯·沙利文工作過2年,現在被沙利文公司派到天津為大清修建炮台和防禦工事的一個小工程師。

張信:我給每個人幾個簡單問題,約翰,如果你加入我,你覺得你有什麼能力或者資源能幫助我的軍隊或我的其他產業。

約翰想了想說:來這裡之前我就了解了大清和日本國肯定會有戰爭,結合我了解的日本國作戰風格,我覺得可以幫大人引進和維護一些軍工機械同時還能招募一些有軍事技能的退伍老兵來幫忙。

張信:這個答案不能完全滿意,還有嗎。

約翰一聽有點着急了說:我還有一個算是個人的小工具,我覺得可以用于軍事中,東西沒帶來,但我帶來了他的圖畫。

只見約翰拿出一張紙,攤開一看。

張信大驚:有刺鐵絲網?

約翰:大人認識這個東西?這是我的父親以前給一個農場主放羊時候發明的,當時,我父親約瑟夫常常一邊放羊,一邊看書;在他埋頭讀書時,牲口經常撞倒用木樁和鐵絲圍成的放牧柵欄,成群地跑到附近田裡偷吃莊稼。牧場主對此事十分惱怒,威脅要將他辭掉。

於是父親經過觀察發現,羊很少跨越長滿尖刺的薔薇圍牆。於是,一個偷懶的想法浮上心頭:何不用細鐵絲做成帶刺的網呢?他把細鐵絲剪成5厘米長的小段,然後纏在鐵絲柵欄上,並將細鐵絲的末端剪成尖刺。這下想要偷吃莊稼的羊只好「望網興嘆」,父親再也不必擔心會被牧場主辭退了。因為他的這項發明很快就被賦有商業頭腦的牧場主看中,並開設了一家工廠專門生產這種新的放牧柵欄,以滿足其他牧場的需要;產品上市以後,訂單紛至沓來,生意很是紅火,而我父親一毛只是拿到一些專利費用,不過這個產品現在在美國也只是在一些農場使用。

但我覺得如果未來在戰場上也大量鋪設這種鐵絲網,敵人的步兵就不能那麼方便的沖經過,必須繞路,或者花大量時間弄斷這個鐵絲網。

張信:很好,我收你了。我了解在美國一個工程師應該是10美元一個月,我給你20美元外加年底雙薪,包吃住,另外還會成立一個貿易公司你專門負責鐵絲網進口和生產,你有銷售提成。

約翰一聽立馬用標準的華夏跪拜姿勢:多謝大人

亨利看到約翰受到重用也開始瘋狂要表現自己:大人,大人,該我了。我會修建防禦要塞、會修建戰壕、地道,還會建設炮位。

張信:你的能力需要驗證,這樣吧,我給你10美元一個月,試用三個月,你必須教會我的士兵挖戰壕,修築炮位還有你必須給我一套城市巷戰防禦設施改造方案,如果表現的好我給你30美元一個月年底雙薪,包吃住

菲爾一聽自己的夥伴都拿到高薪了,自己即使翻倍也就10美元。

張信:菲爾,你的標準是每月15美元,作為我的電力工程師,年底雙薪,包吃住,並且負責電力設備的採買。而且因為你推薦的兩個人,我會額外在年終給你再發2個月薪水作為獎勵,這樣你可滿意?

菲爾也是要跪了:滿意,我非常滿意。

10天後張瑞蔭通知張信該去小站那邊了,士兵還有兵部的人已經開始在那邊整理了。張信沒有立刻答應張瑞蔭過去,而是先去找了那彪。

張信:那師傅,最近生意如何。

那彪:小少爺,你就別拿我打趣了,我就一個教武藝的,現在算您在內5個徒弟,勉強能三天吃一頓白面。

張信:喲,那生活待遇不錯啊,我這有個小活兒你干不幹。

那彪:啥活兒?我行嗎。

張信:就是我跟兵部要了一個批文,任命你為淮軍信字營軍事教官,月薪10兩,包吃住,年底雙薪。

那彪:您這是哪裡弄來的批文,這靠譜嗎,主官好相處嗎。

張信:主官就是我,你自己感覺吧,你要覺得不錯,收拾好東西明早在我家門口等着。

第二日一大早,張和在門口套着馬車就看到那彪趕着一輛驢車來到張府門口。

那彪上前給張和做了揖:和總管,您吉祥。

張和:那師傅,你這還趕了個車來啊,孫少爺給您備好了馬車呢。

那彪:不用了,不用了,我也沒啥家當,就一些破爛東西還有老婆子和閨女,其他也沒啥了。

大概半個時辰後,張信才帶着一臉沒睡醒的樣子出來了。

張和看到張信出來了立馬跑過來說:孫少爺,菲爾先生幾個人已經到了在最前面的馬車,那師傅自己趕了一個驢車過來。

張信看到那邊正蹲在一旁抽着旱煙,於是走過去:那師傅,我那邊給你備了馬車,坐馬車吧。

那彪:不礙事不礙事,家裡老婆閨女習慣了坐驢車了

說著那彪就張羅着自己老婆孩子下車給張信行禮。

那彪:這是我家老婆子郭氏漢人軍旗的,這是我閨女那音。

張信:額,那音?

那彪一聽立馬說:那音,聲音的音,12了。

「郭氏見過東家」

「那音見過東家」

張信:沒那麼大的禮,我不是旗人就不用那種跪拜之類了。

那彪:習慣了,習慣了。。。

突然張信聽到不遠處有人喊着:大哥,大哥。。。

只見一個膀大腰圓的漢子跑了過來,到了那彪面前上氣不接下氣的。

那彪:孫少爺,這是我親堂弟那正藍,宮裡善撲營的撲戶曾在皇宮內教授王爺摜跤,我想着當時候咱們的兵肯定也要練習拳腳功夫,我這堂弟在善撲營里也沒有啥前途,還不如從軍奔個前程。就說帶來給孫少爺看看,您要看不上,我立刻讓他回去。

張信:善撲營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