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晚清與末世來回橫跳的故事》[我在晚清與末世來回橫跳的故事] - 《我在晚清與末世來回橫跳的故事》第9章 新基地

三名成年男子去清理酒店的喪屍並沒有電視劇裏面那麼輕鬆。黃遠他們兩人才勉強解決了一個,而張信已經開始砍瓜切菜的搞定了五六隻,把其他兩人弄得感覺自己不如去一旁做拉拉隊吧。

酒店外面院子喪屍還好不是很多,三個人弄了一個多小時就消滅了,這也多虧張信這個戰力,不然根本不敢靠近。

張翔:黃遠、周波你們體力怎麼樣。乘着天亮我們快點把樓裏面的喪屍都清理了吧,匡凝也加入吧,你在後面補刀。

匡凝:額,好吧。

新的四人小隊組成完畢,張信依然在最前兩個男生在後面組成三角陣型。這邊的酒店有215層樓高,一間間的搜,破門而入時間肯定是不夠的。於是張信定了個方法,不確定鎖了門裏面是不是也有喪屍,就讓大家貼着耳朵去聽,好在試了很多層樓,鎖着門的裏面都沒有聲音,開門的每三四間就有一個有喪屍於是這樣掃了七八層樓也就碰到五六次次需要戰鬥的場景。

眼看外面就要到晚上了,張信:黃遠、周波你們去樓下把外面大門關上,把酒店大門找東西堵住,我跟匡凝去解決後面的。

黃遠和周波也知道自己貌似用處不大,現在干點苦力倒是比較合適。

一小時後,黃遠和周波找來繩子把酒店外大門關上捆了幾圈,又搬了一些桌子抵住。而酒店內大門直接關上後堆了一隊亂七八糟的桌椅板凳。之後又在酒店一樓清理好的3個房間做了一下整理作為3對人的休息場所。

又過了1小時,周波、黃娟正在弄晚餐時候,張信和匡凝疲憊的下來了:樓上基本解決了,只有一些關了的房間後面去解決。今晚上半夜我守夜,下半夜周波、黃遠你們守夜。

晚飯時候六個人開始了夜話,張信最大的問題還是有沒有人知道那些居民都撤到哪裡去了。周波和黃娟是一起從一棟樓裏面跑出來的,當時正好是周波給黃娟送外賣,突然樓里人開始咬人了,黃娟慌不擇路的跟着周波跑了下來,直接上了他的外賣車跑了出來,之後周波帶着黃娟去了他家正好碰到了黃娟的哥哥黃遠還有黃遠的暗戀對象段萱,於是四人組隊一起跑,路上他們找到了四輛單車,一路亂跑亂碰就被王東那群人堵住了。

張信也把自己和王東的遭遇說了一下,這讓眾人一度後怕,沒想到亂世什麼人都信不過,如果不是黃遠和張信是認識的,真不知道陌生的兩隊人會不會火拚。

上下半夜的守夜都是非常安靜的度過,第二天張信作為大家信任的首領開始分配工作。

張信去清理有鎖着的房間,黃遠、周波則是負責把喪屍的屍體拖到院子里,女生們則是在酒店收集物資,暫時把物資放在酒店大堂。

一整套這麼安排下來沒什麼毛病,酒店房間的門雖然都是鎖着的,但好在張信的撬棍在手輕輕一別,一撬門就開了。說這是輕鬆的力氣活兒也不為過

只不過在最後兩層的時候,張信剛一撬開一個門,突然聞到很重的血腥味道還有酒精味,感覺有問題的他平直的拿着自己的大刀,在狹窄的房間內如果發生戰鬥,最好的方法就是平直的去刺。

慢慢的一步步的走進去,可還沒到床邊,一個聲音傳來:不許動,放下武器。

張信這時候已經感覺到有一把槍頂着自己腦袋,沒辦法只能仍掉大刀。

張信:大哥,不要衝動,我這還有點物資都給你,我們也只是過來搜尋物資的普通百姓。

可誰知道這時候旁邊持槍的人小聲的痛苦叫了下,槍一下沒拿穩,張信這時一下撞過去,準備給對方一頓胖揍,可是發現對方已經暈倒。

巨大的響聲,把附近工作的同伴都吸引了過來,張信才發現這是一名二十齣頭,穿着軍裝的軍人,而他手上拿着的是92式手槍,背上背着95式自動步槍,整個人身上綁着全是血,想必因為失血過多又被張信一撞虛弱的暈倒了。

張信:周波、黃遠過來幫我把他抬上床,匡凝去拿我的醫藥包,那個誰去拿點水和熱的食物過來。

在這時候張信把士兵的武器、衣服都脫了下來發現其身上很多利器造成的傷口,有些傷口還在流血,有的已經開始變色流膿了。

好在清朝那邊那彪教了張信不少對於刀劍傷怎麼處理,槍傷處理的簡單方法,在拿到醫藥包後,他開始指揮女生給流血的傷口撒上金瘡藥包扎,他自己則是對一些化膿的傷口進行處理,用火加酒精處理了小刀,讓男生把士兵按住,自己開始割已經腐敗的肉,沒切兩下士兵就疼醒了,只不過他人太虛弱沒折騰兩下就暈過去了。

處理了2個小時才把士兵的傷全部處理好,所有人也都在房外的走廊休息吃東西,差不多快傍晚,士兵才慢慢蘇醒,餵了一點水其又睡著了。

張信:這樣吧黃遠、段萱今天在這裡照顧他們,我和匡凝下面守上半夜、黃娟周波守下半夜。

守夜的時候張信開始利用自己僅知道的槍械知識拆解92式手槍,這是一把9毫米版本的92式手槍槍管短後坐自動方式,槍管迴轉式閉鎖機構,迴轉式擊錘擊發。容彈具為雙排雙進15發彈匣。

全部槍的零件查下來後,張信開始一個個記錄零件的樣式,大概材質、規格參數、大概作用,為了就是到時候帶給清朝那邊看看能不能早點研發出來半自動手槍,而92式自動步槍張信就沒想過清朝那邊還能照着樣子模仿出來,因為在張信心中最合適的模仿槍支是56半和56沖,既然巴基斯坦的老農民都能造,清朝那邊去造這兩種應該問題不大。

只是自己從哪裡獲得樣槍呢?

張信心中只有兩個地方:軍事基地還有博物館,只不過深州、惠州都沒什麼軍事博物館,現在只能等這個士兵醒來了看看能不能去找到他們的軍營所在弄兩隻槍。

之後連續過了3天,酒店基本被大家清理完了,喪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