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哥哥的公司》[我在哥哥的公司] - 第10章

得一乾二淨。
所以他眼裡明晃晃的愛意,我就只當看不見。
但是不久後我就後悔了。
17劇組殺青那天,安排了一場殺青宴。
紀朝小心翼翼地問我會不會去。
雖然我很想儘快回家,但還是去了。
在劇組拍戲幾個月,也算有始有終。
沒想到這頓飯,演員、經紀人、投資方什麼的基本都來了,甚至還多了好幾個陌生面孔。
我頓時興緻缺缺。
一般來說這種聚會,就是用來攀關係、搭橋的。
好在沒什麼人在我這自找沒趣。
大部分圈內人都知道我家境殷實,不需要出賣色相什麼的來找資源。
不過紀朝就不同了。
他算是初入娛樂圈,年齡小,家境又不出挑,簡直就是掉入狼群的唐僧肉。
在經紀人的刻意安排下,他旁邊坐了一位投資方的女士,年過五十,孩子可能都比紀朝大。
即使費盡心思保養了,但歲月的痕迹還是很明顯。
一頓飯,紀朝吃得坐立不安。
沒過半個小時,他突然起身離座。
他的經紀人緊追在身後,估計是去教育他了。
沒過多久,紀朝又垂頭喪氣地回來了。
他身旁那位女士意味深長地沖他笑了笑。
我漫不經心地側臉看向桌底,一隻女人的手正覆在他大腿內側,輕輕磨挲。
紀朝注意到我的視線,或許是覺得十分難堪,面色鐵青,十分屈辱地看着我。
「有點喝多了。」
我眯起眼睛,揉了揉太陽穴,「紀朝,你送我回家吧。」
「好。」
他嗖地站起來,走到我身邊。
「你確定,這麼早就要走嗎?」
那位投資方的女士語氣十分傲慢地開口。
一旁的經紀人焦急地沖紀朝使眼色。
我沒有說話,看向紀朝。
畢竟這是他的路,他需要自己選擇。
紀朝沉默半晌,純凈的聲音裡帶着堅定:「不好意思,我要送姐姐回家。」
「姐姐?
這就是那位靠黑粉火起來的安諾吧。」
女人輕蔑地笑起來:「倒是和傳聞中一樣。」
「是我,我也聽說過阿姨的公司,真是有緣。」
我笑眯眯地俯下身,手臂懶散地搭上她的椅背:「聽說我們公司的原材料是在阿姨這裡進貨的,我會囑咐哥哥一定保持長期合作的。」
飯局上的氛圍尷尬到了極點。
不過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