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外星學習機》[我有一個外星學習機] - 第七章 武道世界

劉煥的年紀只有17,比張昭整整小了十歲,父母早早過世只留下了一套破舊房子,他從小飢一頓飽一頓,身體發育不良,一直非常羸弱,平常以倒賣貨物為生,日子過的非常艱難。

九江城作為吳漢接壤的地段,在十幾年內被吳國攻擊了七八次之多,但一直牢牢控制在漢國手中,九江郡民早就習慣了戰亂,根本不在意上層打生打死。

但這次不一樣,這次來進攻九江城的並非吳國的王室天下八大世家之一的蘭陵蕭氏,而是臭名昭著的浮屠教。

在十年前,浮屠教教主單槍匹馬把河洛司馬氏一萬多人屠戮一空,並且推行政教合一的鐵血政策,要求治下子民全部皈依,號稱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赫然在河洛之地建立了人間佛國。

當時浮屠教凶名卓著,在華夏大地浮屠教主名字能治小兒夜啼,在武林中更是隱隱有着天下第一高手的威勢。

浮屠教的強勢最終激起了整個北方的反彈,秦魏周三國達成協議,所有高手盡出,將浮屠教主斬殺,殘留教徒在大護法帶領下狼狽南逃,由於實力依然強大,渡過淮河後和蘭陵蕭氏達成了協議,暫時臣服於吳國。

兩方都是虛與委蛇,吳王故意把九江郡和漢江郡分給浮屠教作為封地,這兩郡實際上吳國只控制了九江郡的小半部分。

浮屠教大護法阮明遠明白吳王是逼浮屠教進攻漢國地盤,這也正合他意,浮屠教實力大半實力都在,拿下九江和漢江也完全守得住,於是一拍即合。

吳漢數十年來雖然爭端不斷,但實際上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戰爭的烈度一直不高,他們每隔幾年都要打上幾場,大部分都是為了磨鍊麾下武者,畢竟實戰是進步最快的方法。

即使是低武世界,戰爭的模式也和真正的古代產生了極大的變化。

沒有武功的平民不被視為威脅,只有武道修為達到了一定地步的武人才會上戰場,他們被稱為武士。

平民的作用就是提供稅收和各種資源,他們更多的被領主和諸侯們視為財產,幾百年來形成的規則戰爭平民不會被刻意殺戮,就如同不會有人亂殺自己羔羊一樣。

但凡事都有例外,浮屠教就是例外之一,這也是劉煥之所以逃跑的重要原因。

漢國是天師道、峨眉派、樓觀道三大道廷聯合成立的國度,第九代天師張淄擔任漢王,九江郡就是天師道直轄的地盤,劉煥也算的上天師道的信徒,他完全沒有改換門庭的想法。

張昭梳理清楚了自身的處境,暫時也無法判斷自己未來選擇投靠哪個勢力,劉煥知道的信息過於籠統和簡陋,他還需要更多的信息才能判定。

當務之急自然是先恢復健康,等到身體足夠強健再考慮未來。

滴滴答答聲突然響了起來,憋了半天的雨總算是下了起來,很快就從小雨發展成了暴雨。

天地間雨幕連成一片,嘩啦啦的響聲彷彿瀑布衝擊,十米之外人畜不見,溫度驟然降了下來。

張昭冷得打了一個寒噤,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破破爛爛的單衣,冷空氣無孔不入的鑽進他的身體里。

「還好找到了避雨的地方,不然說不定剛降臨就要復活。」張昭使勁搓手,又把身體蜷縮成一團,稍微暖和了一些。

寒冷稍退,飢餓又來侵襲,張昭使勁頂着肚子,感覺自己胃裡彷彿點燃了一團火焰,燒得整個人都亢奮起來。

突然雨幕中一個影子在閃動,這身影並不大,卻一直在向張昭所在的避雨空地靠近。

從雨幕中走出來的是一頭濕漉漉的麋鹿,張昭的槍口對準了它,它也沒有想到避雨地已經有人在等它,一時愣住。

麋鹿在現實可是一級保護動物,在野外已經徹底滅絕的珍稀動物,只有人工飼養的部分,和大熊貓一樣珍稀的牢底坐穿獸。

可惜此時的張昭已經徹底被食慾主宰了思維,他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這麼近的距離,當然沒有脫手的可能,這頭好不容易找到避雨地的青年鹿腦門上被開了口子,一聲不吭就躺倒在地上。

「說起來,就算是在現實,我這也屬於是緊急避險,羅翔都判不了我哼哼。」張昭把鹿屍拖到自己身邊,思考着如何處理。

他帶到試煉空間的只有無限子彈的警用手槍,避雨地也只有十幾平米的空間,地上乾乾淨淨什麼都沒有,缺少工具下總不能茹毛飲血吧。

過了一會大雨停歇,他趕忙去尋找了一些樹枝樹葉,又找來幾個邊緣比較尖銳的石頭當刀,費力切開了鹿肉,再找些平整的石頭堆成了一個簡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