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外星學習機》[我有一個外星學習機] - 第四章 高能耗基因

張昭一大早就開車去超市採購,之前救護人員雖然關了門,但各個房間的窗戶卻在流星尖嘯中都被震碎,導致不知從哪裡來的大群昆蟲攻陷了他的廚房。

清理蟲子和玻璃碎片沒有花費多少時間,大部分的食物包裝嚴密並沒有被污染,但是很多玻璃瓶子也碎開了,醬油之類的調味品流了一地。

超市並不遠,開車不過是幾分鐘的路程,他到位的時候超市才剛剛開門。

張昭購物的速度顯然沒有拖男性群體的後腿,只是在超市中轉了一圈就搞了滿滿兩大包。

大部分都是食物,各種零食堅果、飲料、巧克力、水果和新鮮的蔬菜,之前他平常半個月才購物一次,買的東西足夠他吃很久。

這次買的尤其多,在基因被強化後學習機清楚的告訴他現在他的身體需要更多的能量,他的每個細胞能耗都比正常人要高的多,如果說正常人類身體處在節能模式,他就一直處在超頻模式。

各方面屬性素質都超人的同時,他唯一的缺點就是對飢餓抗性更低,正常人只喝水不進食能夠堅持一個月才死,但是他最多只能堅持十天。

這種高耗能的基因被人類在漫長的進化中摒棄,就是因為在文明不夠發達的時候,狩獵無法保證食物持續的供應,總有天災和意外出現,飢餓是在所難免的事情,身負這種高耗能的基因反而成了負累。

在文明發展出農耕之後,能夠保證糧食的生產持續的穩定,這種基因已經完全進入了沉眠,人類社會已經習慣了合作,很少有適合的環境需要這種超人基因的力量。

但也不是所有高耗能基因都進入了沉眠,主管智力的基因在農耕文明出現後就一直處在活躍狀態,人類社會中幾千年來的高強度競爭甚至導致這種基因更加強大,這也就導致了大腦的超高能耗,它明明只佔體重的 2% 但消耗人體能量的~20%左右。

張昭的準備活動需要大量記憶各種知識,大腦在活動時候的能量消耗比正常時候要高的多,巧克力和糖果堅果就很適合工作的時候補充能量。

說起來購買的食物和物品不少,兩個包裹都有四五十斤重,但在張昭手中完全感覺不到重量,如果不是不想太過聲張,他完全可以步行拎着回去。

張昭的家是在市郊一家地產公司開發名叫碧恆莊園的別墅群落,他的父親張晨曾經是蓮城周邊地-下-錢-庄的**,六年前資金斷裂被人追債後吞了海量安眠藥離世。

張晨用死平事,由於事情沒法拿到檯面上來說,所以張晨提前轉移給兒子的少部分資產毫髮無傷,其中就包括他的家。

這些資產大概有七千萬左右,對於還沒有畢業的張昭來說完全可以讓他吃喝不愁了。

張昭本身也不是有什麼偉大理想的人,畢業後只是工作了一年多,在換了好幾個工作都不滿意後就安心在家混吃等死,天天吃喝玩樂不亦樂乎。

這一玩就是五年,習慣了懶散的張昭本來以為自己一輩子就這樣過去了,卻沒想到自己居然被外星文明選中,身不由己下居然要被強迫奮鬥。

但是從CS世界中回歸後他發現自己好像並不排斥這樣的安排,內心中隱隱的激動絕非恐懼,而是躍躍欲試的興奮。

他似乎根本不了解自己,根本認不清自己。從小到大按部就班的生活束縛他的真實想法。

殺戮和鮮血、死亡與暴力,在渡過了最初的顫抖後,他無比享受戰鬥,享受生死一瞬的驚險與刺-激,他從來沒有這麼快樂與期待。

開槍時腎上腺素大量分泌讓他感覺自己無所不能,多巴胺充斥大腦,這滋味比滾床單更讓他痴迷。

這絕非錯覺,CS世界與真實完全無異,無論從視聽還是氣味觸感,都察覺不到任何差別,中彈後的痛苦和酸澀沒有任何虛假。

紛飛戰火生死搏殺激發了他最真實的一面,他內心深處最渴望的東西,他迫切尋找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來一場精彩的決鬥。

但是理智又告訴他,現實中不可能有和自己同一級別的對手,如果不是學習機的世界任務,他一定會感到失望和沮喪。

行駛在馬路上,張昭腦中卻在祈禱武道世界的高手們足夠強大和棘手。

車輛緩緩駛進車庫,熄火下車,拎着袋子來到門前,大門是指紋解鎖,張昭伸手握住把手,突然皺起了眉頭。

別墅靜謐無聲,就如他出走時一樣,但在CS世界千錘百鍊出的敏銳心靈卻察覺到危險。

彷彿有一頭受傷的鬣狗隱藏在暗中,隨時可能從角落中衝出來擇人而噬。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