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擁有科技之門》[我,擁有科技之門] - 第9章 見義勇為

詩人神情忽然變得嚴肅起來,他捧起魯特琴,深吸一口氣。

「噔~」

激昂的曲調從他的指尖綻放。

……

龍裔,龍裔,以他的榮耀起誓!

將邪惡永遠的放逐!

那些殘暴的敵人將被光榮的吼聲震碎。

龍裔,我們為你的祝福而祈禱!

傾聽,諾德之子,在上古之時。

關於他的偉大傳說!

那位擁有着龍人血統的英雄。

有着可以匹敵太陽的力量!

在榮耀的戰場上,他揮舞着吼聲。

當泰姆瑞爾大陸在戰爭中支離破碎!

強大的龍語,如同利刃一般刺透敵人。

當龍裔發出咆哮!

捲軸,曾經預言,寒冬中出現的黑翼。

當兄弟開始互相殘殺!

奧度因,眾王的煞星,被解脫的黑暗之影。

與它那吞食天地的妄想!

但是白日終將來臨,當邪龍倒下。

它將永遠的寂靜下去!

美麗的天際將擺脫奧度因的魔爪。

龍裔將成為人類的救世主!

龍裔,龍裔,以他的榮耀起誓。

將邪惡永遠的放逐!

那些殘暴的敵人將被光榮的吼聲震碎。

龍裔,我們為你的祝福而祈禱!

……

一曲終了,不少諾德大漢都聽的熱淚盈眶。

老闆娘胡爾坦陷入了沉思。

「啪!啪!啪!」

李飛揚率先鼓掌,緊接着旅館其他客人也開始擊掌附和。

沒想到這個世界也能聽到這麼有趣的詩歌。

米凱爾還從來沒有感受到如此多的目光匯聚在他身上,竟然有點手足無措。

他想了半天,才記起古老的禮儀。

右腳上前一步,右手放在胸前,左腳後撤,身子微躬,向所有人致敬。

這一刻,他是旅館真正的主角。

但是世界就是這樣,不管你做的事情有多好,總會有人對你心生不滿。

幾個酒鬼已經注意李飛揚和詩人很久了,他們對視一眼。

「啪!」

酒瓶破碎的聲音將客人們的掌聲打斷。

「你們打擾到我的酒興了,我喝酒不喜歡有人在耳邊聒噪。」男人走到李飛揚二人的桌前。

吟遊詩人站起身,他的身形比男人要矮上一大截。

「杜魯,我只是給這位朋友演奏一部新曲子,並沒有打擾任何人的意思。」

「可你還是打擾到我了。」男人獰笑道。

「那你想怎麼辦?」詩人面色蒼白。

「剛剛你們氣的我把酒瓶都摔了,我要你們賠我食物的錢,一共50枚金幣。」杜魯斜視二人一眼。

「你這是在敲詐!一瓶酒怎麼值50枚金幣,何況我根本沒有那麼多錢。」米凱爾臉上露出憤怒的表情。

老闆娘胡爾坦從櫃檯里走出。

「杜魯,這裡是我的地盤,不要給我惹麻煩好嗎?」

「乖乖回到你的櫃檯,老闆娘,現在這個時間,衛兵們應該都睡了。」杜魯威脅道。

吟遊詩人還想說什麼,被男人一把推開。

米凱爾摔倒在地,老舊的魯特琴從中斷裂,他不由得發出痛苦的哀嚎。

李飛揚將杯中剩餘的美酒飲盡,隨後站起身。

「叮」

「獲得主線任務:見義勇為」

「不錯不錯!這系統真6!」李飛揚心裏想到。

「麻煩不斷,不就是要錢嗎?」他平靜的說道。

隨後,抬起右手,源源不斷的金幣從袖口流出,旅館裏的客人都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

「天吶,那一堆金幣得有多少錢?」

「這一定是一位貴族公子。」

「他到底想幹什麼。」

旅館裏的客人面面相覷,誰也不明白青年的想法。

直到桌子上堆滿了金幣,李飛揚才停止拋錢的行為。

杜魯神色陰晴不定,他目光貪婪的掃過桌上的金幣,看向青年的眼神卻有一絲忌憚。

能一口氣拿出這麼多金幣的人絕對不是普通人,他要衡量衝動的代價。

「我大概是記錯了,那瓶酒只值15枚金幣,您付我這個價錢就可以了。」

李飛揚聽到男人恭敬的話語笑了,笑得很開心,他決定饒這隻螞蟻一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他腦海中閃過一個主意。

「諸位,我有個好主意,長夜漫漫,光喝酒毫無樂趣,要一起找點樂子嗎?」

人群中有人附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