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攜疾風入你懷》[我攜疾風入你懷] - 第9章 誰說讓你滾了?

預定時間一到,木質鬧鐘響個不停,床頭櫃放着一沓疊得板板正正的換洗衣物,搭配了一條藏青色的領帶。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季錦初的手筆。
迷迷糊糊看到鬧鐘上的時間,肖晏禮立馬清醒了不少,下意識往旁邊摸了摸,只摸到冰涼的被褥。
穿戴整齊之後,他走得匆忙,拐彎的時候不小心撞倒了化妝台,其中為數不多的護膚品,大寶sod蜜啪的一聲掉了下來,弄得滿地都是乳狀體。
他沒有第一時間叫人打掃,而是蹲下來撿起地上的一張紙,上面只寫着一個肖字,隨後化妝台左邊第二個抽屜吸引了他的注意。
裡邊放着一部白色智能手機,五年前的款式,毫不起眼。
他抱着試試的心態輸入四個數字,0723。
果不其然那手機的密碼是肖祺遇的生日,也是他的生日,說來也巧,他們只隔一年。
帶着點好奇,他直接點進了相冊。
相冊佔了百分之八十的內存,五年前還是高中生,裏面能有什麼?
直到看到滿屏都是肖祺遇的臉,肖晏禮舔了一口後槽牙,眼裡迸射出無法遏制的怒意。
越往後滑,他的眉心皺得越緊,幾乎要擠出一座小山來。
那是一張模糊得勉強能看清人臉的男女合照,有些年頭,也是相冊里唯一一張合照。
十七歲的肖祺遇還沒長開就已經初現憂鬱少年的氣質,季錦初扎着馬尾文文靜靜地依偎在他身側,捧着一束潔白的百合花,低頭輕嗅。
兩人校服上統一佩戴着二中的校徽,對着鏡頭笑得暢快。
小保姆正準備敲門,忽然聽見空蕩蕩的房間,肖晏禮牙齒咬得咯咯作響,乾巴巴地笑了好幾聲,嚇得她不敢去打掃了。
周末的陽光照映在人臉上,寒意退散了不少。
季錦初從外邊回來,一進卧室就帶着她那些大包小包的袋子撲在床上。
她打了個冗長的哈欠,順便揉了揉酸脹的太陽穴。
一大早就被貝小葵那廝喊去逛商場,到現在還有點困呢。
小補了一覺,中午還沒吃上飯,虞棠華就是看不慣季錦初閑着,便打發著她去給肖晏禮送午餐,還說什麼不放過任何一個能單獨相處的機會。
她立刻點點頭,低眉順眼地道:「媽,我知道了,我這就做一份豐盛的午餐給晏禮送過去。」
這樣低聲下氣的姿態,虞棠華很是受用,挽着精緻的手包,在玄關換好高跟鞋,高高興興地跟那群小姐妹一起搓麻將去了。
聽見汽車引擎發動的聲音遠去,季錦初鬆了一口氣,進入廚房,手腳麻利地將食材切好。
上學那會兒,虞夫人要求她每天給肖晏禮準備午餐。
她不想看他帶着小女朋友在她跟前晃悠,隨手便利店買了一份便當,裝在精緻的飯盒裡。
當然,它們的歸宿非垃圾桶莫屬。
小保姆望着季錦初忙碌的身影,心下不忍,連忙洗了水池裡滿滿蕩蕩的碗筷餐具,「少夫人,這些活我來做就好了。」
外界傳的最多的就是二少爺不喜少夫人,可這樣溫婉持家的女人,肖家的傭人怎麼都討厭不起來。
「沒關係。」
季錦初禮貌地微笑。
一頓飯折騰下來,早就沒了食慾,哪有人在意她的想法。
開車二十分鐘,季錦初戴着大大的墨鏡,提飯盒站在風娛經紀公司門口。
因為之前送飯都是由李特助代為轉達,門衛沒見過季錦初,見她作勢要進,立即攔住,「女士,沒有員工證不能進,請問你來找誰?」
「來找,你們總裁。」
季錦初實話實話,信不信就是另一回事了。
明顯門衛是持懷疑的態度,一天之內帶着盒飯慕名而來找肖晏禮的女人太多了,風娛不是什麼人都能來的地方。
「女士,沒有預約,肖總是不會露面的。」
門衛委婉地表明,他們家肖總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