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攜疾風入你懷》[我攜疾風入你懷] - 第8章 撬單

離開賞酒會沒多久,季錦初聽說了風娛撤資儒商珠寶的事,只覺得世事無常。
上午,同事們在忙碌中喝着一杯又一杯咖啡,季錦初編輯好文案,將之前賞酒會拍到的照片發了微博。
顧若熙顛顛跑來,神經兮兮地說道:「錦初,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先聽哪個?」
「壞消息。」
季錦初歪了歪脖子,滿眼疲憊。
「壞消息就是,你的活被徐安寧給撬了。」
說著,顧若熙把新聞頁面給季錦初看。
長篇大論寫着疑似肖太太如何如何跋扈欺負夏諾言,評論區夏粉已經跟網友撕起來了,罵的特別難聽。
照片有些模糊,角度卻捕捉得異常奇妙,季錦初這個當事人都差點信了。
「那好消息呢?」
季錦初嘆了口氣,腦袋嗡嗡響。
還欺負?
她現在還心疼那一千塊錢的禮服押金呢。
顧若熙做了個無語的表情,「好消息就是,壞消息已經說完了。」
好呀,敢情她是犧牲自己點亮別人了。
搶人活兒可是不道德,徐安寧看她不順眼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況且這次還是爆點,要加入業績的。
季錦初越想越咽不下這口惡氣,起身去找陳三理論。
陳三曾經娛樂圈第一狗仔,挖出來過眾多明星私下行徑,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典型代表,號稱明星殺手。
別看現在退居幕後做着朝九晚五的職位,圈子裡的人脈多着呢,有時候收錢辦事,活兒也不會吝嗇分給大家做。
這麼一位前輩,季錦初就不信他能眼睜睜看着手下人撬同事的單!
壓制住憤怒,她敲了敲陳三辦公室的門,半天沒人回應,轉了下門把出乎意料地沒鎖門,於是打開門,正準備說話,卻被眼前的一幕驚到。
衣衫不整的徐安寧正蹲在陳三腳下,而陳三此時已經意亂情迷,一點也沒有察覺。
反應最快的是徐安寧,她趕緊披上衣服,一件肥大的白襯衫披在她身上,她昂起胸脯,走出來。
這場面太勁爆了……饒是已為人/妻,季錦初也不好意思正視,抓住空隙趕緊離開。
平時只知道徐安寧跟陳三走得近,誰能想到他倆背地裡竟然是這種關係?
出了辦公室,顧若熙問:「怎麼樣?
三哥怎麼說?」
季錦初嘆了口氣,摩挲着食指,不知該從何說起。
「難道三哥還護着那小蹄子?」
顧若熙立馬瞪大了眼睛,拍桌而起。
隔牆有耳,季錦初趕緊做了個噤聲動作。
顧若熙嗅到了八卦的氣息,「依我多年的經驗來看,他們睡過。」
顧若熙是文案編輯,知道的八卦必定不少。
「你怎麼看出來的?」
季錦初心頭一緊,如同被針尖刺了一下,摩挲食指的頻率更多了。
顧若熙清了清嗓子,異常認真道:「有一次,徐安寧非常熟練地從三哥衣服上揪掉一根線頭。」
有時候,季錦初不得不佩服這位文職同事,辦公之餘,她總能用那雙慧眼看破一切,然後說出驚世駭俗的八卦。
上午的例會時,主編特意表揚了徐安寧:「小徐,這次幹得漂亮,再接再厲!」
席間徐安寧跟陳三並無親密舉動,儘管這樣,季錦初還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倆。
「哪裡哪裡,都是主編和三哥教導的好。」
徐安寧立即整理了一下着裝,昂起頭,招搖得跟只花孔雀似的。
瞧瞧,撬單都撬得這麼理直氣壯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