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攜疾風入你懷》[我攜疾風入你懷] - 第7章 我看你是小言看多了

隔的人群太多,完全聽不到他們在說些什麼,季錦初順了一杯香檳,朝着肖晏禮的方向走去。
這一路,她輕撫耳釘,以最快的速度抓拍到不少名人明星的醜態。
季錦初一轉身,就被一個肥胖的身軀攔阻去路,那個老男人拖拽着她的胳膊,猥瑣地上下打量着,「誒,美女,一個人吧,我請你喝一杯。」
四十歲上下的年紀,好/色又油膩,是儒商珠寶那位張老總沒錯了。
那隻咸豬手竟然還摩挲起來,季錦初擰着眉,默默摸了一下耳釘,將他的丑相拍下,然後露出不緊不慢的燦爛笑容,手一揮,手中那杯香檳盡數潑到老男人身上。
西裝上染上酒漬,滴滴答答地往下流,落在地上濺起一個個小水花。
季錦初忽然嘆了口氣,嘆息浪費了這麼好的酒。
「哎呀,對不起對不起,我給你擦擦。」
季錦初隨手拿起侍應生托盤上的抹布,摁在張老總西裝上,手勁用的大,搓得起了大片的褶皺。
高定西裝報廢,張老總熊熊燃燒的欲/望猶如被澆了一盆冷水,滅了大半。
「沒意思。」
張老總帶着肉疼的表情走了。
坐在貴賓席的只有厲璟衍肖晏禮。
厲璟衍左環右抱着兩個小嫩模,演繹着活色生香。
任美人如何放電,肖晏禮也沒有任何反應,就擺着一直坐懷不亂的臉,猶如入定了的神像,心無旁騖地剝着葡萄皮。
「肖總,我的頭好暈啊,你送我去房間好不好?」
一個女人坐在肖晏禮身邊,化着精緻妝容的臉難掩微醺。
不是夏諾言還能是誰。
夏諾言今天打扮得並不扎眼,一身鵝黃色露背小禮服緊貼着身體的線條,扎着丸子頭顯得嬌憨可人。
經紀人有意讓她陪儒商珠寶的老總,可是那個老男人又丑又胖,老是色眯眯地盯着她,與其委身於這種檔次的男人,還不如找條件更好的肖晏禮。
季錦初邊調試耳釘邊抬頭,聽這嬌滴滴的語氣,腳步一頓。
怪不得肖晏禮對自己總是不耐煩,難道喜歡這個調調?
「喝多了?」
放下一串葡萄,肖晏禮破天荒地開了口。
見肖晏禮搭話,夏諾言輕輕地點了點頭,自詡比旁邊兩個小嫩模要有魅力的多。
肖晏禮戲謔地伸着脖子湊近她,抵在她身後的牆壁上,「女明星應酬很多吧,在這種局子上少喝點酒,別給人可乘之機。」
不得不說,肖晏禮生了一張好皮囊,光是隨便說說,就足以震得夏諾言心神不寧。
夏諾言大喜過望,小臉立即露出一抹嬌羞:「肖總,你對我真好。」
兩個人離得很近很近,肖晏禮鞠着身子,他的頭擋住了夏諾言大半張臉,而從季錦初的角度來看,就像是在接吻一樣,頓時瞪大了眼睛。
肖晏禮繼而說:「是不是幻想着我對你壁咚,賞識你的出淤泥而不染,然後霸王硬上弓,上演一番愛得死去活來的絕美愛情?」
耳邊傳來的聲音極富磁性,宛若大提琴低沉的調子,只是這聲音中夾雜着一絲引/誘,聽起來讓人心裏痒痒的。
夏諾言的腦袋裡一下子打了漿糊,心臟砰砰直跳,竟有些期待接下來的舉動。
「我看你是小言看多了,戀愛腦。」
嘴角往上挑了個惡劣的弧度,肖晏禮推開夏諾言,修長好看的手指拂過一圈酒瓶,最終落在了一瓶價值不菲的紅酒上,他嫻熟地開瓶,徑自倒上一杯,無比愜意。
原來是她會錯意了……
出道這麼久,還是第一次在大庭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