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攜疾風入你懷》[我攜疾風入你懷] - 第6章 少夫人這是兼職做禮儀小姐嗎?

肖晏禮緊張得像個不經事的毛頭小子,在門口徘徊了很久,才決定接受自己快當爹的事實。
「李特助,什麼牌子的奶粉比較好?
對了,衣服也得買,改天再擴建一間嬰兒房,還有……」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問號?
一時間,母胎單身的李特助不知道該怎麼搭話。
片刻,醫生出來,神色怪異地看了尚處於滔滔不絕狀態的肖晏禮一眼,「這位先生,別急着高興,還是先給你太太準備一杯紅糖水吧。」
紅、紅糖水?
那玩意兒不是……
肖晏禮盯着沾滿季錦初經血的雙手,陷入了沉思。
變得焦灼了起來,李特助清了清嗓子,「二少爺,要不,咱去洗洗?」
「滾。」
「好嘞。」
季錦初醒來時,肖晏禮斜靠着門框,頎長的身形擋住了大部分陽光,看她醒了,端着一碗熱氣騰騰的紅糖水送到她手上。
視線不自覺地落到季錦初身上,她本來就長得又瘦又小,似乎顯得更單薄了,風都吹得倒。
季錦初被盯得心虛,把紅糖水咕嘟咕嘟喝了個乾淨。
「怎麼是你?」
她着實意外他的出現。
肖晏禮剛才還算可以的心情,聽到她這話後,心頭一冷,「看到我讓你很失望?」
此話一出,氣氛一度降至冰點。
季錦初木然,乾燥的嘴唇翕動了一下,想解釋兩句,看着肖晏禮布滿陰霾的臉,她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她恐怕又自作多情了。
「還有事,出去了。」
肖晏禮說了一聲,開門走了。
腳步聲漸行漸遠,窗外天色也徹底暗了下來。
寂靜的卧室里漆黑一片,只有時鐘「滴答滴答」的響聲,突然筆記本顯示屏亮了起來,郵箱靜靜躺着一條未讀消息。
是海外郵件。
帶着好奇,季錦初點開。
錦初,你還好嗎?
我很想你。
署名肖祺遇。
一句你還好嗎,讓她平靜的心再次混亂,一瞬間忘記了這個人早已走遠。
「我這樣的病秧子都還在苟延殘喘,你有什麼理由放棄?」
小女孩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撲到小男孩的懷裡,那是她哭得最大聲的一次,哪怕在孤兒院被那麼多人欺負。
再後來的時光里,她了解到肖家是S市最負盛名的家族財團,世世代代經商。
肖家大少爺肖祺遇並非虞夫人所出,在這種優渥的環境下,卻拖着一副病懨懨的身體活到了十八歲。
記憶中,他身上總瀰漫一股濃重的中藥香。
他出國那天,她被鎖在保健室,沒能見他一面。
可是如果見到了,又該以什麼身份挽留呢?
一輛毫不起眼的黑色商務車悄悄從SU雜誌社後門駛出,車窗緊閉,嚴嚴實實地拉着帘子,半點看不到車內的景象。
很快混入車流之中。
車內,季錦初使出吃奶的勁,往上拉那件花了兩百塊租借的抹胸禮服,點綴在裙擺上的小碎鑽略微粗糙,格外硌得慌。
一陣陣刺耳的喇叭聲穿斥在道路上,車流停滯不前。
坐在駕駛座上的徐三煩躁地拍拍方向盤,望着後車鏡里的季錦初,「邀請函準備好了,小季,你有幾成把握?」
這次去的賞酒會是由儒商珠寶舉辦的,邀請了一眾品牌大使和品牌方參加,可謂是眾星雲集,很多媒體擠破頭派遣自己手頭上最得力的幹將前來搶第一手資料。
SU雜誌社也不例外,為了培養新人,指派較有發展潛力的季錦初前來完成。
「我可聽說今晚上來的都是大人物,記住哈,你只需要拍肖晏禮和夏諾言就好,別惹上不該惹的人。」
瘦猴提醒道。
說起來,這招是為了逼傳說中那位極不受寵的肖太太出來抓姦,季錦初徹底頓悟什麼叫做自給自足。
「放心吧,有了公費,這次成功的概率會比之前大那麼一點。」
當然,狗仔這份工作,99%等不到爆點的,必須着力發掘那1%的可能性。
季錦初將耳釘攝影機調整好,隨意地抓了兩縷頭髮垂放在臉頰兩側,她揚起臉,那雙杏眼微微眯起,猶如繚亂夜色中一輪恬靜的彎月。
「問題的關鍵在於,現場說不定會有很多同行,再玩一場賊喊捉賊就好玩了。」
陳三道。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事實好像就是這樣,季錦初頗為輕鬆地笑了笑,「那我就倒打一耙。」
S市二環路整個街道都是古建築區域,多半是縱橫交錯的老衚衕,旅客極多,下午五點以後就堵得跟便秘了似的。
眼見着前面綠燈馬路卻被人潮佔用,李特助操着方向盤想罵人,「二少爺,現在怎麼辦?」
「能怎麼辦?
你自己看着辦。」
肖晏禮翹着二郎腿,扭頭打開車窗,悠哉悠哉地吹了一聲口哨。
隨着他的視線,那輛黑色的商務車停在酒會入口,推開車門走下來的是盛裝的季錦初。
她捂着領口,那件黑色禮服與勝似白雪的肌膚相得益

猜你喜歡